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材生”因逃課改變命運?背負命案潛逃 14載,終因偷盜落網

                             

他成長在一個條件優渥的傢庭,他是班裡的團支部書記,曾有望考入清華北大……但一次逃課經歷,改變瞭他的命運,從此,他背負命案14年,罪與惡始終折磨著他,他甚至抱著剛出生的兒子說:“小寶,爸爸是殺過人的,你要好好的!”2017年11月,江蘇省泰州市人民檢察院已將此案移送至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高材生”因逃課改變命運?背負命案潛逃 14載,終因偷盜落網

落網

   

優秀少年逃課

為上網犯下命案

   

2003年5月26日晚上8點,江蘇省泰州泰興市一所重點中學的高一教室內,不少同學都在埋頭苦讀,15歲的嚴雪松見幾個調皮的男生溜瞭出去,他頓時腳底發癢,收拾書包溜出教室,一口氣跑出學校,一向品學兼優的他,從沒感覺到如此刺激。但他沒什麼地方好去,而此時還不到夜自修下課時間,不能回傢。於是,他想去網吧上網,但兜裡錢不夠。走著走著,他來到當地一個叫芙蓉山莊的小區。這個小區是泰興市最早建成的高檔別墅區,獨門獨院。此時,嚴雪松摸到褲袋裡居然有一把彈簧刀,一個念頭猛然跳出來:去別墅看看,說不定能搞到錢。

  推開一傢虛掩的院門,還沒看清屋內情況,聽到響動的女主人張秀珠(化名)就出來張望。張秀珠56歲,丈夫王震國(化名)是一傢大型公司董事長。

  “誰啊,你來幹什麼的?”張秀珠看著驚慌失措的嚴雪松,大聲呵斥。嚴雪松支支吾吾,突然想,對方這麼大聲音,一定會引來周圍人,如果這事被爸媽知道,會讓他們失望的。情急之下,他一把捂住張秀珠的嘴巴,兩人推搡起來,其間,嚴雪松掏出彈簧刀,對張秀珠一陣猛戳,直到她倒在血泊中,嚴雪松才住手。他跑進張秀珠傢的洗手間,洗掉手上的血臉上的血,然後倉皇離開。

  事後,嚴雪松回想,如果當時他轉身跑掉,就什麼事也沒有瞭,然而,他卻鬼使神差地殺瞭人!

  從張秀珠傢逃離,嚴雪松強作鎮定回到傢中,裝作什麼事情也沒有,到房間看起書來。

  嚴雪松傢庭條件很好,爸爸嚴傢明(化名)是當地一傢大型國有企業的領導,媽媽崔靜嫻是一傢會計事務所的會計師,妹妹在讀初中。嚴雪松不是爸媽親生的,一出生就被抱養到這個傢裡,爸媽對他視如己出,很多時候甚至比妹妹還要好。在爸媽的精心培養下,嚴雪松成績優異,是班裡的團支部書記,口才好,組織能力強,老師們都一致認為,嚴雪松有望在兩年後考上清華北大。

  爸爸每天會查看他當天的作業本,媽媽會端來一杯牛奶或幾個小肉包,把第二天要穿的衣服搭配好放在他床頭。從小到大,爸爸安排學業,媽媽安排生活,除瞭好好學習,沒有什麼讓他操心的事。直到上瞭高中,媽媽還每天給他打洗腳水,平時,他稍微顯露些負面情緒,都會讓媽媽落淚。

  正因為這樣,嚴雪松厭倦瞭“循規蹈矩”的生活。早在初中時期,他就問過爸媽,可否讓他自己安排生活和學習。爸媽答應,等他考入重點高中後,他們就放手不管。熟料,在嚴雪松如願以償考上重點高中後,爸媽管得更嚴瞭,甚至阻斷瞭他和同學的交往。

為此,嚴雪松越來越苦悶,他開始大量翻看小說,覺得一部小說就是一個世界,去別的世界看看,就什麼也不用想,什麼煩惱也沒有瞭。對於兒子看課外書,爸媽是反對的,嚴雪松表面上做個乖兒子,暗地裡卻藏在被窩裡用手電照著看小說。
“高材生”因逃課改變命運?背負命案潛逃 14載,終因偷盜落網

