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青與霍去病墓地僅有一墻之隔,一個鮮花常駐, 一個卻遍地垃圾!

                             

熟悉歷史的人都知道,西漢初年,匈奴企圖入侵太原,漢高祖劉邦親自率領32萬大軍迎擊匈奴,結果卻遭遇慘敗,被匈奴人圍困於“白登山”,史稱“白登山之圍”。

衛青與霍去病墓地僅有一墻之隔,一個鮮花常駐, 一個卻遍地垃圾!

面對如此困境,最後漢高祖劉邦不得不采用陳平的計謀,向匈奴冒頓單於的閼氏(冒頓的妻子)行賄,才得脫險。“白登之圍 ”後,劉邦認識到僅以武力手段解決與匈奴的爭端不可取,因為當時漢朝剛建立不久,之前還經歷幾十年的戰亂,國力空虛,兵員嚴重不足。

因此,在以後的相當一段時期裡,劉邦及劉邦之後的漢朝皇帝都采取“和親”政策來籠絡匈奴,這也是當時漢朝統治者維護邊境安寧的主要手段。直到漢武帝時期,當時經過前面幾位皇帝的努力,此時的漢朝國力大增,兵精糧足。

衛青與霍去病墓地僅有一墻之隔,一個鮮花常駐, 一個卻遍地垃圾!

而此時當政的漢武帝也是難得一見的千古一帝,更幸運的是,上天還給漢武帝賜予瞭兩位不世出的軍事天才衛青與霍去病。在漢武帝強有力的支持下,衛青與霍去病,這對舅甥率領漢軍將那曾經不可一世的匈奴趕到千裡之外,並且打通瞭河西走廊,使得漢帝國與西方世界有瞭絲綢之路的聯系。

衛青與霍去病墓地僅有一墻之隔,一個鮮花常駐, 一個卻遍地垃圾!

可如今千年過去,衛青與霍去病,這對舅甥的目的雖然僅一墻之隔,但是如今的待遇卻是一個天一個地,霍去病墓地始終是鮮花常伴,遊人絡繹不絕,地面幹凈整潔。而一墻之隔的那邊衛青墓卻是垃圾滿地,墓碑也早已被破壞,生前同樣顯赫的兩人,為何死後的差距會這麼大呢?

這或許與霍去病英年早逝,少年英雄的形象更容易深入人心,以及漢武帝對他比衛青更加恩寵有關。霍去病十七歲時,第一次跟隨舅舅衛青遠征匈奴,就親率領八百鐵騎深入敵境數百裡,斬獲敵人2028人,斬殺瞭單於的祖父輩籍若侯產(籍若侯乃封號,名產),並且俘虜瞭單於的叔父羅姑比,勇冠全軍,被漢武帝封為“冠軍侯”!

衛青與霍去病墓地僅有一墻之隔,一個鮮花常駐, 一個卻遍地垃圾!

在隨後的兩次河西之戰中,霍去病更是大破匈奴,俘獲匈奴的祭天金人,直取祁連山。在漠北之戰中,霍去病封狼居胥,大捷而歸!此時的霍去病,已經完全超過瞭衛青,成為大漢王朝當之無愧的戰神。可惜天妒英才,霍去病在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因病逝世,年僅24歲。

衛青與霍去病墓地僅有一墻之隔,一個鮮花常駐, 一個卻遍地垃圾!

在霍去病死後,漢武帝無比悲傷,他不僅調來瞭鐵甲軍,讓他們列成陣沿長安一直排到茂陵東的霍去病墓,並且還下令將霍去病的墳墓修成祁連山的模樣,彰顯他力克匈奴的奇功。由此可見,漢武帝對霍去病有多恩寵。

衛青與霍去病墓地僅有一墻之隔,一個鮮花常駐, 一個卻遍地垃圾!

如今,有關部門看到瞭衛青墓的淒涼情況,已經修築瞭簡易欄桿,並修復瞭墓碑。因為這畢竟是一位曾經為國傢拋頭顱灑熱血,而且立下赫赫戰功的軍事天才,值得我們後人永遠紀念。因此小編在此,也希望遊客們能夠以尊重的心態對待先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