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利用系統漏洞賺千萬被判11年,律師提三大質疑,盜刷次數成謎

                             

文|AI財經社 荊文靜

編|梁夜

人性的貪欲是否要為企業自身的失誤擔責?

被稱為App版的“許霆案”日前結束二審。2018年3月23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宣佈裁判結果,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判處葉榲飛犯盜竊罪,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現金人民幣50萬元,退賠平安付科技服務有限公司205.94萬元。

判決書認定,2016年6月4日到12日,葉榲飛利用中國平安旗下平安付移動支付客戶端“壹錢包”的漏洞,通過350多次重復的“充值操作”,最終使其移動支付端的“壹錢包” 花漾卡充值1125.63萬元,而期間自己的銀行卡並未發生實際資金扣減。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的出庭意見認為,葉榲飛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公私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但辯護律師認為個人不應該為企業自身的失誤買單,且葉本人積極配合退款,不應追究刑責。而國外的類似案例,當事人都未因此身陷囹圄。

律師質疑判決不公,最多屬不當得利

面對這筆“從天而降”的財富,葉榲飛也沒有遲疑。241萬餘元被他用於購買轎車、黃金以及歸還個人債務,884萬餘元在“壹錢包”內購買瞭理財產品。

針對上訴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錢財的故意,法院判決認為,葉榲飛利用系統漏洞進行惡意操作的行為、次數和獲取巨額資金後使用情況,均表明其目的就是為瞭非法占有被害單位的錢款。

針對上訴人是否采用秘密手段,法院判決認為,葉榲飛抱著在手機上操作不易被被害單位當場發現的僥幸心理,利用系統漏洞獲取被害單位的錢財,明顯違背瞭財物所有人意志,所以,葉榲飛的行為符合“秘密竊取”的特征。

葉榲飛的辯護律師、上海滬泰律師事務所律師吳紹平29日接受AI財經社采訪時,表達瞭對此判決的不認同。吳紹平認為,庭審過程中,檢方對於自己提出的三個質疑都沒有回答:

1、關於盜刷次數的確認上,各方說法不統一。平安付公司說的是430多次,公安部門偵查說的是400多次,而公訴人起訴說的是340餘次,而一審認定卻是350多次。葉榲飛本人稱不超過30次,並且根據葉榲飛對“民生銀行上海松江支行”提供的銀行流水的證據分析看,葉榲飛應該隻操作瞭23次。

2、平安付公司的“系統故障和漏洞”發生在哪裡,怎麼發生的?

3、葉榲飛沒有義務和責任去判斷平安付公司主動轉錢到賬戶是“系統故障或漏洞”,葉榲飛的這些行為,最多也隻能說是不當得利。

與此案類似的是2006年發生在廣州的“許霆案”。山西青年許霆利用ATM機漏洞支取瞭17.5萬元錢款,並潛逃一年。許霆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一時引起社會輿論的強烈反響及法學界的巨大爭議。許霆選擇瞭上訴,二審時他被改判為有期徒刑5年。

男子利用系統漏洞賺千萬被判11年,律師提三大質疑,盜刷次數成謎

吳紹平告訴AI財經社,之所以兩個案件判決有這麼大的區別,原因之一就是金額問題——葉榲飛的涉案金額過大。但“葉榲飛的行為應該屬於民事而不屬於刑事,且葉榲飛後來配合與公司、銀行溝通,積極還款”。

吳紹平認為,最恰當的處理方式是葉榲飛把欠款歸還,而不應該上升到刑事並背負50萬元罰款和11年有期徒刑。

酷愛武俠曾出玄幻小說,稱自己有能力還錢

成為新聞男主角的葉榲飛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呢?

