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雍正王朝》中鄔思道要向田文鏡索取高達每年八千兩的幕酬?

                             

是真的開銷很大,還是純粹為瞭脫身?

鄔思道在《雍正王朝》這部電視劇裡遇到過兩次殺身之險,都被他順利化解。這是第二次。

我們要知道,鄔思道這個人,他玩的是權謀之術,跟李衛是有本質區別的,李衛說好聽點是雍正的一條狗,說難聽點是雍正的奴才。但是鄔思道是謀士術士,在戰國那就是蘇秦張儀,在秦漢就是張良陳平,在三國那就是郭嘉徐庶,他這種人有個特點,就是一心一意要找到可以輔佐之人,這傢不行就換那傢,總之是哪裡能發揮自己的才華和能力,就跟誰幹。

對於雍正來說,這類人必須要依靠他們的才華,但是也不能讓他隨便蹦躂,萬一蹦躂到對手那裡去,倒黴的是自己。所以這種人隻能自己用,別人不能用,要把這種人控制在一定的范圍內。

下面說說鄔思道兩次化解殺身之險。

第一次,是雍親王剛剛接任皇帝以後,成瞭雍正皇帝,回到潛邸,跟鄔思道有一段對話。這段對話,話裡有話,隱藏著雍正極大的殺機。雍正的殺機出在哪裡呢?當時雍正正在皇宮裡接受大統,而外面的全權處置權都在鄔思道手裡,這時候鄔思道做瞭一件事,讓雍正疑心大起,因為這件事不在事先雍正和鄔思道的計劃之內。那就是原計劃由十三阿哥接管豐臺大營的兵權,然後派兵保護雍王府,誰知道鄔思道為安全起見,擅自又調動瞭順天府和善撲營的兵力。

這個時候鄔思道突然嗅到瞭危險的信號,立馬向雍正示弱,主動提出自己有三不可用,不宜再待在朝廷。雍正在思考到八爺黨的人還在,或許以後還有用得到鄔思道的地方,沒有立下殺手。這次的殺身之禍被鄔思道成功化解,但是他知道,雍正對他還是不放心,所以就主動跑到雍正的奴才李衛那裡,表示自身還在雍正的監視和控制之下。

第二次,就是鄔思道跑到田文鏡的幕府裡。本來他在李衛那裡呆的好好的,為什麼要跑到田文鏡那裡呢?我的看法是,想擺脫李衛的監視,也就是要擺脫雍正的控制,但是這是一著險招。因為鄔思道預料到西北要用兵,未來他還是有危險的,因為外面有帶兵的大將,他這個謀士在雍正眼裡就有可能跟那位大將合謀,這時候鄔思道還藏在原地不動,那是正犯瞭雍正的大忌。所以他主動地跳出來瞭。

他跟田文鏡要八千兩的幕酬看似無理,實際上是有典故的,對於鄔思道這種飽讀詩書的人,他不會不知道這類典故。

這個典故的出處就是秦國大將王翦。話說秦王嬴政派他帶領六十萬大軍去攻打趙國,但是王翦也明白功高震主這個道理,所以在行軍的路上,不斷派人去跟秦王要錢要地要房要車,故意示弱,向秦王表明自己隻是貪圖安樂,沒有其他想法。

鄔思道跟田文鏡要這一年八千兩的幕酬,就是效法王翦,向雍正表明心意。我們要知道,清代的地方督撫,是有密折專奏之權的,一封折子不經過六部就可以直達皇帝手裡,所以鄔思道開口要這八千兩銀子,也是告訴雍正,你放心,我沒有其他心思,也不想再輔佐誰,你連我的女人都搶瞭,就放我安度晚年吧。

這次殺身之禍也就順利化險為夷瞭。

幕酬八千兩放在清朝是個什麼概念?

首先這個八千兩,一般是指白銀,而銀價在各個朝代的購買力略微不同。

以《紅樓夢》為例,它隱喻的就是清朝康雍乾時期,所以以《紅樓夢》為參考比較準確。用一種比較粗略的算法——賈府一餐螃蟹24兩銀子,相當於小戶人傢過一年。

我們假設這個小戶人傢都吃低保(最低最低的標準瞭),如果我們按照低保400元(現在都是六百到八百)一個月的標準,一年4800。還不算小戶人傢至少是三個人,就算是兩個人吃低保,一年也應該是9600,由此可以得出個24兩銀子折合人民幣的最低標準,4800除以24等於200元,實際上,這個標準非常低,起碼應該是400元(一傢三口兩個人拿低保)。

那麼一頓奢華的大餐,4800元-9600元,也是差不多的。

而乾隆朝有很多戰事,社會發展也不是很穩定,更何況乾隆晚年吏治腐敗,國庫虧空,還有一些自然災害,所以生產力發展不如雍正朝以後,所以銀的購買力應該很高。所以我們戰且可以粗略把這個時期的銀價確定為一兩大約等於200-500元。

