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如果在大帥死後,由楊宇霆接手,會不會比張學良好?

                             

畢竟楊宇霆外交,謀略更勝一籌,當然瞭,這是我個人感覺。

楊宇霆接手東北會不會比張學良好?不妨先看看楊為何被殺。

統治中國東北的奉系軍閥將領張學良1928年12月29日通電全國,宣佈:東北從即日起遵守三民主義,服從國民政府,改變旗幟(將北洋政府的五色旗換成國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東北易幟,楊宇霆堅決反對,楊宇霆認為不應該服從蔣介石。

這是楊被張學良處決的主要原因。

在易幟典禮當天,楊宇霆拒不參加集體留影,一甩袖子,揚長而去,在場的記者搶拍瞭這個鏡頭,有的還將它攝入新聞紀錄影片中,此舉使張學良深感難堪。

楊宇霆與張學良釀成新的矛盾,在於是否滿足日方關於“滿蒙五路”的各項條件。

“滿蒙五路”是日本以南滿鐵路為中心向東三省西部和東部擴張勢力的開端,是日本“滿蒙鐵路網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之前的中日“滿蒙五路”的交涉過程中,日本利用瞭袁世凱、段祺瑞等北洋政府首腦在政治上有需求的有利時機,脅迫中國政府簽訂瞭一系列協約和合同,攫取瞭在東北鐵路權益。 【1927年日本田中內閣成立後,日本“滿蒙新五路”的提出和交涉經過及最終破產,才導致瞭日本以“擴大鐵路權益為核心”的侵略東北的鐵路戰略發生轉變,轉而采取極端的武裝侵略東北的方針。 九一八事變是中日“滿蒙新五路”交涉失敗的直接後果。】

張學良堅決不同意楊宇霆、常蔭槐提出的鐵路方案,致使發生“楊常事件”。

“楊常事件”就是張學良處死楊宇霆、常蔭槐,在當時是一件各方所註意的大事,也的確對當時的東北政治起瞭重大影響。

不可否認楊宇霆是個很有才幹的能人,但是他是一個熱衷內戰,不甘服從中央的能人,這樣的人會比張學良好?好在哪裡?

張學良再怎麼草包,他至少知道不能分裂,不願打內戰,不能投降日本人吧。

而楊宇霆呢?他首先是個好戰派,張作霖在世時,有過兩次直奉戰爭,這兩次內戰,他都是重要的推波助瀾者。而兩次直奉戰爭,對東北的耗損是極大的。

楊宇霆不願東北易幟,他如果當東北一哥,勢必會與國民政府分庭抗禮,早晚會兵戎相見。以奉軍當時的實力,是難以和國民政府抗衡的,要保持東北不被國民政府管轄,就要引入“外援”。

鑒於楊宇霆是親日派,部下任用的各級官員都有留日背景,這個外援自然是日本關東軍。

1929年年初,根據日本政府的指示,滿鐵總裁山本條太郎派町野武馬面見張學良,就所謂履行鐵路合同問題進行試探,空手而歸。

町野武馬又找楊宇霆交涉,據說是張作霖生前答應借款由日本承建的“滿蒙五路”問題(張作霖皇姑屯被刺,就是因為他不願日本方面修建滿蒙五路),楊宇霆竟滿口答應,作瞭肯定的答復。町野得到楊宇霆的支持,後來還曾找過張學良,但都被張學良頂瞭回去。

張學良以“滿蒙五路”問題已移交南京政府交通部管理相推辭,拒絕進行談判。

這裡說說為何日方堅持要建滿蒙這五條新鐵路,張作霖和張學良父子為何不同意。日本關東軍最早的起源是南滿鐵路守備隊,按照一公裡配備15個守備隊的比例組成,南滿鐵路兩側若幹米作為日方的軍事警備區。新建滿蒙五路,則鐵路兩側又會有大量土地劃歸日本軍管,日本關東軍駐軍人數將因鐵路裡程增加而快速增長,從而日方可以達到兵不血刃控制東北的目的。

如果張學良是草包,他楊宇霆這樣的能人看不出日本人的用心麼?

“東北五路”這個日本人的政治訛詐早已使張學良怒不可遏瞭,楊宇霆和常蔭槐被殺當日,反復要求張學良就東北鐵路問題,按照他倆擬定的方案簽字畫押,並要求成立東北鐵路督辦公署,以常蔭槐為督辦……

一個堅持奉軍要和中央政府內戰,甘願東北人民生靈塗炭,同時甘願幫助日本方面控制東北,幫助日本關東軍可以合法快速增加駐兵人數,願作日方代理人的能人,會比張學良好?

你信麼?隻有腦抽的,可以把楊宇霆和常蔭槐配成夫妻的那個MM客信。

楊宇霆可以說是東北軍中少有的幹才之一,既有軍事才能,又有政治和經濟管理能力。

在奉軍一步步做大的過程中,張作霖的功勞占一半,楊宇霆也占到一半。

最開始的奉軍並沒有稱雄天下的本錢,隻能在東北勉強自保。在最關鍵的時候楊宇霆出現瞭,楊宇霆是留學日本的軍事人才,與段琪瑞政府中間的大佬徐樹崢同為日本留學的同學,並且交情很好。

徐樹崢把馮國璋購買軍事裝備的是透露給瞭張作霖,最後在楊宇霆的操作之下,搶劫瞭全部軍械。這些軍械幫張作霖重新組建瞭三個武器精良的混成旅,把奉軍的整體實力提升瞭一個檔次。

楊宇霆還負責奉軍與北京政府的協調關系,並且一直處理的都不錯。因為他是日本的留學生,對日本的情況比較熟悉,所以與日本政府的外交關系,都是他在負責。

張作霖死後,楊宇霆主要負責東三省的政務和經濟。

因為張學良的確難負大任,並且不聽老派人物的勸告,一意孤行,沉迷酒色和吸毒。導致東北的經濟一片蕭條,政務也多出現銜接問題。

楊宇霆多次勸告,張學良都不聽。楊宇霆一怒之下罵張學良是阿鬥,而他自己,從一開始就自命是當世諸葛亮,字領葛,讓張學良心中暗生芥蒂。

再加上在郭松齡兵失敗後,張學良想保郭松齡一面,而楊宇霆下令處死瞭郭松齡,這件事也讓張學良心中十分不滿。

在東北易幟後,楊宇霆利有自己的地位和能力,拒絕瞭日本人的非法要求。於是日本人散佈他的不利消息,離間他和張學良之間的關系,最終促成瞭張學良處死楊宇霆。

如果張作霖死後,楊宇霆接管瞭東北,東北的形式應該是比較樂觀的。

楊宇霆對東北的處境,分析大致如下:就是遊走在南京政府、日本和蘇俄之間,讓他們相互牽制,為東北爭取最大的利益,而絕不能單純依靠任何一方。

按照這樣的思路走,就不會出現東北投白南京政府,南京政府有沒有辦法和實力處理東北事務,更不會與蘇俄開戰。

張學良走出前邊兩步棋之後,還派出大量東北軍進入關內,給日本人占領東三省提供瞭良好的機會。

918事變爆發後,張學良友不顧蔣介石的指示,為瞭保存實力,拒絕和日本開戰,白白送出瞭東三省這種事情是楊宇霆絕對做不出來的。

如果楊宇霆在,他會有一百種辦法對付日本人,隻可惜他死在瞭張學良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