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沉浮15載:黃老板的“刨子”,和他的“小試牛刀”

                             

3月29日,PingWest品玩從接近魅族的消息人士處獲悉,魅族將會迎來新一輪規模超1000人的大裁員,官方最快將於下周宣佈裁員消息。

針對此消息,魅族方面回應稱,是和去年一樣的末位淘汰裁員,具體人數尚不清楚,但整體比例不超過10%。

這並非是魅族的第一次大規模裁員,早在2016年,魅族創始人黃章曾在魅族年會上提出瞭“穩增長,創利潤,挺進IPO”的目標,隨即魅族就以5%的裁員比例進行瞭人員結構調整,同期還啟動瞭每年進行末位淘汰的計劃,並喊出“裁員將常態化”的口號。

這一舉措也讓魅族於2016年扭虧為盈。

2017年,魅族將第二次裁員比例提高到瞭10%,裁員數量超千人,官方給出的理由依然是優化人員結構。受末位淘汰機制及當年戰略調整的影響,魅族又一次順利盈利。

縱觀魅族創立到巔峰,再到現在的“不盡人意”,似乎有著太多故事可以拿來講……

魅族沉浮15載:黃老板的“刨子”,和他的“小試牛刀”

產品經理人和他“小廠”的逆襲之路

“偏執狂”“技術狂”“隱士”……這一系列標簽是黃章留給外界的第一印象。

那一年,黃章從高中輟學,16歲獨自一人前往深圳打工。做瞭一段時間的廚師、搬運工等工作,他發現這些根本不是自己的興趣所在,索性開始投入到自己熱愛的電子行業。

2002年,黃章出任新加坡合資企業愛琴公司總經理,在其組織下,愛琴打造瞭一款爆款級的MP3,廣受消費者好評。這款產品也將公司從生死邊緣拉瞭回來。但因黃章對技術的狂熱,使其很難與公司股東的經營意見達成一致,一氣之下,黃章從公司離職,賣瞭公司股票決定自立門戶。

2003年,魅族誕生,主做MP3。憑借黃章的魄力和其對產品細節的極致追求,魅族一點點的積攢起瞭口碑,也有瞭不少忠實的用戶,魅族的產品工藝和質量也慢慢地達到瞭行業巔峰。

遠離媒體,貼近終端。深入用戶,瞭解用戶,黃章都親力親為。在魅族的官方論壇裡,化身J.Wong與眾魅友打成一片,這是黃章早期每天都樂此不疲地幹的一件事。他會通過魅友的反饋來及時調整產品,並親自解答提問,即使是已經停產的產品。

很多來自用戶的更換需求,魅族都會免費寄送。黃章曾花費幾十萬元,為用戶寄去耳機海綿套,要知道僅運費就比海綿套貴出很多倍。而魅族很早就推出的“換購”等政策,也讓魅友們曾興奮不已。

到2006年,魅族儼然成為MP3大品牌,年銷售額更是超過10億元。可到第二年,受大環境影響,MP3播放器產業就開始悄悄走下坡路瞭。同一年,喬佈斯推出瞭蘋果的第一代iphone產品。

當時的黃章僅僅是嗅到瞭一絲“衰落”的氣息,便毅然放棄瞭MP3市場老大哥的位置,開始轉做智能手機。

魅族的第一款手機M8,是黃章傾盡全力花瞭2年時間才打造出來的。2009年2月18日,M8正式發售,受到瞭眾多消費者的追捧,每傢魅族專賣店門口都排著長長的隊。靠著比iphone便宜一半的價格和超出一般售後服務的品質維護方案。M8推出僅僅兩個月,銷量就已達到10萬部,短短5個月,銷售額就已突破5億元。

盡管M8存在過一些不足,外觀等問題也被媒體褒貶不一。但不可否認的是,M8曾是中國最為成功的手機產品之一,也是當時唯一能和iphone對標的國產手機,並被廣大網友譽為“國產機皇”。甚至有評價稱,如果說喬佈斯與其蘋果改變瞭全球手機產業,那麼黃章與他的魅族毫無疑問的改變瞭中國手機產業。

從2010年開始,黃章從魅族退身,將大小事交給瞭CEO白永祥。自己整日宅在傢設計產品,種種菜,看看孩子,玩玩HIFI,儼然一位“世外高人”。

2011年,魅族M9上市,標志著魅族從WinCE系統成功進入Android系統,並成為當時最領先和成功的中國Android智能手機。雖依舊萬人空巷,卻因產能嚴重不足而成為當時的痛病。

2012年,魅族加快瞭佈局智能手機市場的步伐,發佈瞭被譽為夢想手機的“MX”系列。同一年,魅族智能手機操作及雲服務體系Flyme1.0面市。隨後一年多,魅族MX1、MX2、MX3相繼發佈,這些產品依舊廣受好評。

