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教科書般的一次黑吃黑案子

                             

歷史上教科書般的一次黑吃黑案子

歷史上教科書般的一次黑吃黑案子

本文參考 羅輯思維、人民網-文史頻道(眭達明)、道咸宦海見聞錄、清史稿·尹壯圖傳、清史列傳

01、民不聊生

晚清,

四川按察使自己記載:

成都府每天早上開城門的時候,

都有20000多不穿衣服的精壯漢子蜂擁而入。

他們當然不敢起義,

更不是同性戀的遊行示威,

都是些無業遊民,

進城的目的就是找餐館或富貴人傢吃剩下的,

填飽肚子就行。

這些人本來都是湖北過來的纖夫,

到瞭四川沒錢回去瞭,

至於衣服

早就當瞭換糧

作者寫這個是為瞭解釋為啥?

當然不全是民間疾苦,

因為當時司空見慣

主要是為瞭解釋成都府的良傢婦女

甚至娼妓白天都不敢出門的原因。

官府也沒辦法,睜一眼閉一眼。

原載 中華書局1981版本《道咸宦海見聞錄》

歷史上教科書般的一次黑吃黑案子

乾隆千叟宴局部

02、禍根

那為啥會寥落到這個慘狀?

我們來看個側臉~

早在乾隆爺80大壽用的碗都是提前各種花銷定制的,

放在當時,一個碗百姓一輩子買不起

歷史上教科書般的一次黑吃黑案子

最牛的還不再這裡。

包括乾隆六下江南,各種大壽,

居然沒花國庫銀子,都是用乾隆自己的小金庫,

80大壽京城胡吃海喝的熱鬧瞭一個月後

內務府居然還有結餘

那你說乾隆自己的金庫有多大?

再加上和珅的

就是個天文數字

大傢可以想想

反過來,百姓過的是神馬日子?

三個月後

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尹壯圖估計是高興過頭瞭

也許是早有準備

因為他去老傢雲南丁憂三年,

來回折騰瞭1萬公裡

慘狀實在是看不下去

為瞭方便理解,對話如下

尹:陛下,和珅搞的那個“議罪銀”,錢是大傢賺夠瞭,不過百姓有怨言…

督撫自蹈愆尤,聖恩不即加之罷斥,罰銀數萬兩充公,因有督撫等自請認罰銀若幹萬兩者。在桀驁之督撫,藉口以快其饕餮之私;即清廉自矢者,不得不望屬員之佽助,日後遇有虧空營私重案,不容不曲為庇護。是罰銀雖嚴,不惟無以動其愧懼之心,且潛生其玩易之念。請永停罰銀之例。如才具平常者,或即罷斥,或用京職,毋許再膺外任。《清史列傳》

乾隆:這個我會考慮的,愛卿要不要來一杯?

壯圖請停罰銀例,不為無見。朕以督撫一時不能得人,棄瑕錄用,酌示薄懲。但督撫等或有昧良負恩,以措辦官項為辭,需索屬員;而屬員亦藉此斂派逢迎,此亦不能保其必無。壯圖既為此奏,自必確有見聞,令指實覆奏。(《清史稿·尹壯圖傳》)

尹:偶來給您祝壽的路上看到各個督撫都在瞎搞,有點廢弛…

乾隆:是嗎?要不你幫忙下去查一下?如果屬實,我這個“十全老人”帽子就不要瞭,咱們賭一下。

尹:老臣不敢,皇上英明神武,天下富庶和平…

乾隆:不,你一定要去查。不過你自願要查的,木有公費,吃喝拉撒,車馬錢都自己掏…另外,本朝木有暗查制度,要提前500裡告知被查官員…醜話說在前頭,沒有查到的話,朕可饒不瞭你。

“尹壯圖逞臆妄言,陳奏不實,自問亦難解免。今已令侍郎慶成,帶伊前往所指書麟管轄之山西省,切實盤查,若果有虧缺,即當嚴行究辦;若毫無虧缺,則是尹壯圖以捕風捉影之談,為沽譽邀名之舉。不但誣地方官以貪污之罪,並將天下億兆民人感戴真誠,全為泯沒。試令尹壯圖清夜捫心,亦何忍為此耶?著將尹壯圖莠言亂政之處,通諭知之。”(《清史稿·尹壯圖傳》)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

尹同學住在破舊的旅館裡,啃著饅頭給皇帝寫道歉信:黃恩浩蕩,天下太平,臣滿口胡言,請罪。

乾隆最後讓他回傢陪老母親瞭

就這麼一個說實話的,乾隆還打瞭一個大嘴巴

天下還怎麼治?

原載《清史稿》

03、伸向暗網

乾隆那來那麼多錢?

因為他把頭鉆進瞭一張暗網

這張網被內部人張集馨紀錄下來,

取名《道咸宦海見聞錄》

清亡後公佈於世

這張網要說暗,那也不是

當官的都在知道

甚至各地官員換崗交接

要花幾十兩銀子買一本賬冊

這個賬冊明確記錄這個崗位應該怎麼送錢?

