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文化與工匠精神

                             

中國是瓷器的故鄉,瓷器是中國古代文明的象征,也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歷史學傢閻崇年在其所著《禦窯千年》(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一書中,首先由一個典故引出“中國”與“瓷器”的歷史淵源。“瓷器”與“中國”的英文之所以都叫作“china”,就在於早在1000多年以前中國瓷器就跋山涉水、漂洋過海,成為向世界傳播中華文明成果的無聲的使者,讓西方世界把“瓷器”與“中國”合為一體。這樣的開篇馬上把人帶進一種意境,讓人感受到中華瓷器的深遠影響,更感悟到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對瓷器也油然而生一種敬意之情。

閻崇年先生這本《禦窯千年》,重點是要探討宮廷與禦窯瓷器的歷史、文化關系。作者立足於千年中西歷史,縱論從宋代到清代以來禦窯的興與衰,透視不同風格、不同色彩、不同大小、不同形狀瓷器的情與趣,並帶領讀者去品味諸如大元青花、宣德青花、成化鬥彩、弘治嬌黃、正德青花、嘉德大器、萬歷彩瓷、郎窯紅瓷、琺瑯之秀等禦窯瓷器中的經典之作、精品之作。通過歷史的觀察,人文的敘述,以小見大,寓理於器,淋漓盡致地展現瞭禦窯及瓷器對中國文化發展的作用,展示瞭瓷器文化的輝煌燦爛。

在上千年的歷史進程中,中國瓷器之所以能夠不斷推陳出新,就在於中國瓷器匠人樂此不疲的創新精神。在《禦窯千年》一書的自序中,閻崇年先生就寫道:“中國瓷器文化始終貫穿著一條主線,不是姓‘皇’,而是姓‘新’。”創新,既是禦窯之魂,也是瓷器之魂。《禦窯千年》的歷史文化,精美瓷器的背後隱藏著的精華是“新”,就是思想創新、管理創新、技藝創新、產品創新。創新,既是中國瓷器文化發展之動力,更是中國瓷器文化綿延之生命力。閻崇年先生舉例道,宋代的青白釉,“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而元代的青花瓷和釉裡紅又一改單一顏色瓷器的局面,開創瞭彩色瓷器的新境界;至於明代的鬥彩、五彩,更是爭奇鬥艷,五彩繽紛;清代的琺瑯彩、粉彩,又吸取西方繪畫技術的技巧,把各種色彩、各種繪畫技藝都縱情而靈動地鋪展在瓷器上……正是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斷創新,不斷追求,不斷攀登,才把中國瓷器推向極致,推向高峰,成為世界瓷器中的瑰寶。

閱讀這本《禦窯千年》,我們還能從字裡行間感受到,支撐中國瓷器不斷推陳出新,把中國瓷器的制作水平、產品質量一步一步推向新高,最關鍵的,還是那些默默無聞的工匠們。是他們用一絲不茍的精湛技藝創造出中國瓷器一個又一個高峰,讓中國瓷器釋放出耀眼的光彩,驚艷於世界。即使是在清末,清政權已經風雨飄搖,根本拿不出足夠的資金來保證禦窯的運轉和工匠的生活。就是在這樣艱難困苦中,陳國治、蔣子檢、馮詢等工匠仍然堅守在禦窯的工作間中孜孜不倦地追求,創造瞭中國瓷器的又一個輝煌。事實足以說明,是工匠們的鍥而不舍和創新追求,才不斷把瓷器制作工藝、制作水平發揮到淋漓盡致,讓中國瓷器成為中國的驕傲,世代不衰。

《禦窯千年》一書不但能讓我們看到中國瓷器發展的歷史脈絡,也能看到中國瓷器中包含的燦爛文化,更能夠喚起我們對鍛造瓷器文化工匠精神的尊重。但願這本《禦窯千年》能喚起全社會對工匠精神的弘揚,讓中華文明的薪火燒得更旺,讓中國智慧更多地造福全人類!

瓷器文化與工匠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