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使用哪怕一枚“微小精確”核武器,也會導致世界末日降臨

                             

 俄媒:使用哪怕一枚“微小精確”核武器,也會導致世界末日降臨

編譯:王德華

英國雙重間諜斯克裡帕中毒事件,在西方世界正演變成一起反俄浪潮。既美英率領盟友驅逐俄大量外交官後,普京針鋒相對,同樣數目的美英外交人員被驅逐。這是冷戰以來最大規模的驅逐外交官風波。

俄國RT電視臺英文網站30日報道,外交官在冷戰期間保持瞭核和平,但大規模的驅逐,嚴重破壞瞭外交進程。斯克裡帕中毒事件,使新冷戰的內在危機升級,甚至超越瞭冷戰時期。新的美俄冷戰比40年前的冷戰更危險,包括核戰爭的可能性。

文章從四個方面分析認為,針對特朗普和普京的未經證實的指控,讓世界冒著核戰爭的危險。以斯克裡帕事件指控俄羅斯的人,是核戰爭的販子。譯文如下:

1、普京沒有任何可以想象的動機,特別是考慮到即將到來的俄羅斯世界杯。俄國政府和人民都認為這對國傢很重要,對提高國傢聲望有好處。

目前還沒有任何法醫或其他證據表明,這起神經毒氣中毒事件是俄國所為。英國既不等待“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發佈準確結論,也拒絕拒絕提給俄羅斯政府神經毒氣樣本,就高調宣稱“極有可能”是普京的克裡姆林宮下令發動襲擊。

盡管如此,在這個薄弱的基礎上,西方政府在英國的領導下,在特朗普政府的不情願的情況下,倉促地驅逐瞭100個或更多的俄羅斯外交官,這是歷史上數字最多的一次。

然而,應該指出的是,並非所有歐洲國傢政府都這樣做瞭,其他一些國傢也隻是象征性地這樣做,從而再次暴露瞭歐洲在俄羅斯政策上的分歧。

2、這一事件增加瞭美國和俄羅斯之間核戰爭的風險。

自從原子時代開始以來,相互保證毀滅的學說一直保持著核和平。但這在2002年發生瞭變化,那年佈什政府單方面廢除1972年的反彈道導彈條約。從那時起,美國和北約已經在陸地和海上發展瞭30個或更多的反導彈防禦系統,其中幾個與俄羅斯非常接近。

對莫斯科而言,這是美國試圖在沒有相互毀滅的情況下獲得先發制人的能力。自2002年以來,克裡姆林宮多次向美國提出這一問題,並提出建立一個由美國和俄羅斯共同開發的反導彈系統,但遭到多次拒絕。

3月1日,普京宣佈俄羅斯已研制出能夠規避任何反導系統的核武器,並將其描述為恢復戰略平衡,並呼籲進行新的核武器談判。美國主流政治和媒體精英嘲笑普京的聲明。

 俄媒:使用哪怕一枚“微小精確”核武器,也會導致世界末日降臨

在3月18日的俄羅斯總統大選後不久,特朗普總統親自向普京表示祝賀,並建議他們很快會面,討論“新的核軍備競賽”。特朗普受到瞭廣泛的中傷,認為這是他與普京“勾結”的又一新證據,甚至說他可能在某種程度上受到克裡姆林宮的控制。

結果是,俄羅斯外交官被大規模驅。更令人擔憂的是美俄關系,當然還有核戰的風險增加。

3。許多美國人,包括那些塑造公眾輿論的政治和媒體精英,都被誤導瞭——尤其是在上世紀90年代克林頓時期偽“美俄友誼”之後,美國人認為,現在的核戰爭真的是“不可想象的”,“大規模驅逐外交官僅僅是象征性的,沒有真正持久的後果。”事實上,它已經變得更有可能瞭。

外交在冷戰期間保持瞭核和平,但大規模的驅逐,嚴重破壞瞭外交進程。 歷史學傢提醒我們,大國是如何逐漸“滑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這一教訓是外交的關鍵作用,現在正在被削弱。

最近在敘利亞,美國支持的代理人顯然殺害瞭一些在那裡的俄羅斯人。克裡姆林宮通過國防部發佈瞭一份不祥的警告:如果這種情況再次發生,莫斯科不僅將進行軍事打擊,而且還將向在該地區提供武器並發射導彈的美國軍隊進行軍事打擊。在烏克蘭或波羅的海地區一樣,也很容易出現同樣的危險。由於特朗普的跛腳,他可能無法像肯尼迪總統在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那樣,通過談判和平解決危機。

 俄媒:使用哪怕一枚“微小精確”核武器,也會導致世界末日降臨

4、核戰爭的新風險的起因不是”象征性”而是真實的,主要是政治上的。

隨著外交手段的削弱,美俄關系的軍事化也在增加。

每一種被廣泛發展的核武器都已被使用。1945年,華盛頓在日本投放瞭兩顆原子彈,它們是現代核武器的前輩。

今天美俄兩國,特別是在華盛頓,都在談論發展可以使用的“更精確的核彈頭”。使用哪怕是一枚“微小、精確”的核武器,將會標志著世界末日的來臨。

與此同時,對普京的極端妖魔化和美國日益增長的“俄羅斯恐懼癥”,正在將今天的小而不可怕的俄羅斯,升級成比蘇聯更嚴重的威脅。而這,又是發生在在外交削弱和特朗普談判能力下降的情況下。

因此,以斯克裡帕事件指控俄羅斯的人,是核戰爭的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