在打造魅族MX3時,黃章因發覺樣機沒有模型手感好,檢測出兩者誤差僅為0.07mm,便一怒之下換瞭18套磨具,耗資三百多萬。

黃章自帶偏執的“工匠”精神,也一度被媒體譽為“中國喬佈斯”。但其卻喊出“不做中國的蘋果,要做世界的魅族”的豪言壯語。

2014年9月,魅族發佈瞭主打性價比的MX4手機,訂單量大大超出預期。使得魅族又一次面臨瞭發佈M9時的供貨窘境。

至此,魅族經歷瞭一個從無到有,從MP3到手機,從量變轉向質變的飛躍。從這之後到現在,魅族便再也沒有瞭往日的雄風,即使黃章重新回歸,帶來的也隻是一次又一次的尷尬。

更多的時候,黃章倒更像是一位產品經理……

一代“酋長”黃章,隻識彎弓射大雕

如果將魅族MX4的發佈看作是魅族發展中的分水嶺的話,那麼,從MX4之後,魅族的“內憂外患”便開始逐漸暴露出來。

從2007年到2014年,魅族就一直保持著“小而美”的發展戰略。7年時間,魅族發佈瞭6款手機,5款手機均以為瞭追求完美,需要用心打磨而延期發售,這在國產手機廠商中甚是少見。出於對資本的擔憂,這7年魅族從未接受過任何的融資,一直都自得其樂,自給自足,甘心做一所“小廠”。結果就是,魅族的產品佈局和營銷上總是慢友商半拍。

2012年11月,時任魅族CEO的白永祥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表示:“走得穩比走得快要好,魅族目前還不需要融資,資金足以支持企業發展。”

坊間傳言,雷軍在創立小米前是想將自己的全部傢底都投給魅族的,黃章一直拿雷軍當朋友,不願投給他。可能因為彼此間存在一些誤會,最後投資的事也不瞭瞭之。據說當時黃章在魅族的辦公室裡,冰箱裡專門凍著雷軍愛喝的可樂。2015年4月,魅族公司CEO黃章還發微博稱,“雷軍隔三差五就來我辦公室喝可樂”。

“投資魅族這事,他剛開始很狂熱,他很欣賞黃章,就像談戀愛,你欣賞時隻能看到優點。黃章有巨大的優點也有巨大的缺點。但一個企業需要你某方面特別強,其他也不能弱。”小米聯合創始人王川曾對《人物》雜志的記者回憶他曾勸雷軍投資魅族要謹慎。在王川看來,雷軍最終沒有投資魅族的原因是:兩人對於人才的看法存在巨大分歧。

核心是兩件事:雷軍對黃章說,魅族一位高管軟件硬件都很強,但一分錢股份沒有,很容易被別人挖走,黃對此的回答讓雷震驚,“他被挖走瞭我自己能幹”;雷軍又花瞭幾個月說服黃章從WindowsPhone手機系統轉向Android手機系統,並把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副院長林斌介紹給他,希望黃能分5%的股份給林斌,用來吸引林斌加盟,黃章不同意。

倘若當時雷軍真的投瞭魅族,今天的國產手機格局可能就是另外一幅畫面瞭。

回歸現實,盡管魅族一直都在加大線下加盟店的拓展力度,強化瞭銷售渠道的管控,也得到瞭各線上渠道商的大力支持,卻依然難改出貨量不足,利潤率低,營銷投放弱,研發進程緩慢等諸多歷史遺留問題。

與此同時,難比“中華酷聯”(中興、華為、酷派和聯想)衰退時魅族的“春風得意”。面對和自己在同一時期,甚至稍晚於自己瘋狂崛起的“華OV米”(華為、OPPO、vivo以及小米),魅族終於開始慌瞭陣腳。

在“較和平年代”選擇安逸,卻在“兵荒馬亂”之際想起屯糧。黃章終於看清瞭資本的重要性,卻已落後小米這一“勁敵”數千米。

自2010年小米創立以來,就一直在通過資本運作形成的強大的資本實力不斷擴充自己。2010年年底,小米完成瞭4100萬美元的融資,估值達到瞭2.5億美元;2011年年底,小米完成瞭9000萬美元的融資,估值10億美元;2012年6月,小米再完成2.16億美元的融資,估值已經達到瞭40億美元;到瞭2013年8月,小米完成瞭又一輪的融資,整體估值已經達到瞭100 億美元。這時的黃章才剛想起融資和用股權留住人才。

2014年2月8日,在魅族公司內部會議上,黃章宣佈重回魅族任CEO一職,宣佈啟動公司員工持股計劃,為上市做準備,並開始擴大產品線,魅族的品牌戰略由“小而美”逐漸轉向“大而全”。同年7月,黃章終於放棄瞭自己堅持的100%的股份,魅族完成首輪融資20億人民幣。12月,魅族發佈全新的低端子品牌魅藍。2014年全年發佈瞭7款產品。

