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航空史奇跡:西德小夥駕輕型飛機突破9600枚導彈防禦降落紅場

                             

世界航空史奇跡:西德小夥駕輕型飛機突破9600枚導彈防禦降落紅場

魯斯特斜靠在自己的飛機上,旁邊就是蘇聯的軍人和市民們,可以看出這架飛機有多袖珍

1987年5月28日18時45分,一架輕型飛機在莫斯科紅場上空10米的高度上盤旋瞭三圈後,降落在聖西爾大教堂旁邊的一座橋上。

一個20來歲的小夥子走下飛機,羞澀又興奮地向廣場上熱情的人們致意,並散發著名片。

他叫馬蒂斯•魯斯特,當年19歲,是一個隻有40個小時飛行時間的飛行愛好者。

落地之後,立刻有5、60人包圍瞭他,盡管激動的人們說的俄語他一句也聽不懂,但他們的笑容讓魯斯特感到親切。

直到一位會說英語的青年看到瞭飛機上的國旗,德國國旗,便問他:

“你是從東德,從民主德國來的?”“不,不,”魯斯特回答說:“我是從西德飛來的。”

“不可能。”青年人難以置信,於是蘇聯人紛紛詢問他此行的目的。

魯斯特回答:“我想支持戈爾巴喬夫的裁軍主張。”聽到這裡,人群開始鼓掌,大聲說,“這很棒!我們就需要像你這樣的人!”

世界航空史奇跡:西德小夥駕輕型飛機突破9600枚導彈防禦降落紅場

年輕時的魯斯特

這時,有幾位身著警服和軍服的人尋聲趕瞭過來,其中一位高個子是個少將。他查看魯斯特的護照後,要求出示簽證。魯斯特當然拿不出什麼簽證,趕緊又宣講一通自己的和平使命計劃。將軍點頭表示贊許,將護照歸還給瞭魯斯特。

來自英國的羅賓•斯托特醫生當時正在紅場觀光。他看到一群人圍著一架小飛機,不知道發生瞭什麼。“這很不尋常,我們誰也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他回憶說,“在場的每個人都興奮不已,甚至連警察也不住地贊嘆:這孩子太勇敢瞭。”

但還沒等大傢過足癮,幾名克格勃特工就趕來將魯斯特帶走瞭。此時,克裡姆林宮大樓座鐘正好指向19時10分。

此時距離魯斯特降落紅場,已經過去瞭近1個小時,這個時間效率,甚至令魯斯特感到難以想象。

其實如果回顧一下魯斯特的飛行經歷,這種夢幻感,恐怕會更強。

1988年,也就是魯斯特降落紅場的次年,蘇聯國土防空軍的兵力總數是63.5萬人,編成5個防空區和10個軍區的防空軍,擁有各型號殲擊機1300架,防空導彈發射架9600部,雷達7000部,反彈道導彈100部。

而魯斯特駕駛的“塞斯納”C-172輕型單引擎運動飛機,從赫爾辛基飛向莫斯科,需要跨越1000多公裡的蘇聯領空。其間,要在愛沙尼亞到列寧格勒,再到莫斯科防備嚴密的防空網中穿行。

隻略舉一下可能涉及的部隊:

世界航空史奇跡:西德小夥駕輕型飛機突破9600枚導彈防禦降落紅場

大教堂旁邊的小飛機,用行動諷刺瞭世界最強大的防空體系

莫斯科附近:第1特種防空軍、第6特種防空軍、第10特種防空軍、第17特種防空軍、第236近衛防空導彈團。

塔林(愛沙尼亞)附近:第14防空師。

列寧格勒附近:第18防空軍、第54防空軍。

莫斯科時間1987年5月28日13時,魯斯特駕駛塞斯納飛機,從赫爾辛基機場起飛。他告知赫爾辛基空管部門,自己將駕駛飛機前往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但“出發半小時後下定決心,朝莫斯科直線飛去”。

這一變化引起瞭赫爾辛基空管員的註意,不想,飛機突然從雷達顯示屏上消失瞭,空管員認為這架飛機已經墜毀,立即通知海岸警衛隊在芬蘭灣展開救援。搜救一無所獲,海事部門還派出瞭潛水員入水尋找生還者。