1988年,葉榲飛出生於福建省某鎮,7歲的時候傢中遭遇搶劫,母親遇害,葉榲飛頭部也受到重傷。父親將其托付給爺爺奶奶,自己外出經商。

葉榲飛自幼孤僻,不愛說話,性格內向,但是熱愛讀書,尤其愛好古龍的武俠小說。初中三年,葉榲飛讀完瞭學校的所有文學藏書。

18歲,因為父親欠債,傢中一貧如洗,葉榲飛決定輟學到上海闖蕩。

在上海舉目無親,葉榲飛做過保安,跑過業務,擺過地攤,還和夥伴們開茶莊、開公司。將近十年的上海打拼,事業終於有瞭眉目,“一個月可以賺10萬”。

有媒體報道,葉榲飛妻子曾說過,他們在上海全款買瞭一套房子,“但是後來因為資金周轉原因,房子又抵押瞭出去”。

男子利用系統漏洞賺千萬被判11年,律師提三大質疑,盜刷次數成謎

在多年起早貪黑的打拼裡,葉榲飛沒有放棄武俠夢。2014年11月,他出版瞭自己歷時10年寫成的第一套書《白一夢傳奇》七部曲,一共1500萬字。這是福建省第一部長篇武俠玄幻小說,由福建海峽文藝出版社出版,福建新華出版集團全國總發行。

因為早年打拼經歷,葉榲飛身體一直不好,在一年多的在押期間一直借助藥物治療。面對罰款和賠付金額,葉榲飛一時也難以拿出來。妻子說,“他被捕以後,我們傢就沒經濟來源瞭,我現在一直在借錢過日子。”傢裡還有一個不到4歲的孩子。

據媒體報道,此前平安付公司已追回瞭葉榲飛“壹錢包”內購買的理財產品資金884萬餘元、理財產品利息3.65萬餘元、賬戶餘額2.28萬餘元,合計890萬餘元。葉榲飛的妻子還款29.6萬元。目前來看,平安付公司仍損失205.94萬餘元。

葉榲飛在庭審過程中,情緒也頗為激動,喊出“你可以讓我還啊!我沒有說不還。”

國外也有類似案例,當事人均未獲刑

吳紹平告訴AI財經社,企業的失誤不應該讓公民來承擔,公民也沒有這個義務去判斷是否有企業漏洞。“App如今使用這麼頻繁,如果將來仍然出現類似的漏洞問題,責任到底歸咎於誰?這不能完全由公民來承擔,公民也不能因此遭受懲罰。”

據悉,平安付公司的軟件在漏洞期間,有多名用戶利用漏洞獲利。吳紹平稱,據他的瞭解,其他用戶應該也都遭到平安付的起訴,其中一個被判瞭緩期執行。

2016年11月1日,在葉榲飛案件4個月後,平安銀行發佈公告,於2016年12月15日停用平安銀行壹錢包花漾卡所有使用功能。

在葉榲飛案件發生的同時,澳大利亞也有相似的案件上演。一名名叫Luke Brett Moore的男子利用銀行漏洞,2年之內謀得210萬美元(1320萬人民幣),將其購買豪車等奢侈品。2012年Luke被捕,但隨後獲得保釋。2015年被判詐騙罪,判刑2年3個月到4年6個月之間。2016年12月,法庭認為他被錯判瞭,因為雖然他明知自己不可能把這筆錢還回銀行,但其行為並不涉及欺詐,因此法庭推翻瞭此前的判決。Luke 重獲瞭自由,BBC還對他進行瞭采訪。

男子利用系統漏洞賺千萬被判11年,律師提三大質疑,盜刷次數成謎

另據外媒報道,一名在悉尼大學留學的馬來西亞籍華人Christine Jiaxin利用Westpac銀行漏洞,在2014年到2015年的11個月間,牟利460萬澳元(約2218萬人民幣)。錢全部用來買名牌包、鞋子、衣服等。2016年5月4日Christine Jiaxin在機場被捕,此時她正和男朋友試圖潛逃回馬來西亞。2017年12月,銀行撤銷對Christine Jiaxin的所有訴訟。Westpac銀行的發言人說,“我們已經采取瞭所有可能的措施追回資金”,所以撤銷“對christine Jiaxin的民事訴訟”。銀行稱其為一場“民事訴訟”。

在巨額的飛來橫財面前,人性的貪欲沒有經受住考量,應該受到懲罰。而企業自身出現瞭漏洞,到底應該成為“過錯方”,還是高於社會之上的“人性考量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