2015年2月,魅族獲阿裡巴巴集團5.9億美元,海通開元基金6千萬美元,共計6.5億美元的融資。2015年發佈6款產品,其中9月份魅族發佈瞭全新高端子系列Pro。自此魅族品牌完成瞭子品牌戰略以及在高端、中端、低端三條產品線佈局。銷量也從440萬臺一躍超過2000萬臺,同比增長350%。

魅族沉浮15載:黃老板的“刨子”,和他的“小試牛刀”

銷量猛增並未讓公司的業績有多麼亮眼。2015年魅族凈虧損超10億元,公司負債總額近89億元,凈資產總額-16億元。

2016年魅族施行瞭“機海戰術”,全年共舉辦瞭11次發佈會,發佈瞭14款手機,共邀請瞭12組藝人演出,留下瞭26首歌曲。然而全年銷量僅2200萬臺,隻增加瞭200萬,離官方2500萬臺的目標還有一定距離。

魅族沉浮15載:黃老板的“刨子”,和他的“小試牛刀”

這一年,魅族產品線極度混亂,同質化嚴重,缺乏創意,這種不打套路出牌的打法,愣是讓眾多魅友們一頭霧水。此外,魅友們還集體吐槽魅族的產品總喜歡用聯發科芯片,其運行素有“一核有難,九核圍觀”的產品詬病,也讓一些追求高配置的魅友望而卻步。

不少老魅友現在仍然記得,魅族剛創立做MP3那段時期,團隊曾研發瞭大約30款產品,許多都已經可以上市,但是黃章堅決不同意上市銷售。原因隻有一個,他覺得不夠好用,怕消費者會不滿意。所以,魅族在輝煌期發佈的10款MP3產品全都是經典。

2017年,魅族認識到瞭過去一年所犯的錯誤,重新調整瞭產品線。這一年,魅族推出瞭旗艦機Pro7和Pro7 Plus兩款,因其背面“畫屏”的設計隻能滿足MP3時代的情懷,不能有效地解決“軟剛需”,也導致該產品銷量不佳,多次被迫降價。“畫屏”的設計很快被小米掀起的全面屏之風吹的“稀碎”。

在經歷一波裁員後,魅族+魅藍2017年總體出貨量接近2000萬臺,銷售額超過200億元,較2016年有所增長保持健康穩定的盈利。

2017年2月10日,黃章曾發微博稱,自己要重新出山為獻禮魅族15周年打造一款夢想機。

在眾魅友的期待聲中,去年年底,黃章親自公佈瞭這部夢想機的名字“15”,暗指魅族15周年。

魅族沉浮15載:黃老板的“刨子”,和他的“小試牛刀”魅族沉浮15載:黃老板的“刨子”,和他的“小試牛刀”

自此之後,魅友們的心就被懸瞭起來。不少忠實的魅友甚至每天都會發一條微博“打卡”,以期待15夢想機的到來。網上流傳著各種關於“15”發佈的日期,圖片爆料,配置爆料。各個魅友群裡關於“15”的話題鋪天蓋地,但是直到魅族15周年紀念日那天,“15”的預熱消息卻遲遲不見官方放出。

有老魅友太過激動,在魅族官方論壇中發文《隻想對15說點什麼》,也引起黃章的關註。黃章這時回復稱,魅族15隻是其多年後回歸魅族的小試牛刀,隨後推出的16系列才是全力打造的產品。此後黃章又透露,魅族16系列緊跟著8月份左右就能推出。

魅族沉浮15載:黃老板的“刨子”,和他的“小試牛刀”

黃章親自回復“15”的消息,卻很難再讓一部分苦苦期待的魅友們感到欣喜。更讓魅友們覺得心涼的是,從網上所爆料的圖片來看,“15”依舊延續實體鍵的設計元素。與魅友們此前期待的“全面屏”大相徑庭。

魅族沉浮15載:黃老板的“刨子”,和他的“小試牛刀”

來自網絡的段子

用造傢具的刨子打磨出很多個模具,從中選擇一個大小最合適手感最好的交給工程師,然後工程師會按照這個木質模型打造一個鋼質的模具。這是黃章早些年打磨產品方式。按照一位老魅友的說法,這樣的設計行為早已不適用於當下大數據應用下的工業設計理念。

魅族沉浮15載:黃老板的“刨子”,和他的“小試牛刀”

來自一位前資深魅友的點評

如今的魅族,似乎正在逝去那份“純真的信仰”,隻留一群忠誠的魅友,一次次來為情懷買單。

黃章憑自己的偏執贏得瞭天下,卻又因偏執輸瞭自己。無魅友不魅族,放下“小試牛刀”,初心永駐。未來,魅族能否迎來新的蛻變,留給黃章的時間不多瞭……(藍鯨產經 賈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