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蘇聯和俄羅斯的“硬漢”領導人如何披露自己的健康狀況?

                             

1996年6月,第二輪選舉前葉利欽突然取消競選活動,官方解釋是葉利欽患上瞭咽峽炎,無法說話,很合理的理由,對嗎?

前蘇聯和俄羅斯的“硬漢”領導人如何披露自己的健康狀況?

打網球的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國人認知裡多將他視作好喝酒的胖老頭,其實也是運動健將、網球高手。

不過,後來克裡姆林宮還是承認瞭,葉利欽在此期間出現瞭多次心肌梗塞。

這種遮掩,在明眼人看來並沒有什麼意義,起碼西方的觀察傢們心知肚明。

早在1987年,葉利欽在與蘇聯高級官員爭吵後,因心臟和頭部疼痛住院,被查出冠心病。其實就是他心臟疾病的早期發作,表現為昏厥、心絞痛和呼吸困難等癥狀。據此作出的健康判斷,也早已經由外交官的觀察,傳遞回瞭西方各國。

1994年12月,他入院10天,官方說法是“鼻部手術”。

1995年7月,他心臟病發作,入院2周。

1995年10月,心臟病再次發作,入院1個月。

1996年11月,連任總統成功的葉利欽,才放心地躺在瞭莫斯科中央臨床醫院的手術臺上,接受心臟搭橋手術。

此時,他的冠心病病情已經發展到瞭相當嚴重的地步,3支冠脈血管彌漫性嚴重病變,並且合並有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此時他的情況已經不適合內科的支架植入術,隻能采取外科的冠脈搭橋手術,手術進行瞭7個多小時,一共搭瞭4根血管橋。

前蘇聯和俄羅斯的“硬漢”領導人如何披露自己的健康狀況?

這些就是他自己退休後承認的,在擔任總統期間經歷的5次心臟病發作(還有1次不明)和1次手術,請註意相關的時間,10天、2周、1個月。

對瞭,忘瞭說的是,身材魁梧的葉利欽和愛秀肌肉的普京一樣喜好運動,從中學開始,葉利欽就對滑雪、體操、排球、田徑、拳擊和摔跤熱愛無比,成年後,網球成為他最喜歡的運動。

俄羅斯前總統安全局局長科爾紮科夫在接受采訪時說,他陪伴葉利欽休假達50次,休假期間,葉利欽基本隔天打一次網球,從1991年開始,葉利欽開始與著名網球教練沙米利•塔爾皮謝夫配對雙打,“別人要想贏他們幾乎不可能”。

1996年接受心臟搭橋手術後,葉利欽才在醫生的強烈要求下放棄網球,不過仍會偶爾去球場上發幾個球過過癮。

當然,正如葉利欽自我評價總統生涯一樣:“我感覺自己像是一名跑瞭4萬公裡馬拉松的運動員,我付出瞭所有。我全心全意,整個身心投入這場總統馬拉松比賽上,跑完瞭全程。”

在比賽中,他隻是短暫“失蹤”,比賽後,鞠躬下場,而之前的多位克裡姆林宮主人,則沒這麼好命。

前蘇聯和俄羅斯的“硬漢”領導人如何披露自己的健康狀況?

比如,與普京同樣出身自克格勃的安德羅波夫,1982年11月接掌蘇共之後,在100天左右的時間裡,喊出瞭“向寄生生活開戰,向曠工現象開火”的豪言壯語,緊跟著就開始頻繁“失蹤”。

長期的糖尿病、嚴重的心臟病、腎病和帕金森綜合癥不停地發作,折磨著敢於向一切“開戰”的安德羅波夫,以至於在歡迎芬蘭總統時,需要兩個警衛架著他,才能登上樓梯。

在他生命終結前,整整177天時間,除瞭他的妻子和兒子,沒有任何克裡姆林宮禦用醫療組之外的人見過他,他的“失蹤”可謂登峰造極。

僅僅在他去世前20天,《真理報》主編還在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記者披露,安德羅波夫得的是“感冒”,有些“胸疼”,還需要休息15天或3個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