多一兩、少一錢

那都是要出事的

還是說個例子吧:

本書作者在道光二十五年補缺陜西督糧道,

管西安府兵糧的,是個肥缺,

但是

他人還沒出發,

在京城送的“別敬”就高達17000兩白銀

(“別敬”是一種地方官暗地裡孝敬京官的手法,還有諸如“炭敬”“冰敬”分別是冬天取暖、夏天解暑的陋規銀子)

搞得赴任的盤纏都湊不齊

任上:

遇到來往西安的各省官員都要地主之誼,標準:戲曲兩班,上席五桌、中席十四桌,上席必燕窩燒烤,中席亦魚翅海參。還要每人幾百兩盤纏。

平時:西安將軍,三節兩壽,每次800兩,陜西巡撫三節,每次1000兩…

張集馨為官一年,

之前17000兩貸款還完

還多開支瞭10000兩

史載他是個有名的清官

一個督糧道清官尚且如此

大清整個網那還不把百姓往死裡折騰

原載 中華書局1981版本《道咸宦海見聞錄》

歷史上教科書般的一次黑吃黑案子

04、保護費

再來說尹同學提醒乾隆的“議罪銀”

和珅發明的

簡單說就是:官員犯瞭點錯,不用問罪,交點錢就好,交多少自己看著辦。

那幫官員多聰明啊

乾隆聖旨一下,

河南巡撫畢沅聞著味就上鉤瞭

(畢同學是乾隆二十五年(1760)狀元,今天老王這事可沒栽贓他,他奏折內容歷史有記載)

寫瞭封奏折

上來罵自己:

皇上啊,我有罪,

神馬罪呢?

您老人傢讓我抓河南的強盜

我抓瞭半年

愣是毛都沒抓到

我有罪

這樣吧

我隻能交出30000兩銀子才能平撫我對皇恩浩蕩的內疚之心瞭

乾隆一看,

真是乖孩子

準瞭

明面上看是“議罪銀”

實際上就是交保護費嘛

乾隆收一萬兩

巡撫要貪10萬兩

下面各級官員要搜刮100萬兩才夠平衡的

那你說乾隆能不知道?

他氣啊:全天下都是我們傢的,你們在那裡貪的開心,我幹看著?

那可不成。

乾隆的小九九是:收瞭你的錢,自己用的爽,你也能死心塌地的為我幹活,真是兩全其美。

群臣一看

皇帝也要來一手

那很好啊

來吧

05、黑吃黑

“議罪銀”之外還有一堆的遊戲規則

比如大臣喜歡送傢傳寶貝給皇上

“這是我祖傳的,不是貪的”(天下也就他們君臣信)

一般遊戲規則是這樣的:

歷史上教科書般的一次黑吃黑案子

王亶望,初為舉人,捐資得知縣

比方說送禮的叫王亶望

送瞭皇帝9件寶貝

皇帝很感動

但是不能都收下

得還兩三件

本來這輪遊戲就這麼結束瞭

不過乾隆70大壽這年,

(乾隆45年)

王同學送的每件都炒雞好

乾隆沒辦法

忍痛還瞭兩件玉器

但是心裡一直很難過

時間就這麼流逝

乾隆就這麼難過

直到一年後

甘肅發生叛亂

國庫沒有糧餉(小金庫那是不能動的)

甘肅佈政使王廷贊為瞭在乾隆面前表現

捐瞭4萬兩銀子

本來是好事

可乾隆也不糊塗啊,心想你一個小佈政司,哪裡來這麼多錢?

更巧的是,派去鎮壓叛亂的心腹阿桂總是寫奏折說:天老是下雨,沒法進軍…

可是乾隆明明記得這個時候甘肅應該大旱!因為那個送我9件玉器的王亶望在甘肅當官的時候年年報幹旱,要瞭好多賑災款!

兩事一對比,

再讓阿桂一查,

這次和尹那件不一樣

很快查出來

乾隆稱之為“從來未有之奇貪異事”

現在正史稱之為:甘肅冒賑案!

共判死刑57人,發配56人。

都是大官

乾隆更急的應該是抄傢

又不能直接說我要那兩件玉器

於是下旨:

王傢所有東西都運到北京

首先進內務府

開箱一看

最惦記的兩件玉器沒見著!

肯定被調包!

深諳規則的乾隆怒瞭

把修河道的得力幹將福康安拉回來查

河道不修瞭

水要淹百姓,

就先淹一會兒吧

協助辦案的還有閩浙總督陳輝祖

這個陳輝祖

就是抄王亶望傢的

查來查去

發現就是陳輝祖掉的包

按理這是抄傢的常規操作

誰成想乾隆早惦記這兩件玉器

歷史上教科書般的一次黑吃黑案子

陳輝祖

於是陳輝祖“今天抄人傢,明天被人抄”

最終被賜自盡!

估計他到死都不明白為啥

為啥自己這麼“守規矩”

卻下場如此

原載《清史稿》

這才是乾隆朝

乃至大清朝

古代歷史

最奇葩的貪污案

他們都在

偷百姓的傢當

到瞭道光、咸豐

那真是民窮財盡

所以有瞭開頭成都的那種場景

歷史上教科書般的一次黑吃黑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