那麼,一年八千兩幕酬相當於:

8000X200~8000X500。

也就是1600000~4000000元。

一百六十萬到四百萬,那麼月薪不超過40萬。

月薪40萬,放在今天,大概是一個企業高管的收入。然而鄔先生是謀國的智庫,他不屬於官,出主意當然要拿回報,40萬並不多。當然如果隻是作為一個普通的傭人和謀士,要這個價又顯得高得離譜。

接下來說劇情,《雍正王朝》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劇,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每看一次,都能獲得新的理解和領悟。而鄔先生這個角色,更是堪稱點睛之筆。

必須說明一下的是,《雍正王朝》電視劇不同於二月河的小說原著《雍正皇帝》,而小說原著,也不同於真的歷史。

在真實的史實中,鄔先生這個人,隻是紹興師爺,江浙幕僚團體的一個代表,專門從事幕後策劃工作,集陰謀陽謀,大小智慧於一身,也就是說,鄔思道隻是來源於現實,經過藝術提煉和加工的虛構人物。

所以,自然不能以看真實史實的標準來衡量劇中人物和劇情,但是這不妨礙扣人心懸的劇情和爭鋒相對的權謀成就它成為經典。相對來說,電視劇中的鄔先生的功成身退的經歷是最耐人尋味的。

《雍正王朝》20集,雍正順利繼位,第一件事就是回到潛邸,一進大門就問,鄔先生在哪裡?而見到他以後,說“順便來看看你”——

電視劇是拍給全國觀眾看的,一方面,要表達劇本中的生殺權謀,一方面,又要弘揚正確的價值觀,所以有些東西不好拿捏,不能表現得太露骨。在這裡,導演把握得非常好,你既可以往善意理解,也可以往腹黑理解。

往善意理解,雍正一直依靠鄔先生出謀劃策,現在成功繼位瞭,回來感謝一下,通報一下,這是禮節。往惡意理解,伴君如伴虎,飛鳥盡良弓藏,過河拆橋,回來處理瞭解機密的謀士。

其實不用二元對立的理解,可能他兩者的用心都有,也許隻是一念之差就會起殺心。

但是,看這一段的時候,觀眾一定會覺得兩個人表情神態很有內涵,這就是精妙之處。

雍正說,老十三也是太費事瞭,有個豐臺大營,還看不住這個院子麼?用得著把順天府和善撲營的人都調來麼?說話的時候是一副炫耀的樣子。

那麼在這裡,這個院子指的是他的府邸,也就是今天的雍和宮。

這就很有意思瞭,雍正在皇宮裡繼位,但是三路人馬在守著潛邸。那麼多兵,不守新皇帝,不守暢春園,守他的傢,豈不是多此一舉?

所以,這裡可以理解為雍正重視鄔先生以及傢人的安全,也可以理解為雍正告訴鄔先生——你是被重兵包圍的。

然後鄔先生說,是我安排的——還五路人馬!

這裡至少可以有三層理解。

第一層,你知道三路人馬,我安排瞭五路,具體手續還是我在安排。我辦事你放心!

第二層,三路看傢,兩路護駕(假設),看傢的人比護駕的人還多……或者你安排三路人來看住我,我自己安排瞭五路。

第三層,我都安排瞭五路人來看住我自己瞭,我自覺吧?你放心吧?

到這裡,雍正轉過背去,說,既然是安排的自然好。但是他說話的情緒並不是很高興,而是有點不耐煩。接下來雍正說——

這就更腹黑。要感謝,真心要安排,要麼就是物質獎勵,要麼就是封官進爵,來痛快的。而雍正用的是——你的名分,慢慢安排。

首先,名分,說明是名頭,身份,那就是要給職位,而不是給一筆錢打發瞭。

其次,慢慢安排,可以理解為慎重,也可以理解為是一種刻意的托詞,有意推脫。

很多事情,如果慢慢弄,最後可能就弄沒瞭,大傢都瞭解的衙門作風。

實際上,對於這個極其聰明的謀士,雍正此時的情感是感謝與防備並存,感謝是因為他輔佐自己一路走來,功不可沒,防備是因為這個人曉得得太多瞭,忠誠還好,不忠誠則隨時可能掐住自己命脈。而人心隔肚皮,誰又說得清楚。

雍正懷疑,鄔先生就要給他吃定心丸,於是——

首先推脫自己不要官。

那麼你不出來做官,想幹嘛?

雍正依然是懷疑的,提出三種隱法,潛臺詞——你是想去當公務員,還是去做生意,還是去當小老百姓呢?

