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黃秋生認親看香港:東方之珠的百年孤獨

                             

很多年以後,當黃秋生和兩個來自異國他鄉的哥哥第一次在香港見面時,準會想起父親帶他去吃幹炒牛河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從黃秋生認親看香港:東方之珠的百年孤獨

三月的香港,迎來瞭兩位70多歲的澳大利亞老頭,那是香港著名影星黃秋生兩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兩個人大瞭56歲的黃秋生十好幾歲。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不久前彼此才剛知道雙方的存在,用黃秋生的話來說就一見面就有一種“沒有陌生感,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從黃秋生認親看香港:東方之珠的百年孤獨

在黃秋生的童年記憶中父親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特別是對中國人脾氣很差,在飯館裡一言不合就摔盤子,而為他服務的中國服務生隻能跪下說“SORRY,SIR”。那時候的黃秋生生活中還是因為父親的存在而帶有瞭一些優越感。在他四歲的時候父親突然消失,隻留下他和中國的母親相依為命,這種變故讓他瞬間從天上掉到瞭底下,母親作為一個傳統的中國女人,為瞭養活他含辛茹苦,甚至去做傭人補貼傢用。而他作為中不中、洋不洋的“鬼佬”身份在香港這個地方生活得頗為尷尬。既被西方人排斥,又被中國人看不起。

可能更多的留存在童年黃秋生心目中的是父親突然消失後他對自己的身份疑惑。

從黃秋生認親看香港:東方之珠的百年孤獨

據說當年黃秋生生病的時候,母親給遠在英國的父親打過電話要錢救命,但是遠在英國的父親卻要求這邊香港的母親電話付費才肯接電話,並且在電話裡說“其實我很窮,我老婆得癌癥,我用瞭很多錢。”從此之後就要無音訊,甚至黃秋生隱隱約約提到父親在信裡告訴他:“如果我是一個good boy(好孩子),他就會幫我搞定所有的事”。

當幾十年後,兩位哥哥的出現才把這段故事進行瞭還原,其實這位在香港當公務員的英國父親其實在英國早就有瞭傢室,甚至有瞭兩個大黃秋生十幾歲的孩子,而他在香港組建的這個“臨時傢庭”,隻不過是這位英國父親的一次“露水姻緣”而已。而且黃秋生的媽媽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英國有傢室,並且回到英國後的父親隻想徹底擺脫這段關系,隻是年少的黃秋生不知道或者不願意承認而已。

從黃秋生認親看香港:東方之珠的百年孤獨

“鬼佬”黃秋生隻是香港百年歷史的一個縮影,也許就像黃秋生一樣,作為東方之珠的香港可能這一百多年以來一直都在思考“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到何方去?”的問題。

與黃秋生有著相似命運的還有著名的“澳門賭王”何鴻燊傢族,當年何鴻燊的曾祖父何仕文就是一位荷蘭血統的猶太人,他在香港經商期間也曾經和一位廣東女子同居並生育瞭幾個兒女,然後生意失敗之後就一身輕松的離開瞭香港回到瞭美國並另娶他人,隻留下瞭這位廣東的母親帶著幾個孩子過日子,好在這位母親的傢世不錯,並沒有像黃秋生的母親這樣孤苦無依。當時的香港剛剛開埠,機會有大把,繼承瞭猶太人生意基因的何啟東把何氏傢族打造成瞭香港和澳門數一數二的名門望族。包括電影巨星李小龍都是何氏傢族的後代,李小龍與何鴻燊應該算是同輩表兄弟。並且李小龍也是混血。

從黃秋生認親看香港:東方之珠的百年孤獨

在西方人的眼裡香港永遠隻是一個“驛站”,他們來到這裡發號施令、尋找發財的機會,他們逢場作戲並撒播下種子,給這裡的人留下瞭一絲淡漠的海市蜃樓般的“希望”之後就匆匆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隻留下瞭一個個“鬼佬”後代。

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中的小鎮“馬孔多”也有相似的故事,阿拉伯人、吉普賽人、西方殖民者在這個小鎮留下瞭他們的顏色,從最初的光榮與夢想,到最後慢慢被時代所遺棄,所有的印跡都被來自大海的風席卷而空。這就是小鎮“馬孔多”的百年孤獨。隻不過香港沒有“馬孔多”悲情的佈恩迪亞傢族在堅守,香港人不像佈恩迪亞傢族那樣執著於“把墻刷成什麼樣的顏色”,他們似乎總能默默的接受一切命運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