案發現場

封閉自己心扉

整日惶恐不安

  在背負瞭一條命案後,嚴雪松的生活發生瞭變化,他開始殷勤地幫爸媽做傢務,對他們的安排惟命是從。然而,爸媽根本就沒覺察出兒子的異常。

  嚴雪松制造的兇案,驚動瞭當地警方,警方勘查瞭現場,被害人張秀珠腹部、胸部、頸部、面部和四肢一共中瞭74刀,致命傷在肺部和頸部,屬於“氣血性休克”。張秀珠的丈夫王震國和兒女們沉浸在悲痛之中。數百名警力,在七八個月裡,排查瞭3000多名30歲上下的可疑人員,附近的工廠、職校都成為重點對象,但案件進展緩慢。

  兇手遲遲不能歸案,街坊鄰居謠言四起:“說不定是王震國嫌棄老婆,雇兇殺人。”風言風語,讓王震國的日子很難過,他退出公司,離開別墅,在外面開瞭一傢小服裝廠。王震國的兒女、張秀珠的三個姐妹對他也很懷疑。

  嚴雪松聽到風聲,十分緊張,似乎人們無論議論什麼,都是在指自己。案發後,他隻路過別墅一次,看到門口貼瞭一道符,還掛瞭面八卦鏡,他感覺方向直指自己傢。“難道那個張大媽是有靈驗的?”嚴雪松越來越害怕,他白天費盡全力掩飾自己的情緒,學習和生活像在演戲。到瞭晚上,他不敢睡在床上,怕床下有人。想起周星馳的電影《回魂夜》,說死者都會在“回魂夜”來找兇手算賬,他嚇得不敢睡覺,一閉眼就看到張秀珠滿臉是血的樣子。

  巨大的精神壓力之下,嚴雪松的成績一落千丈,北大清華成瞭浮雲。2005年,嚴雪松考上瞭上海的一所大學。4年大學生活,他在外租房居住,因為怕自己晚上做夢會說出什麼來。他經常不去上課,痛恨白天,因為要講很多話,應對很多人和事,很多時候,他白天蒙頭大睡,晚上到酒吧打工,這樣,他就不太怕黑夜瞭。

  2009年大學畢業後,在爸媽的安排下,嚴雪松進入上海一傢事業單位工作,爸媽花300多萬給他在上海買瞭一套房子。但工作一年多,嚴雪松以“不適應”為由,辭掉瞭工作。爸媽雖然心裡難過,但還是托人找關系,前後給他安排瞭六七份工作,但他沒有一份工作幹過半年的。

“你究竟有什麼事,可以跟我們說說。”媽媽多次試圖打開兒子的心扉,嚴雪松敷衍著:“你們不用操心,我都這麼大的人瞭。”

  其實,在嚴雪松內心,他什麼都不怕,就怕讓爸媽失望。自從殺瞭人之後,他覺得自己怎麼也過不好未來的人生,他一直在逃避爸媽的視線。

日子難熬提出離婚

行竊被捕真相大白

2009年夏天,爸媽給嚴雪松介紹對象,對方是上海一傢醫院的護士,名叫夏羽(化名)。兩人談瞭幾個月,就決定結婚。在嚴雪松看來,他對結婚對象隻有一個要求:媽媽滿意。

  嚴雪松和夏羽的婚禮很簡單,夏羽爸媽對這個女婿很滿意。但婚後,嚴雪松還是不願意睡床,往往等妻子睡著,他還在看書。夏羽對嚴雪松的這個特殊習慣很詫異,又不好直接提出來,隻是委婉地說:“去房間,躺在床上看電視吧?”但嚴雪松總是冷冷回應:“在客廳沙發上看就行瞭。”

  婚後一年,夏羽懷孕瞭,嚴雪松第一反應居然是:“把孩子打掉!”

