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文化”是對勞動者尊嚴的踐踏

                             

“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加班,似乎是每個職場人無法回避的問題。在近日的全國兩會上,有政協工會界委員呼籲,要遏制過度加班現象,在企業層面建立健全工時協商機制,在行業層面科學制定勞動定額,在立法層面明確界定“過勞死”標準,在政府層面加大執法懲處力度,切實維護勞動者合法權益。

“加班文化”是對勞動者尊嚴的踐踏高效率的工作必須是在體力充沛精力飽滿的基礎上。“勞逸結合”、“張弛有度”體現瞭緊張工作與輕松休息對立統一的辯證關系,兩者相輔相成不能厚此薄彼。隻有讓疲憊的身體得以充分休息,才能有強健的身體與積極的狀態投入工作崗位。然而經濟高速發展的今天,一些用工單位依然 “加班文化”盛行,不顧員工的身體健康,片面追求勞動者工作時間的延長,致使加班頻繁、超負荷勞動致使勞累員工身體受到極大傷害,甚至出現“過勞死”的悲劇。

備受追捧廣泛流行的 “加班文化”,其實本質上屬於落後的 “五加二,白加黑”工作方式,屬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策略。長期的疲累不得不過多的透支員工身體健康,降低工作的效率,增加用工的成本, “加班文化”是一把雙刃劍,直接損害的是員工身體,使員工的精神與體力處於低潮,“哀兵必敗”這樣的員工如何能進入最佳的創業創新狀態,如何創造企業美好的未來?企業如何能在激烈市場競爭中取勝?

人的生命隻有一次,員工健康關系著是企業發展,關系著父母、孩子與老人、關系著社會的幸福與和諧。因為在用工單位與員工之間的地位不對等,除瞭企業的自律,員工的權益更通過法律的手段保護。隻有通過立法手段,才能給員工撐起一把保護傘,給用工單位戴上一道“緊箍咒”,保證員工健康權利不受侵犯,保證勞動者有尊嚴。還應在法律層面上出臺 “加班文化”造成員工傷害的標準,對於因加班給員工造成身體傷害的用人單位,承擔必要的法律責任,保護勞動者尊嚴。

“尊重生命、尊重他人也尊重自己的生命,是生命進程中的伴隨物,也是心理健康的一個條件。-弗洛姆”。作為員工也要樹立自己的維權意識,用行動保護自己的生命權、健康權與勞動權,拒絕過度的加班。作為管理者也要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科學對待員工身心健康與企業發展的利益關聯。拒絕“竭澤而漁”“ 焚庶而田”“殺雞取卵”式的落後加班文化,避免出現“明年無魚”“ 明年無獸”的絕境。人才是企業發展的寶貴財富,“要使山谷肥沃,就得時常栽樹。我們應該註意培養人才。——約裡奧·居裡”。隻有重視員工的身心健康,企業才會有日新月異的發展與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