這依然是在挖坑。你說大隱隱於朝,那就是還是想做官從政,那你前面說的都是騙人的。你說中隱隱於市,你這個知道這麼多秘密的人跑出去亂說怎麼辦?你說小隱隱於野,你是不是想跑?跑到我看不見的地方陰我?

然而鄔先生說瞭個半隱——

他說半隱的時候,雍正是一副腦洞大開的表情——

半隱的理由很充分——

我對政治無心,但是我需要你養活,我不會在你身邊礙眼,但是你隨時找得到我。

當鄔先生講完理由以後,雍正是覺得有道理,並且是感動瞭的,兩個人都含著淚——

這一關,鄔先生就算是滿分混過去瞭。

他如果留下來為官,早晚是年羹堯一樣的下場,如果逃走,更有可能被政敵利用,也很難保全,暫且求一個監視居住,雖然免死,但是沒有得到自由。

接下來,去李衛府上,說白瞭就是監視居住。而雍正經常也會問李衛他的情況。如果沒有西北戰事,可能鄔先生這輩子也就這樣瞭。但是這隻是腹黑的看法,實際上鄔先生一直在履行一個忠臣,謀士的諾言,他幫李衛搞清楚瞭諾敏案。這個是暗中幫瞭雍正。

接下來田文鏡有一些麻煩,鄔先生又去幫田文鏡,當然也有人說,他是為瞭躲雍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個瘸子加罪犯,能跑多遠?

田文鏡是個暴脾氣,是很不尊重鄔先生的,無論雍正,年羹堯,李衛,對鄔先生都尊敬有佳,唯有田文鏡是把他當一個臭書生打發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也募不到糧。

於是鄔先生想到一個釜底抽薪,一箭雙雕的辦法——直接去西北,幫年羹堯出主意,這樣就可以節約很多糧食,其次,為雍正解圍,立一個大功。

鄔先生進大帳之前,甘肅巡撫范時捷正在跟年羹堯撕逼,范時捷何許人也?清朝開國元勛范文程之孫,一等精奇尼哈番范承斌之子,這樣的人都選擇不伺候瞭,可見年羹堯已經是搞得天怒人怨瞭。

接下來鄔先生用自己的智慧,點化瞭年羹堯,西北立刻就大捷——

如果說奪嫡上位之前都是陰謀詭計,那麼雍正繼位以後,每一件大事,鄔先生都是在默默出力效忠的,這些就不是陰謀而是陽謀。這一點雍正會看到,也會越來越放心。

其實,根據電視劇的表達,鄔先生是想用這種方式一直為雍正出力,但是又不爭名奪利的。因為對於一個智慧超群的謀士來說,用自己的能力輔佐一個有抱負的君主造福萬民,是一種人生境界。

而鄔先生做瞭這些,是一定要要銀子的,因為你天天陽謀,既不要名,也不要利,難不成是要成為千古聖人,比皇帝還聖麼?

然而無奈,田文鏡非常不尊重鄔先生,還非常吝嗇。最終鄔先生也就借坡下驢——反正已經幫雍正坐穩王位,自己可以安心全隱瞭。

第31集,西北已經平叛,雍正到河南看黃河抗洪,這時候鄔先生是在田文鏡府上的,他這個時候找田要他的工資是合理的。

第一,剛開始去西北賣命之前就說好瞭的。做人要講信用。

第二,要讓皇帝知道自己還是個凡人,做事情還是要回報的。愛錢才是正常人。

這是農民工正常向老板討要工資的神態。

如果田文鏡給他瞭,還養著他,那麼雍正來瞭會知道鄔先生隻不過是個吃貨,做一切都是為瞭給自己搞錢,而不是覬覦天下,也就放心瞭。

然而田文鏡是在是太摳,而且情商很低,他給瞭鄔先生四千兩,然後打發他走人…..

這可就不能怪鄔先生想跑瞭,是你田文鏡主動不養我的。

話說士可殺不可辱,田文鏡寧願留著一府的廢人,也不願意多花錢養一個關鍵謀士。既然是這樣,是很傷鄔先生自尊的。畫面中,鄔先生其實很氣憤,也很失望,當然也不排除有一些寶寶自由瞭終於可以跑瞭的偷著樂的心態。

鄔先生要的幕籌,最終到手就是四千兩,一個幫國傢省下瞭幾十萬擔糧食,一個挽救朝局於水火之中的功臣,一個人幫你打下瞭天下,又坐穩瞭天下的人,要幾十上百萬的年薪,這個算很大個事麼?

所以,可以這樣理解,鄔先生要錢非常正常,不排除有想脫離雍正的意思,但是更大程度是是因為田文鏡太不懂得尊重人才瞭,所以,鄔先生最後說——

鄔先生扮演者李定保老師,是優秀的老藝術傢,國傢一級演員,已經去世多年,向老藝術傢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