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文/祥燎

去年情人節,美團在南京上線打車業務。

程維問王興為什麼搞打車,王興回答隻是“試試”。

沒想到,王興這一試便氣勢洶洶。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王興曾說,如果美團和滴滴打起來,這不是一場戰役,這是“戰爭”。

程維隔空回應:爾要戰,便戰!

回應很霸氣,但面對美團勢如破竹的進軍,滴滴尚沒有像樣的反擊,甚至病急亂投醫式地搞起瞭外賣,妄想“圍魏救趙”。

說滴滴要完,那是不切實際。但沒有效反擊,滴滴的損失會很大。想反擊,就必須清楚:美團到底要幹什麼?

1

王興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這次美團搞打車,依舊很“王興”。

王興和他的美團,是中國互聯網的鐵血部隊,最擅長持久戰,極有耐心。他不要求最先入場,而是在大傢意想不到的時候 (市場趨於穩定) 大舉進攻,並且屢奏奇效,外賣、酒店、旅遊等等,都是這麼拿下的。

這是王興的特質:慎重。看清楚瞭再出手。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現在進網約車市場,政府態度、行業洗牌都呈現出明朗態勢,王興避開瞭試錯成本、教育市場的成本。

壞處就在於,這時的對手不是最初的蝦兵蟹將,而是滴滴這個占據95%市場份額的大Boss。一步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美團的戰鬥力太可怕瞭。 從誕生至今,它就一直處於“戰爭”之中。

“千團大戰”中,它成瞭最後贏傢;後來進入O2O領域,與大眾點評短兵相接,最終吃下對手;外賣時代,作為後進者,愣是從餓瞭麼和百度手中搶下半壁江山。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這次,美團進軍打車市場的戰術,也夠狠。

在南京,美團打車服務醞釀瞭十個月,一直沒有大動靜,給人感覺“雷聲大雨點小”。結果去年12月底,美團正式成立美團打車出行事業部,而且迅速就擬定瞭七個目標城市: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溫州和廈門,無不是滴滴的重要堡壘。

這一下,徹底把滴滴整懵瞭。

在進入一個城市的幾個月前,美團還在城市的滴滴司機集群裡宣傳發酵、各種出臺激勵司機的策略,利用瞭滴滴司機以及客戶對滴滴的不滿,使得很多滴滴司機主動為乘客宣傳美團打車,絕對是高效宣傳。

美團還在APP上征集用戶投票:哪個城市投票超過 20 萬人,美團打車就進入哪個城市,投票過程中還安慰用戶說“久等瞭”,大有要解放國統區人民的意思。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果不其然,當戰火燒到上海,一切都不一樣瞭。

“上海市場需求很旺盛,我們迅速地拿到瞭1/3的市場份額。”幾天前,美團點評CEO王興此言一出,立刻引發熱議。

據媒體報道,美團打車在上海的日單量達到30萬單,司機平均接單時長為5秒鐘。美團表示有超過50%的“回頭客”。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美團的招數,還是簡單粗暴的補貼。比如目前,在美團打車註冊的前1萬名司機,前三個月享受免抽成,司機在每日6~24點期間,在線滿10小時、接夠10單,可拿到600元的保底收入,接單金額超過600元後還將獲得200元額外獎勵;消費者端,新用戶前三單每單可用優惠券減14元……

“免費打法有奇效”,這句程維說的話,王興用起來得心應手。

但是,在刀哥看來,美團打車能在上海做得風生水起,實在是因為,滴滴在司機端的關系維護上太失敗瞭。

2

一傢獨大後,滴滴的差評危機

網上有人編造一段子。當記者問“與美團競爭,滴滴的優勢是什麼?”程維回復:我們既會壓榨司機,也會糊弄顧客。

段子是假的,但這種情緒不是空穴來風。

在網上,提到滴滴的文章的評論區,往往差評一片。

在合並快的、收購Uber後,一傢獨大的滴滴不太“厚道”。比如:

錯峰定價。早晨7點到10點用車高峰時段高定價、其他閑餘時段低定價,但司機拿到的錢卻不分時段;

加大滿單獎勵難度。以前司機有滿單獎勵,現在要滿32單才有獎勵,大部分司機都做不到這點;

惡意提高拼車價格。拼車價格和快車價格幾乎沒有差別;

