網約車市場大戰:滴滴的商業模式逼用戶站隊美團!

                             

網約車市場大戰:滴滴的商業模式逼用戶站隊美團!

隨著美團打車強勢登陸上海市場,滴滴感應到瞭強烈的威脅感。

而美團似乎也想搞事情,在3月21日登陸上海的第一天,美團打車就因為類似“一元錢出發”的宣傳廣告,涉嫌低價惡性競爭,而遭到有關方面約談。

網約車市場大戰:滴滴的商業模式逼用戶站隊美團!

網約車大戰

雖然雙方一直以來互相看對方不順眼,但美團這次進軍網約車行業使得雙方的競爭似乎更加激烈,而且還在網上隔空“互黑”,打起來口水戰。

3月28日,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王慧文在實名認證微博上指責滴滴發黑稿,把Uber直接替換成美團就發出來瞭。

滴滴也不甘示弱。3月29日,滴滴公共負責人李敏嗆聲道,(美團)自己PS圖片,轉移註意力,“這是十幾年前我入行時就看到過的PR手段,土。”

巨頭們競爭,網友們不僅看瞭好戲,還能得到實打實的福利。

美團和滴滴這次不僅僅是打“口水戰”,雙方在線下也展開瞭真金白銀的補貼大戰。

美團方面,針對上海註冊司機,開啟瞭前三月“零抽成”,並對新用戶直接派發三張面值14元的抵用券。

雖然在上線首日就遭到瞭監管部門聯合約談,但美團打車就在3月21日上線首日,訂單量就突破瞭15萬。

補貼大戰無疑是拉攏用戶的好方法。美團打車在過去一周砸出真金白銀,不少消費者都感慨:免費、低價打車的好時光又回來瞭。

眼看著用戶都跑到瞭美團那邊,滴滴經過短暫的呼籲和給司機下禁令後,也迅速投入擴大用戶補貼的行列。

補貼大戰是避免不瞭瞭,雖然能在短時間內拉攏到用戶,但從長遠看,燒錢不可能持續,這種補貼大戰會混亂市場競爭秩序,不利於網約車市場秩序和消費者長期利益。

而且網約車市場用戶忠誠度不高,在一傢公司獨大的背景下,對司機相對較高的抽成,對用戶越來越低的補貼,勢必會給後來者進入這一領域的機會。

網約車市場大戰:滴滴的商業模式逼用戶站隊美團!

網約車大戰

美團打車來勢洶洶

而美團這次進軍網約車市場,似乎是選擇瞭一個好時機。

從市場來看,一方面滴滴快車的價格已經沒有多少優勢,打車難、競價引起乘客不滿;高抽成導致司機紛紛抱怨。

另一方面,美團看準時機,精準打擊。一邊0抽成,搶奪司機,一邊高補貼,招攬用戶。同時,以司機搶單代替平臺派單,直指滴滴的死穴,把選擇權交給司機和用戶。

雖然不知道未來如何,但是就目前來看,這極大的調動瞭司機的積極性,順利在上海完成瞭虎口奪食。

而且美團上線前三天,分別拿到15萬、20萬和30萬單,有媒體報道的數據顯示,相當於打掉瞭滴滴30%左右的份額。滴滴應對無力,這個時候一般是公關沖鋒陷陣的時候,但從目前來看,滴滴方面並未給出什麼有力的回擊。所謂運營總監發出的一篇文章,也被懟的一無是處,缺乏誠意。以短信密集轟炸,向用戶發送優惠信息,已經形成騷擾,頗有點病急亂投醫的味道,無論司機還是乘客,對滴滴的不滿情緒集中爆發。

“爾要戰,便來戰。”程維說這句話的時候恐怕沒想到美團的攻勢這麼猛吧。

用戶對滴滴早已不滿

其實,這是一場早有端倪的戰爭,美團在南京測試、上線已經是發出挑戰書,而滴滴居然還在上海被打的暈頭轉向,多少有點不可思議。

用戶對滴滴的不滿,剛開始集中在打不到車,後來平臺推出優享,就是加價可以快速叫到車。其會導致什麼結果呢?其實這個問題早就被用戶懟過,但是滴滴官方每次都是從用車高峰、供需動態變化的角度回應。大傢即使懷疑滴滴平臺為瞭收入,有意逼迫用戶加價,也沒有證據。但這是一道無解的題,隻要滴滴自己不披露相關運營策略,這一質疑永遠無法證實,而同樣的,也很難證偽。

這套機制的實質,就是滴滴作為平臺,掌握瞭流量分發大權。盡管我們不懷疑智能派單的設計初衷,盡量讓每個用戶都能打上車,但也不得不指出,其風險在於,在某些壓力下,比如業績、競爭等等,平臺隨時可以改變流量分配機制,價高者得。

平臺派單,本是為瞭公平,最終卻走向瞭不公平。不隻滴滴,所有中心化的掌握流量分發的平臺,都是如此。

不滿的不僅乘客,還有司機。即使價高者得,作為供方的司機也得不到多少好處。抽成比例越來越高,名義上是20%左右,但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一些抽成比例甚至達到40%。

這也就不難理解,去年很多司機開始積極推薦嘀嗒拼車,今年上海的司機建議乘客用美團打車。當然有補貼的誘惑,而最終讓司機、乘客的倒戈的還是對平臺形成的長期不滿,當新平臺出現時,加上補貼的手段,輕而易舉完成遷移。

滴滴的玩法早已過時

滴滴的這套玩法並不新鮮,是其商業邏輯決定的。

先燒錢搶市場,形成壟斷(雖然我們很少提及互聯網領域的壟斷),然後就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當你出行隻能選擇這個司機數量最多的平臺時,你就沒有多少選擇的餘地。而滴滴的派單策略,又為其提供瞭靈活的變現手段,成為商業模式中關鍵的一環。

看到有人說,滴滴作為一傢500多億估值的公司,不會如此沒有底線。大傢都不要裝外賓,一傢商業公司,還是不要以道德的準繩衡量,商業就是商業,FaceBook的估值多少,照樣發生瞭數據泄密事件。

滴滴濫用流量分發權的動力,還是源於其發展路徑,早期燒的錢,總得找補回來,給股東交代。同時,即使成為獨角獸,其依然面臨盈利壓力,IPO壓力,需要盡快賺錢。

正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用戶早已經對滴滴的運營方式不滿。而滴滴的今天,無關道德,僅是商業模式決定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