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書福炮轟汽車政策:個別企業拿電動車資質靠走後門,連車都沒有

                             

李書福炮轟汽車政策:個別企業拿電動車資質靠走後門,連車都沒有

“中國在測試立法方面已經和美國有瞭四年的時間差瞭……我們不能搞啥都齊頭跑,和計劃生育一樣。”

砂糖兔

北京刮起久違的沙塵暴那天,我正好在釣魚臺參加“2018智能汽車國際研討會”,活動剛結束,就看到刷爆朋友圈的新聞“李書福炮轟電動汽車資質啦”。

李書福炮轟汽車政策:個別企業拿電動車資質靠走後門,連車都沒有

雖然活動現場書福哥確實保持瞭他的一貫風格,沒有按演講稿而是現場發揮,不過電動車還真不是他這次發言的重點,實際上最讓他憂心忡忡的,還是自動駕駛和智能汽車在中國的發展。

“不能什麼都齊頭跑,和計劃生育一樣”

這次研討會的主題是“中國標準能否引領世界智能汽車發展”,而前段時間又恰巧發生瞭全球自動駕駛第一起致人死亡的交通事故,所以李書福認為,不管技術怎麼發展,安全始終是第一重要的,“智能汽車首先要確保安全,不然就把行業害慘瞭。”

李書福炮轟汽車政策:個別企業拿電動車資質靠走後門,連車都沒有

“研究已經表明瞭,自動駕駛汽車要累計行駛10億公裡才能證明它是真正安全的……那麼政府如何判定你的車可以上路瞭,需要一個標準,既要確保車內外的人都安全,又要鼓勵創新,這是各國政府都面臨的共同挑戰。”

那麼中國能不能在這個領域引領全球的發展呢,李書福和其他嘉賓的觀點一致,中國有這個市場基礎,政策方面也很鼓勵這個領域的創新發展,但是他同樣指出,我們的差距也擺在那裡。

“美國早在2014年就允許自動駕駛汽車在公共道路測試瞭,加州已經有50多傢企業獲得瞭測試許可,其中14傢企業有中資背景。而今年3月份,我國上海、北京才剛剛發放瞭中國首批智能汽車開放道路測試牌照。意味著我們在公共道路測試立法方面,有瞭整整4年的’時差’。”

李書福炮轟汽車政策:個別企業拿電動車資質靠走後門,連車都沒有

這4年的落後怎麼追趕呢?李書福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再什麼都齊頭跑,和計劃生育政策一樣說不生都不讓生,說生瞭大傢都要一起生,“應該是誰的技術成熟瞭,誰就先上路。”這裡他就提到瞭電動車生產資質的例子,“一下子批瞭15傢,很多都是走後門的,拿瞭資質再四處找投資,根本沒有產品出來,而那些真正有實力的企業卻不批。”

所以李書福在現場發出呼籲,自動駕駛可不能再這樣搞瞭,說不讓上路都不上,說讓上路瞭,不管技術行不行的都上路,一定要實事求是,而不是搞形式主義。同時他還提醒,地方政府不要再被個別公司忽悠瞭,感覺“弄個地圖弄幾個雷達掃來掃去的就是自動駕駛瞭,自動駕駛是非常復雜的技術”。

如何縮短差距?

提瞭這麼多問題,書福哥有沒有給支支招呢?他提瞭幾點建議,首先是高精度地圖測繪的門檻太高,目前中國還是要求有傳統資質的企業才能進入這個領域,但是高精度地圖和傳統地圖是有很大區別的,這樣人為設定的門檻會讓很多整車廠無法在國內進行高精度地圖測試,綁住瞭他們的手腳,也阻礙瞭自動駕駛技術的開發。

李書福炮轟汽車政策:個別企業拿電動車資質靠走後門,連車都沒有

其次在交通環境相對簡單的,沒有行人或自行車的快速路上,可以率先實現高級自動駕駛的商業推廣。再者就是人才的培養,中國目前從事智能汽車研發的人員隻有2萬多名,美國有6萬多人,所以相關人才的培養要加快。

李書福炮轟汽車政策:個別企業拿電動車資質靠走後門,連車都沒有

在會議現場,交通運輸部科技司副司長袁鵬也表明瞭交通運輸部對自動駕駛發展的態度,那就是“始終保持開放包容,對測試驗證鼓勵支持,”不過袁鵬也指出,自動駕駛的發展要循序漸進,“尤其是在中國這樣人口稠密、交通環境較為復雜的地區,應該先行開展封閉場地測試,積累一定經驗,得到相應技術認證之後,再進行開放道路測試。”

自動駕駛和智能汽車所面臨的挑戰,是全球各國都同樣面對的,而中國又有自己的難題,龐大的人口數量、復雜的道路交通情況以及落後的道路文明和駕駛習慣,都是制約自動駕駛技術發展的因素,所以中國要在這輪比拼中領先,還真是有很多課要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