就遠派單。高峰期一來,派單經常不是就近原則。一來制造打車難假象,乘機向乘客加價,二來司機完成一單的時間更長,拿到獎勵的可能性更低。

最後,網約車價格整體提高,幾乎和出租車相等,但結果呢?司機收入減少,用戶體驗變差。

所以,在這次美團進軍打車市場時,有人甚至評論, “美團和滴滴不會發生戰爭,因為司機會斷崖式倒向美團。”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而且, 迄今為止,滴滴的應對並沒什麼高明之處。

一,是加大對司機補貼,以及猛發優惠券。滴滴對上海用戶進行瞭短信轟炸,甚至形成瞭騷擾。

二,進軍外賣市場。這招“圍魏救趙”,不知是虛招,還是真要幹。如果是真幹,那想出這招的高管,該被程維捶八百遍瞭,因為滴滴從打車反向切入外賣,就像支付寶作為支付工具非要強行做社交一樣,太別扭!

第二招見不見效非一時之功,但第一招效果應該不大。

有司機說,“有錢賺肯定有人往裡鉆,但是現在滴滴名聲在網約車司機圈子裡並不好。即使提高瞭福利,司機們都要想想,是繼續在這個坑瞭自己的平臺幹呢還是另謀他路,老司機也會提醒新司機,這個平臺以前對司機並不友好。司機們不是傻子。”

在司機端維護關系不利,所以占瞭95%以上市場份額的滴滴,根本談不上壟斷。或者說,它的護城河太不堅固瞭。

但對於程維,競爭是傢常便飯。他曾在《財經》的專訪裡說: “我們一路碰到瞭太多對手,美團肯定不是最弱的,但也未必是最強的。

以前,程維愛讀戰爭史,現在他練起瞭拳擊。他對記者說:原來一拳打來我會躲,現在一拳過來我眼睛都不會眨。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他的確有這資本。根據全天候科技獲得的資料顯示,滴滴目前賬上有約100億美元資金蓄勢待發。

更何況,程維清楚,美團不會和它拼個你死活我。進軍打車市場,不過是美團的一枚棋子。

3

“冒進”的王興,“冷靜”的程維

現階段,即有人擁護“司機和乘客對滴滴的不滿,是美團的機會。”也有人質疑“補貼來的份額,能留存多少?”

的確,美團打車的迅速增長主要依賴補貼,商業模式不可持續,美團也不可能讓自己深陷泥沼。

美團的意圖,也不會是要取代滴滴。 如果能拿下全國份額的15% – 20%,這場戰就算贏瞭。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首先,美團註重“吃喝玩樂”,本地生活中的“出行”是重要一環,有很強的場景關聯。

根據美團提供的數據,美團點評的 2.5億日活用戶中,30%有出行需求。進軍打車市場,便可引導用戶高頻需求,豐富自身業務,使其本地生活服務更加完善。

從此,隻要你走出傢門,就是美團的服務范圍。 外賣、機票、酒店、門票、電影票,美團形成瞭自己的消費閉環。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有人評價: 美團“吃喝玩樂”的平臺如同散落的珠寶,用出行這根線穿成一個項鏈。顯然項鏈的價值更高。

因此,如果美團能如願拿下15% – 20%的市場份額, 絕對能幫助美團提升公司的整體估值,這對美團未來一兩年內上市很有幫助。

2015年,王興就制定瞭美團的發展目標:未來五年內,美團要實現1萬億元的交易額,成為一傢1000億美元市值的公司。而現在美團的估值僅約300億美元,其中外賣就占瞭200億美元。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美團與滴滴對戰,其實很冒險。它既無出行業務經驗,系統和大數據也不完善,還要承擔高額補貼。 但此舉進可提升估值,退亦收獲用戶,誘惑太大瞭。

所以用王興的話說,“打車,美團是一定要做成的。”

另一邊,當記者采訪程維:張一鳴曾說他去年烏鎮對話時就知道美團要做打車。你似乎對競爭和環境變化,反應不夠敏銳。

程維回答:我心中無敵。

美團打滴,上海淪陷,程維為何不慌?

有這底氣,是因為他知道美團不會和他做生死廝殺,這次競爭不過是一次博弈。真要廝殺,滴滴的傢底也比美團厚不少,根本不怵。

不管怎樣,美團和滴滴競爭並非壞事。一傢獨大的日子,消費者受夠瞭!

本文來自金錯刀,創業傢系授權發佈,略經編輯修改,版權歸作者所有,內容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 下載創業傢APP,讀懂中國最賺錢的7000種生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