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明月說清兵入侵,孫承宗是唯一一個能拯救明朝的人,對嗎?

                             

當年明月的成名作是《明朝那些事兒》,整體來說其實是一本以白話文翻譯《明史》為基礎的通俗作品,而《明史》的成書,其實底本是明朝遺民萬斯同等人的稿本,這一批修史遺民多數為東林黨,對於明朝前期和中期的歷史,他們的敘述,其實是有穩定的價值觀脈絡的,所以翻譯工作做起來好做,也不會有太多的矛盾。

但是到瞭明末歷史這一段,遺民們或者本人就是歷史的參與者,或者他們的師長是歷史的參與者,就開始有明顯的價值觀混亂和傾向。

而通俗歷史作品,往往是很難把復雜的歷史背景和利益關系梳理清楚的,那樣讀者看不懂,也很難進行“好”、“壞”判斷,這時候,就需要去擇其一端,說一些讀者好理解的事兒,而不是去展示歷史的本相。

當年明月說清兵入侵,孫承宗是唯一一個能拯救明朝的人,對嗎?

現實問題是,孫承宗以天啟老師、大學士身份出任督師的時候,遼東、遼西已經敗壞不堪,幾百萬遼民落入敵手,數十萬大軍灰飛煙滅,他是守著山海關開始恢復遼地,形勢不可謂不惡劣。

經過他的整頓,復地數百裡,練兵近20萬,由以遼西將門為核心建立瞭防禦體系,另調客兵填充,又建立車營、鐵騎營等,構成瞭看起來不錯的遼西防線。

但是這些,都是建立在巨大的財政支出的基礎上,明朝一年歲入800萬兩,在遼地消耗最多的時候扔進去500萬兩,後來通過加征,搞到瞭1000萬兩,已經是民怨沸騰,但是哪怕裁撤客軍,每年也需要耗費300萬兩之多。

這個成本帶來瞭什麼呢?帶來的是養肥的遼西將門,明顯出現瞭軍閥化的傾向,這種傾向在袁崇煥以遼人守遼土的政策下愈演愈烈,在袁被殺後,祖大壽甚至帶兵一路奔逃,這在大明朝之前綱紀仍在的時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

當年明月說清兵入侵,孫承宗是唯一一個能拯救明朝的人,對嗎?

結果,孫承宗一封信招撫瞭祖大壽,祖大壽也終生不復入山海關一步,這群人,或許還沒有降清,但也很難說還是明臣瞭。

這是結果之一。

結果之二,明朝重金打造的遼西防線,實際上根本沒有抵禦後金大軍的能力,與其說是他們的堅城、火炮擋住瞭後金兵,不如說是從沈陽到遼西漫長的補給線和徹底殘破的遼地擋住瞭後金兵的步伐。

因為無論是孫承宗的鐵騎營還是車營,還是祖傢的傢丁,在真正的大規模野戰中,對後金軍完全沒有勝利的能力,所謂守城,沒有援兵,最後就成瞭守死。

軍隊不能勝利,仍舊需要海量的銀子養著,也就不能裁軍,那麼明朝脆弱的財政,就隻能長期的拆東墻補西墻,之所以那麼多西北邊軍加入農民起義軍,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當兵也得賣兒賣女才能避免餓死,那麼當流寇總還有一口飯吃吧?

說孫承宗能救明朝,他怎麼救?

當年明月說清兵入侵,孫承宗是唯一一個能拯救明朝的人,對嗎?

這老爺子作為資深文官的能力不容置疑,比如協調關系,震懾下屬,甚至戰略謀劃,都不差,最牛的是他的個人氣節和天子的關系,尤其是天子的信任,讓他不至於重蹈熊廷弼的覆轍。

但是,資深文官也沒有具體練兵帶兵的能力,還是得依靠下面的人,事實上,下面的人在這個系統裡,多數養成瞭“油子”,目的也不是救國傢危亡,而是撈錢。因為天啟二年的時候恐怕沒誰覺得大明會亡。

孫承宗如果說挽救明朝,唯一的機會就是編練一支精銳兵力,用銀子堆出來,能夠在野戰中打敗清朝的白甲兵,而不是撒胡椒面似的建立一個鎮的架子。

這支精兵存在,則可以逐步擴充,甚至裁汰無用的遼兵,最終緩解朝廷的財政壓力,但是他恰恰是反其道行之。

所以,孫承宗不可能挽救明朝,他的路子就是錯的。

當年明月說清兵入侵,孫承宗是唯一一個能拯救明朝的人,對嗎?

此文由本人{歷史深度解密}原創,抄襲必究!大傢喜歡的話可以關註我,想和我討論歷史相關知識或者問有關歷史問題的朋友們,歡迎評論,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