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心善結緣,數年後跳崖輕生,道出八年隱秘

                             

女子心善結緣,數年後跳崖輕生,道出八年隱秘

江上的明月,皎潔透亮,一隻小船載著一對年輕男女,向著夕陽西下的方向,緩緩的前行….

八年前,飛雲山下路過一隻商隊,這是歸州境內的富戶,劉謹的商隊…

“父親,前方出瞭什麼事?野獸的吼聲不斷。”轎子裡探出一個女子身影,模樣俊俏,聲若黃鶯.

騎在馬背上的中年男子,扶手望去,微笑道:“仙兒不必驚慌,是一名獵人獵殺瞭一隻白虎,我們繼續趕路。”商隊快速前行,在臨近獵人的路口,一聲輕微的低吼聲傳來,劉仙兒揭開轎簾,正巧望見獵人手中抓著一隻幼小的白虎…..

“停…….. 停下。”劉仙兒跑下瞭轎子,盯著小白虎望瞭幾眼,那眼中的淚滴,還有鼻子裡串出來的鮮血,讓她莫名的一陣心疼….

“你…..你打算將這隻幼虎如何處置?”

獵人瞧見女子身後的商隊,知其傢世不凡,連聲道:“這位小姐,那頭成年白虎已被我射殺,虎皮可以賣個好價錢,這肉留作食物,至於這幼小的白虎,準備帶回傢中,圈養一番後,再行宰殺…”

“仙兒,萬物存於世,都有他的宿命,該走瞭…..”劉謹眉頭微皺,對於女兒自小心地善良的特點,他是再清楚不過。

劉仙兒回過頭,一臉嚴肅道:“父親,我要買下這隻幼虎,此次出行,你答應要送我禮物的,我就要它…”

劉員外看見女兒態度堅決,沉思片刻,點瞭點頭。

出乎意料的是,劉仙兒將其重新放回瞭山林,雖然有些不舍,但她知道“那裡才是他該去的地方…”

三年後,劉謹因為生意往來,得罪瞭 一人,乃江州富商,那人設下計謀,引劉謹前往黑虎山一帶,又花重金打通山中惡匪,誓要取其性命,那日剛過晌午,劉傢的商隊駛入一處峽谷之內,突然一聲巨響,四周山石滾動,俯沖直下,劉傢護衛死傷慘重,還未緩過神,峽谷兩邊沖出數名山匪,兇神惡煞,劉謹臉色蒼白,大吼道:“快帶小姐走…”

可惡匪實力強大,剩下的護衛接連被砍殺,部分活著的人更是嚇的四散逃逸…僅留下劉謹一人守在劉仙兒的轎子前,面現絕望。

就在這時,山中突然傳來一聲獸吼,緊接著四面八方全是獸吼聲,領頭的惡匪四下望去,他想到一個古老的傳說,黑虎山的獸潮聲代表王的出行,若不退避,必當橫死當場,屍骨無存…

“撤,快撤…………”當惡匪撤離後,那所謂的獸王並沒有出現,劉謹拉著劉仙兒快速逃離…

女子心善結緣,數年後跳崖輕生,道出八年隱秘

此事後,又過瞭兩年,歸州境內的一處街道上,賣藝的爺孫倆正在表演節目,幾名衙差陪著一名錦袍男子遊蕩至此,男子體胖如豬,滿臉油痘,可能瞧見賣藝的女子有點姿色,便出言輕薄,那老漢連聲求饒,可肥胖男子卻要強行帶走他孫女…

劉仙兒正巧路過此地,不假思索,出言阻攔,肥胖男子正要發怒,轉身瞧見劉仙兒,容貌,氣質均是上上之選,便甩開瞭賣藝女子,直奔劉仙兒而去,一旁的衙差在耳邊輕聲細雨,那肥碩男子沉思片刻,帶人離去,臨行前,還對著劉仙兒淫淫一笑…

三日後,劉傢來瞭一位貴客,正是歸州刺史陳山,攜其子陳福登門拜訪,一番客套之後,劉謹方才明白,原來是有提親之意,可那陳福長相,肥頭大耳,極其好色,累累惡行,更是遠近聞名…

不過陳山卻是一位陰險之人,此次若不答應,恐難善後…

劉謹以勸導之名,借此拖延,再想他法,劉仙兒知道實情後,更是泣不成聲,寧死不嫁….

就在劉傢一籌莫展之際,突然傳出一道消息,陳刺史之子暴斃春香院,這則消息令劉傢高興不已,驚嘆蒼天有眼,適時果報。

一年後,劉仙兒遊玩期間,結識江州才子莫明遠,兩人一見鐘情,暗許終生,莫傢也是江州富戶,兩人的相遇,倒顯得尤為般配。

婚禮那天,莫傢紅燈霞光,喜意連連,隻是在外院一角,一名蒙著黑紗的男子正在遙望著劉仙兒,當儀式結束時,那名男子便消失瞭,仿佛從未出現過。

人生的際遇總讓人揣摩不定,本以為嫁到如意郎君的劉仙兒,生活其實並不美好,莫明遠逍遙成性,時常深夜不歸,甚有一次,劉仙兒夜出尋夫,竟在尋花問柳之地,找到瞭他,自那後,劉仙兒日漸消瘦,泣不成聲,兩年後,莫明遠更是”光明正大“帶女子回傢,曾經一生隻為她一人的諾言,早已拋卻腦後。

劉仙兒悲痛欲絕,她將自己打扮一番,回到歸州看望瞭自己的父親,當劉謹問及近況,劉仙兒輕聲笑著,說自己過的很幸福….

從劉傢離開的當日,劉仙兒獨自一人來到飛雲山,直至深夜,她才爬到瞭頂峰,看著靜夜的星光,回想一生的往事,縱身一躍,瞭此殘生…

可突然間,她覺得一絲溫暖湧入心田,當她睜開眼,發現一名男子正抱著她,靜靜的望著…

劉仙兒剛想說話,男子打斷瞭她….”八年前,一名善良的女子救下一隻幼虎,那白虎偶然間食得靈果,覺醒瞭虎族血脈,他變得越來越強大,開始尋找自己的救命恩人,八年裡他救過女子兩次,一次嚇退惡匪,一次嚇死瞭人族男子,直到他看見女子與他人成親,他想替她高興,可內心確是陣陣絞痛,白虎回到瞭歸雲山,隱於修行,直到今日,他又再次遇到瞭自己的救命恩人….”

數日後,一男一女正劃著小船駛向海的另一岸,劉仙兒想去一個沒有人煙,沒有欺騙,沒有邪惡,隻有她和白玄兩人,安靜的生活….

在白玄覺醒的記憶裡,還真有一個地方,叫做“夢之島”。

女子心善結緣,數年後跳崖輕生,道出八年隱秘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