按照魯斯特自己的回憶,他很清楚此行的危險,“當時我計算過,能活下來的概率有百分之五十”。

他也並沒有像某些報道所說的,利用超低空飛行避開瞭蘇軍的防空網,事實上,當天14時,蘇聯駐愛沙尼亞的雷達站就發現瞭他的飛機,在他入境1小時後,蘇聯空軍還派出瞭1架米格-23來偵查他。

世界航空史奇跡:西德小夥駕輕型飛機突破9600枚導彈防禦降落紅場

在蘇聯法庭上受審的魯斯特,蘇聯最高法院以侵犯蘇聯領空、違反國際航空規定和惡性流氓罪判處徒刑4年

“我看到一架米格-23盯上瞭我。這時候,我的心跳到瞭嗓子眼。我對自己說:‘天啊,這次要完蛋瞭。’我坐在那裡……四五分鐘過去瞭,什麼也沒發生,那架戰鬥機飛走瞭。”

自此之後,他再也沒有遇到蘇聯防空系統的呼叫,也沒有遇到任何阻攔,直到紅場。

而他降落的橋梁,平常一直用粗鋼纜連接,根本沒有辦法作為跑道起降,無巧不成書的是,這些鋼纜在當天上午被挪走保養瞭,否則人來人往的紅場根本不可能起降飛機,魯斯特也隻好“杯具”瞭。

在逮捕魯斯特的克格勃眼裡,這些巧合太莫名其妙瞭,他們反復審問魯斯特在莫斯科是不是有同夥,並希望撬開他的嘴,希望知道這個行動,是一個集團陰謀的一部分。

然而,他們失望瞭,魯斯特產生這個“瘋狂”想法,是在1986年10月,電視上播出美國總統裡根和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冰島的會面,雙方的談判因為“星球大戰”計劃而陷入僵局,魯斯特決心用自己個人的力量避免世界“被兩個超級大國撕裂”,“我認為自己可以建造起一座虛擬的橋梁,連接東西方。”

魯斯特很清楚自己可能會喪命,蘇聯國土防空軍從來不是吃素的,1983年,剛剛有一架韓國客機在蘇聯領空被擊落,269名機上人員無一生還。

“我在衡量,自己是否有責任、有理由去冒這個險?最後,我下定決心:必須這樣做。”魯斯特這樣告訴記者。

在今天,中國人和俄羅斯人中間仍然流傳著“陰謀論”,認為魯斯特的行動隻是西德政府向戈爾巴喬夫伸出的橄欖枝,意圖“幫助”他清理軍中的反對者。

世界航空史奇跡:西德小夥駕輕型飛機突破9600枚導彈防禦降落紅場

今天的魯斯特

然而,當1987年6月24日,克格勃對於魯斯特的前期調查結束時,這個世界上最不憚於以陰謀論判斷問題的機構,確信瞭這個19歲孩子的“夢想”。

魯斯特因侵犯蘇聯領空而非間諜罪被判刑4年,並在服刑14個月後獲得釋放,此後,他回到瞭德國漢堡,繼續大學的學業,如今,他是一名成功的銀行金融分析師,同時也是瑜伽教練。(編者註:2013年受訪時)

在這個故事即將結束時,我們需要解答一下,為什麼蘇聯防空軍沒有開火?

時任莫斯科防空區司令的退役上將察裡科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瞭其中的原委:

當魯斯特的飛機接近蘇聯領空時,列寧格勒防空軍戰鬥值勤小組就已經發現瞭它,並派出一架米格-23飛機上空打探虛實。當瞭解到隻是一架輕型體育型飛機時,值班人員便沒太在意。

駐紮在舊托羅帕的防空火箭團也發現瞭該機,申請要將其擊落。但是,當時蘇聯第0045號命令已經生效,該命令嚴禁防空軍擊落非軍用飛機,動用導彈部隊必須得到防空軍總司令或者國防部長的許可。而當時後兩人沒有下達命令,所以莫斯科的防空軍也就沒敢輕舉妄動。

另外,魯斯特當時駕機在50米的低空飛行,防空部隊擔心將其擊落後,殘骸萬一砸到地面上的人群和重要設施,造成更大的損失。

至於高層事後的博弈,和事件本身的真相又有什麼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