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看瞭金曄導演的《好久不見》總體感覺挺好,對有傢底張揚的男主賀言(鄭凱),和沒由來傲嬌的女主花朵朵(楊子珊)這種常見人設已經審美疲勞瞭,倒是對成功企業傢大叔賀文華(張國立),闊太太葉琳娜(江珊),還有女大學生夢蝶(逯恣偵)這三位挺有感觸的。不知道是不是人都越來越開放的原因,愛情好像越來越容易發生瞭,而婚姻卻越來越不穩固瞭,夢蝶那麼明顯處心積慮的誘惑,賀文華還是心甘情願跳進她的坑,既現實又悲哀。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同為大學生的夢蝶和花朵朵,個性與心思截然不同,花朵朵填充自己口袋的方式是登著三輪在學校兜售小百貨,既不屑縣首富兒子的追求,也不屑殷勤同學的幫助。而夢蝶改變生活的方式是找一個男人依靠,既跟大自己十來歲的老師糾纏不清,又想做富二代賀言的女朋友。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夢蝶的愛情觀與金錢觀很明白,她覺得找個有錢男人嫁瞭分錢最好,那些說著愛你其實也就一張嘴的男人並沒有什麼用。所以她才會對賀言唯唯諾諾,對賀言母親葉琳娜恭恭敬敬,站在賀傢畏畏縮縮,一邊做著傢務討好對方,一邊又否認自己勞作的習慣,生怕別人瞧低瞭自己。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夢蝶對愛情其實並沒有太多要求,她急需的是一個男人給自己幫襯與依靠,所以當她發現賀言並不正眼看自己時她哭瞭幾次,好像真受瞭委屈的樣子,其實她不過一直在一廂情願自尋煩惱罷瞭。賀傢對她態度稍好的是賀言的父親賀文華,或許夢蝶在他身上感受到溫暖,或者說看到瞭新希望,就有意無意的跟他偶遇幾次,她告訴賀文華,她不想回傢,因為她傢隻有十二平米,小女孩情商很高,將自己的軟弱與無助暴露在一個成熟男人面前,再流露出點善良與孝順,當然會得到憐惜。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賀文華其實不是沾花惹草的慣犯,他甚至有點無奈,雖然他如今事業大成,但出身普通的他從沒擺脫過老婆傢族的詬病。他兒子賀言都說他的第一桶金是軟的,靠媳婦傢支持發跡的自然要受人傢的白眼,不然葉琳娜哥哥姐姐們也不敢酒後吐真言,大肆說他不認識馬桶的陳年往事,所以賀文華一定程度上也是壓抑的。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夢蝶還知道拿下一個男人就得攻心,尤其賀文華這種並不想背叛老婆和婚姻,但又孤獨與壓抑的男人,所以夢蝶對賀文華說,一個人爬山很孤獨吧。夢蝶偷聽到賀文華愛吃水煮魚,就在他剛吃完老婆葉琳娜的水煮魚後,假裝不知情地送去一份,這時候他當然覺得既溫暖又愧疚啊。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眼淚是漂亮女人的利器,賀文華雖然意識到自己跟夢蝶之間的某種危險關系,並想支走她,但架不住她楚楚可憐的攻勢,所以他們還是偷偷在一起瞭。相比較葉琳娜的強大底氣和出身,或許一無所有又小鳥依人的夢蝶讓他更輕松更有成就感吧,隻是他忘瞭如果沒有葉琳娜,也許就沒有今天能被夢蝶看上的賀文華。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當夢蝶故意燙傷自己哭哭啼啼,賀文華接到電話扔下老婆從機場飛奔回去的時候,看得確實心寒,跟相伴二十多年愛人的結婚紀念旅行,還比不上新歡的一句撒嬌。尤其夢蝶望著捉奸而來的葉琳娜囂張挑釁的眼神,讓人生厭,這簡直就是明搶,毫無遮掩。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婚姻關乎整個傢庭,並不隻是兩個人的事,所以插足別人婚姻不隻是搶走一個人,也可能毀掉一個傢庭。陪母親葉琳娜酒店捉奸的賀言,在跟圍觀者拉扯中摔下樓去,重傷可能導致癱瘓,兩個人的錯卻需要整個傢庭來承擔後果。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好久不見》:女孩傍上大叔,別說傢境貧寒,隻是貪慕虛榮

夢蝶說她傢隻有十二平米,她希望奶奶可以活到一百歲,住上自己買的大房子,當她跟賀文華在一起有錢瞭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給奶奶買點東西或租個大房子,倒是她自己會化妝會穿衣打扮瞭,所以別說貧寒出身是自己墮落的理由,不過是對物質坐享其成的渴望,以及內心貪慕虛榮罷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