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日本的侵華過程中有一個明顯的停滯,這個時候日本在做什麼?

                             

從1905到1931這二十六年裡,日本為什麼沒有繼續侵華的步驟?

從1905年到1931年這二十六年裡,日本為什麼沒有繼續侵華的步驟,因為日本內部文官政客和軍隊將領一直在進行爭奪國傢領導權的鬥爭。

1868年明治維新,日本進行近代化政治改革,建立起的是個君主立憲制國傢,軍隊雖然有很大的影響力,但國傢領導權掌握在伊藤博文等文官政客手中,軍隊還不能任意妄為。

1909年10月政壇大佬伊藤博文被刺殺於哈爾濱,日本軍隊繞過政府直接吞並朝鮮,設立朝鮮總督府。自此日本軍隊擁有瞭自己的第一塊脫離政府掌控的地盤,開始和日本政府分庭抗禮。

1912年7月30日明治天皇去世,大正天皇繼位。大正時代開始時軍隊要求擴張的聲音甚囂塵上,1912年12月由軍閥巨頭桂太郎上臺,這種違法日本憲法的行為引發廣泛抗議,東京爆發第一次護憲運動。憤怒的民眾包圍國會,襲擊警察局、派出所,動蕩波及大阪、神戶等大城市,最終大正天皇出面桂太郎內閣因此下臺。這是資產階級民主運動的勝利,日本進入政黨議會時代,軍隊受到壓制。

可惜好景不長,大正天皇從小就重病纏身,後來更是轉為精神病,1921年開始由皇太子裕仁監國。裕仁是日本“軍神”乃木希典的學生,擴張思想根深蒂固。裕仁監國後不久出訪歐洲,接見駐歐洲的十幾個日本武官,獲得永田鐵山、小畑敏四郎、岡村寧次、梅津美治郎、山下奉文、中村孝太郎、松井石根、中島今朝吾,下村定、磯谷廉介等日本青年軍官的宣誓效忠,昭和軍閥集團形成,這批人是日後推動日本侵略戰爭的主力。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關東軍再沒有政府授權的情況下發動九一八事變,侵占中國沈陽。1931年9月24日,日本內閣決定不擴大戰事,然而關東軍在裕仁天皇的默許下無視政府的決定,以自衛為名,完全侵占中國東北。

1932年3月12日,犬養毅內閣反對建立滿州國,繼續縮減軍備,這一決定激怒瞭少壯派軍官,引發五·一五事件。日本首相犬養毅、前財務大臣兼立憲民政黨黨魁井上準之助等人被暗殺,而殺人兇手卻在忠心於天皇的口號中被無罪釋放。

殺人兇手成瞭民眾心中的英雄,軍隊肆意殘殺政客卻不遭到處罰,從此日本政客為瞭保命再也沒人敢和軍隊作對,日本的擴張步伐再也剎不住瞭。

抗日戰爭期間,狂妄的日本打到武漢後,發現中國人太不好惹瞭,跟他們之前的設想不一樣。之前日軍在東三省的順利,讓他們低估瞭中國的實力,從而狂妄自大。

他們拿下滿洲後,以為中國是軟柿子,所以大放厥詞,說什麼:三個月滅中國。當時日軍的陸軍大臣說,滅中國一個月就夠瞭,大概天皇也覺得這人太能吹瞭,於是穩妥地計劃在三個月。

但是日本低估瞭中國的實力,也沒有充分考慮中國地理位置的優勢,不是什麼地方都跟東北一樣一馬平川,四川、廣西都可以據險而守的。就拿武漢、長沙來說吧,日軍的優勢機械部隊在長沙的水網地帶發揮不出優勢,而當地反抗的激烈,又讓他們無法繼續戰略計劃,日軍的兵力泥潭深陷又讓他們抽調不出更多兵力……各種狼狽。

我們通常給出的原因是:中國地盤太大,日本戰線太長,縱深戰略超出預想,兵力補給跟不上,又遭到頑強抵抗……

當然這些都是表面原因。

我們知道日軍夢想拿下的城市是重慶,那麼為什麼沒打到重慶呢?僅僅是因為戰略縱深超出想象?山地太多重機械玩不轉?那裡的人們愛國主義太強烈,見一個殺兩個,日本人打不過?

這些隻能是一部分原因,日本的滅亡從珍珠港開始,但起點似乎更早。在日本跨過長江那一刻,就意味著日本必敗。這是日本犯的最大的一個錯誤。

本來英美對日本的強大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制衡戰略”——抬一個國傢,就能制衡另一個國傢,就能維護英美在中國的利益。

日本的戰略物資是依靠英美的,而尤其是美國,想發戰爭財快想瘋瞭,如果日本不是發瘋地招惹美國,美國是不會被卷入戰爭,而日本也不會那麼快滅亡。

日本進軍華北,英美沒幹涉,但日本進軍華南,英美坐不住瞭,但仍然沒給日本禁運,因為他們幻想日本能聽話,保住他們在中國的利益。

日本一次次讓英美失望,並且無視英美的譴責,它根本沒有照顧英美的利益,想把華南變成他自己的糧倉,而日本儲備的石油此時隻夠幾個月用,日本急切需要東南亞的石油,這就跟美國產生瞭激烈的矛盾。

我們知道,機械戰是需要鋼鐵和石油支撐的,日本在中國占領區有豐富的煤炭,朝鮮有鋼鐵,這些日本都不愁,發愁的是石油從哪來?美國對日本進行石油禁運後,日本就必須冒險,同時也要切斷西方此時對中國源源不斷的援助。

我們來看看,日本在攻打重慶這座城市,遇到瞭怎樣的困難。

從日本要攻打重慶那一刻起,中國就做好瞭拼死一搏的準備,而且中國不是孤軍奮戰,得到瞭其他國傢的支援,於是信心大增。

而日本偷襲珍珠港後,打算兵分五路,占領東南亞以及中國地區,他們認為可以從關東軍和南洋日軍中抽調兵力,目的在於讓中國徹底投降。

日本軍部反復研究後,他們一致認為,要想早點結束戰爭就必須集中兵力拿下重慶。

所以他們制定瞭攻占重慶、成都的戰略,按照這一戰略,他們從西安、武漢兩個方向進軍,為的是消滅中國的主力軍。

日軍為瞭這個方案,投入瞭十五個師團,日本本土的日軍調集十二萬,加上東北、南洋,一共三十六萬,而日軍在關東的兵力激增三十多萬,也就是說日本下瞭血本。

“5號作戰”完全是日本主帥陷入精神分裂後的產物,以日本的國力這場戰役更像自殺,但奇怪的是日本上上下下都認為,必勝,中國必然完蛋。

其實這個方案一開始,陸軍、海軍的首領都不同意,覺得太冒險,但是天皇很有興趣,得到天皇首肯後,日本將領信心大增,也認為這種方案也不是不可能實現的。

太平洋戰役使日本分身乏力,不得不把原本進攻中國的軍隊抽調到太平洋戰場,後來日本統帥幹脆向司令部發出終止“5號作戰”計劃,攻打重慶成瞭日本永遠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