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才華出眾,結果被認為考試作弊,調查結論讓人啼笑皆非

                             

“桃花塢裡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賣酒錢。”灑脫、風流,這大概就是明代才子唐寅留給現代人的印象。

然而,這樣一位名滿天下的大才子,為何竟然考試作弊呢?

唐伯虎才華出眾,結果被認為考試作弊,調查結論讓人啼笑皆非

(唐寅)

唐寅,字伯虎,號六如居士。唐寅出生在小康之傢,父親經營一傢酒館。他自小就在父親的要求下,飽讀詩書,十一歲時就已經聲名遠揚,十六歲時更是奪得縣級考試第一。史書稱他:“性極穎利,度越於士。”

唐寅一生成就極高,在繪畫上,他與沈周、文徵明、仇英並稱“吳門四傢”,又稱“明四傢”。詩文上,他又與祝允明、文徵明、徐禎卿並稱“吳中四才子”。現在,他的多部畫作被拍出數十億天價,部分作品,被諸多博物館收藏,視為無上瑰寶。

弘治十三年,躊躇滿志的唐寅進京趕考。途中遇到江陰巨富之子徐經。徐經為人豪爽熱情,唐寅瀟灑不羈,兩人互相欣賞,引為知己。熱情的徐經,帶著唐伯虎拜訪會見瞭多位好友,其中就包括當次考試的主考官,時任禮部右侍郎兼侍讀學士的程敏政。

當次會試的主考官是程敏政和李東陽二人,都是朝中大學士,所出試題不僅冷僻,而且難度較大。因此,當時諸多考生不約而同地在答卷上鬼話連篇,企圖蒙混過關,這也引得兩位主考官不滿。

而在眾多答卷中,有兩份卻與眾不同。其文辭優美、清新脫俗也使得兩位考官不住點頭。與唐、徐二人有過接觸瞭解的程敏政看到瞭,贊賞不已,激動的他忍不住脫口而出:“這兩張必然是唐寅、徐經的答卷!”

唐伯虎才華出眾,結果被認為考試作弊,調查結論讓人啼笑皆非

(李東陽)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話很快被人們傳瞭出來。而當時有很多人都知道唐寅、徐經與主考官交往親密,於是人們自然而然的認為,主考官必然提前漏題給瞭唐寅、徐經二人。

風聲越傳越響,有位叫華昶的官員向上舉報,彈劾程敏政漏題。接著唐寅、徐經被迅速控制,投入大牢拷問。

在朝廷審理此案的大半年中,徐經在嚴刑逼供下,透漏出“程敏政曾經接受過自己的金幣”一說。不過一段時間後,他又補充說是“素來仰慕程敏政的才學,這些金幣都是教的學費,而其中的錢也有唐寅的一份。”唐寅則始終並不認賬。

此事最後引起瞭明孝宗的極大關註,他敕令程敏政審查錄取名單,並找出唐寅、徐經二人的試卷,另一位考官李東陽連同其他試官進行復審。孝宗還放下狠話,若不查個水落石出,你們這些人就把腦袋都留下吧。

唐伯虎才華出眾,結果被認為考試作弊,調查結論讓人啼笑皆非

(明孝宗)

眼看舞弊者唐寅、徐經二人就要被天威制裁。然而調查結果卻令人大吃一驚,經程敏政審查,李東陽等數十位試官共同認證,唐寅、徐經二人均不在錄取之列。也就是說,那兩份試卷,根本就不是唐寅和徐經的。

這個調查結果,實在讓人大跌眼鏡。這意味著,所謂的舞弊者唐寅、徐經二人,根本就是被冤枉的。

朝廷對於此案也有些犯迷糊瞭,有沒有過舞弊呢?最後幹脆各打五十大板,程敏政“疑似”受賄,革職回鄉。舉報者華昶因奏事不實,被降職處分。唐寅、徐經二人均不得再參加科舉考試,到地方上做小吏。

(參考資料:《孝宗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