夏羽含淚質問:“為什麼要打掉,他可是我們的孩子啊。”

嚴雪松沒有回答,他在心裡說:“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警察會來抓我。”

在妻子的堅持下,兒子在2010年底出生瞭。看著純潔的新生命,嚴雪松冰冷的心稍稍有些融化,他甚至覺得,新生命是新的開始。自從有瞭兒子,嚴雪松願意陪妻兒一起睡在床上,感受傢庭的溫馨。正是因為兒子,嚴雪松居然說出瞭心中埋藏多年的話,他抱著兒子,輕聲說道:“小寶啊,爸爸是殺過人的,你要好好的。”兒子聽不懂,隻是看著爸爸“咯咯咯”地笑。

  “你怎麼每次看兒子,都像是看最後一眼似的?”有一次,夏羽忍不住問他。嚴雪松很震驚,以為自己露出瞭馬腳,胡亂掩飾過去。嚴雪松曾無數次想過,兒子長大後,不要在外面叫自己爸爸。

  妻子的話一直壓在嚴雪松心頭,讓他喘不過氣來,他沾染上瞭賭博的惡習。跟別人不一樣,嚴雪松打牌,隻盼著輸,隻有輸錢,他才覺得什麼都放空瞭,能輕松些,贏瞭反而有負擔。就這樣,他欠下不少賭債。2014年開始,嚴雪松為瞭還債,居然開始小偷小摸。這年,他盜竊10多次,兩次被治安拘留。

  到瞭2016年上半年,嚴雪松欠下賭債200多萬,雙方爸媽都幫著還債。嚴雪松對爸爸說:“你們對我所有的期望都落空瞭,不要管我瞭,管孫子吧。”爸爸痛苦地說:“兒子都沒瞭,要孫子幹嘛。”

  2016年8月,嚴雪松感覺日子已經“熬”不下去瞭,他提出離婚,他說:“你必須承認,你是瞎瞭眼才找到我,你還年輕,一定要改嫁,孩子也要改姓。”妻子堅決不同意離婚,嚴雪松為瞭速戰速決,鼓起勇氣亮出“底牌”:“你信不信,我殺過人!”妻子居然破涕為笑:“你有那個膽子?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地步瞭。”

  嚴雪松達不到離婚目的,苦苦思索,突然想起妻子曾開玩笑地說過:“如果你外面有女人瞭,我就死心瞭。”於是,嚴雪松花幾百元錢,找瞭個啤酒妹,讓她扮演自己的“情人”。這對夏羽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她信瞭,同意放手。2016年底,兩人離瞭婚。

  2017年1月,29歲的嚴雪松因為盜竊再次被捕。因數額較大,上海警方對其實施瞭刑事拘留,並提取瞭他的DNA生物檢材。

  2017年3月7日,江蘇泰興市公安局刑偵大隊的技術民警在全國聯網的DNA數據庫進行比對,嚴雪松14年前犯下的驚天大案浮出水面。

  嚴雪松的爸媽怎麼也想不到,兒子居然是殺人兇手,而且真相居然隱藏瞭14年!事發後,爸媽搬瞭傢,拒絕和一切人來往,媽媽還得瞭絕癥,拒絕治療,隻靠爸爸照顧著。
“高材生”因逃課改變命運?背負命案潛逃 14載,終因偷盜落網抓捕現場

心理專傢:

極致的愛導致極致的壓力

  著名心理咨詢師柏燕誼對此案進行瞭分析。她認為,嚴雪松在成長過程中,遇到不高興的事想要表達,父母卻以滿滿的愛“截留”瞭他的情緒。慢慢地,他不能真實地表達自己的情緒,父母的一點失望神情,就會讓他產生強烈的罪惡感。在15歲的青春期,嚴雪松終於迸發出壓抑的情緒,放縱自己,犯下大罪。

此外,嚴雪松的父母因為是養父母,他們對孩子是真愛,極致的好,這種極致的好,竟變成極致的壓力,讓孩子有種極致的恐懼,從而使得嚴雪松行兇後,完全沒考慮自己的下場,隻是想“隻要父母不知道就行”。

其實,孩子學習好固然重要,但人格心理健康更重要。在嚴雪松後來的人生中,他總覺得自己殺瞭人,十惡不赦,不配過上好日子,離婚、賭博、偷竊都是自我懲罰的表現。但他不知道,懲罰瞭自己,也殃及瞭愛他的親人。

(原創稿件,未經授權不許轉載!)

文/圖 餘戰紀 編輯/阿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