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款沈飛五代機夭折,機動性趕超F22,卻最終敗給殲20

                             

這款沈飛五代機夭折,機動性趕超F22,卻最終敗給殲20

(FC31鶻鷹)

FC31“鶻鷹”問世後一直處於比較尷尬的境地,既得不到軍方的認可,也沒有其它國傢看中。很多人都認為FC31的失敗是因為設計單位“沈飛飛機工業集團”缺乏五代機的設計經驗,技術儲備不如成都飛機工業集團。然而實際上FC31“鶻鷹”並不是沈飛設計的第一款五代機,在FC31之前沈飛曾研制過一款重型五代機,優異的亞音速機動性要遠遠超過殲20,然而這款五代機卻最終在競標中敗給瞭殲20,早早夭折。

這款沈飛五代機夭折,機動性趕超F22,卻最終敗給殲20

(采用三翼面佈局的殲8IIACT試驗機)

早在1997年時,軍方就向沈飛與成飛下達瞭四代機(舊美制劃分標準)的預研任務,沈飛在三代機的競標中已經輸給瞭成飛的殲10一次,在更重要的第四代戰機競標中沈飛是志在必得。沈飛的方案是采用三翼面佈局的K98方案,為瞭驗證K98方案沈飛還專門改裝瞭一架殲8II戰機,這架改為三翼面佈局的殲8II試驗瞭數字化電傳操控系統,為K98方案提供瞭可靠的理論數據。沈飛將這型戰機起名為“雪鴞”,這種采用三翼面佈局的隱身化戰機引起瞭軍方的高度關註,而沈飛給出的“雪鴞”號性能指標也讓軍方極為滿意。

這款沈飛五代機夭折,機動性趕超F22,卻最終敗給殲20

(采用三翼面佈局的雪鴞)

“雪鴞”使用三翼面佈局並配有邊條翼,機翼為雙三角翼設計,垂尾采用全動設計,進氣道類似於F22的“加萊特”進氣道。這樣的佈局讓“雪鴞”的大迎角性能極為優秀,根據風洞試驗得來的數據,雪鴞即便在沒有使用矢量推力技術的情況下,可控持續迎角仍然在65度以上,而當時國內可控迎角最好的蘇27戰機隻有28度(眼鏡蛇機動為不可控迎角)。並且雙三角翼配合邊條翼、鴨翼的雪鴞在亞音速階段擁有極高的升阻比、極低的翼載荷,這讓雪鴞的亞音速機動性具備超過F22的潛質,堪稱當年全球機動性最強的戰機。

這款沈飛五代機夭折,機動性趕超F22,卻最終敗給殲20

(雪鴞號的超音速、隱身性能存在缺陷)

在2006年沈飛懷揣“雪鴞”的技術方案,參加總裝備部的最終競標評比,對手是成飛的鴨式佈局方案:“威龍”。最終結果當然是成飛的方案獲勝,成為瞭現在的殲20。至於雪鴞輸給威龍的原因,主要輸在是超音速、隱身性能上。“雪鴞”三翼面佈局的超音速阻力較大,不利於實現超音速巡航,而當時國內還無法提供更大推力的渦扇發動機,所以雪鴞號倘若服役將不會具備超音速巡航性能。同時雪鴞號因為前置鴨翼、進氣道、雙三角翼的設計敗筆,隱身性能遠遠不如采用DSI進氣道、大後掠角設計的威龍。而沈飛為瞭降低雪鴞的飛行阻力而大幅度縮減機頭面積,造成雪鴞所能裝的雷達尺寸遠小於威龍。最終雪鴞號雖然擁有亞音速機動的優秀,但是還是敗給瞭各方面更均衡的威龍。

這款沈飛五代機夭折,機動性趕超F22,卻最終敗給殲20

(雪鴞隻能無奈的看著殲20騰飛)

雪鴞的失敗並非是沈飛的技術實力比成飛差,而是沈飛在性能優先的選擇上出現瞭重大錯誤,在全球戰機都越來越重視戰場感知、超視距打擊、戰場隱蹤性能的時候,沈飛反其道而行繼續選擇追求亞音速機動性“雪鴞”,進行近距離格鬥,這讓本就缺少大推力發動機的中國軍方對它的超音速性能徹底失去瞭信心,最終讓沈飛又一次輸給瞭成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