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爾瑪停用支付寶背後:阿裡騰訊大戰未瞭

                             

沃爾瑪停用支付寶背後:阿裡騰訊大戰未瞭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賀泓源 蓋虹達 王寶 “我們與中國互聯網巨頭的關系,目前很難清晰明確未來會發生什麼樣的合作,但我相信,我們的合作關系依然會是多維的。”沃爾瑪總裁兼首席執行官(CEO)董明倫(Doug McMillon)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近日,沃爾瑪在華西區(包括雲南省、貴州省、四川省、重慶市)的門店暫時停止接受支付寶支付。而沃爾瑪華西區和微信達成深度合作關系。“目前除瞭華西區,其他地區的沃爾瑪都支持支付寶結算。”沃爾瑪方面強調。

此外,騰訊、沃爾瑪均為京東重要股東。同時,騰訊系方面,京東商城、美團掌魚生鮮均關閉瞭支付寶渠道。

支付寶被“拒絕”的同時,微信支付也面臨“封殺”。記者多方走訪發現,截至目前,阿裡巴巴(阿裡)旗下盒馬鮮生、銀泰百貨均未開通微信支付渠道。

一時間,巨頭間互相“封殺”傳聞密佈。騰訊方面向記者強調,騰訊與相關企業不存在支付渠道“二選一”之類的後臺協議,一切都是正常的商業行為且有企業自行選擇。阿裡則對於是否存在“後臺協議”等問題,表示不予置評。

而與阿裡存在著互相持股關系的蘇寧選擇“不站隊”。“我們與阿裡不存在’二選一’的協議,目前支付寶覆蓋場景較多,主要是因為與阿裡一貫的深度合作,微信支付也在逐步覆蓋。”有蘇寧高層這樣告訴記者。“我們不站隊,完全根據消費習慣來確定支付渠道選擇,與阿裡也不存在後臺協議。”

攻守勢

沃爾瑪、步步高部分線下門店停用支付寶,外界普遍認為,這是騰訊發起的新一輪進攻。

步步高方面對外表示,關於禁止使用支付寶的說法不準確,步步高在這以前就隻有少量門店試驗性接入支付寶,並不是全部門店使用,現在依然還有業態和門店仍在使用支付寶。同時,支付寶的合作方式太強勢,它隻作為一級入口,它不接受雙向接入,“我們無法接受這樣不公平的合作。”

事實上,這已不是步步高方面第一次表達對阿裡的不滿。今年兩會期間,步步高集團董事長王填在接受自媒體《商業觀察傢》采訪時就表示,其曾經與阿裡談判時長高達18個月,但最終選擇接受騰訊、京東聯合入股,背後很大的原因,就是阿裡“帝國生態”。“他(阿裡)不肯分享這塊(數據資產變現),他要獨占這一塊的利益。”王填稱。

目前來看,騰訊系對支付寶的“圍獵”主要在京東、美團、步步高三個支點。其中,京東商城APP完全關閉支付寶接口,美團旗下美團APP、大眾點評APP將支付寶放在隱藏頁面,掌魚生鮮APP直接關閉瞭支付寶接口。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三傢企業,另一大特點是,其創始人均公開表達過對阿裡不滿。京東、阿裡因大服飾品類“二選一”爆發過種種波折,美團與阿裡間,也爆發過一場“控制權”大戰,最終以阿裡“賤賣”美團股權收場。

“我會把美團點評比作中國,阿裡和騰訊都喜歡自比美國,我覺得騰訊更像美國一點,而過去幾十年中國在美蘇兩個超級霸主中間的關系,有點像今天美團點評在騰訊、阿裡之間。”美團CEO王興在接受《財經》采訪時,直接將阿裡比做“蘇聯”。

基於生態內企業與阿裡間的“特殊關系”,騰訊方面強調的“在支付端口選擇上,企業占據主導權。”這一說法,似乎有著強烈背景支撐。

同時,也不是所有騰訊系企業均“封殺”阿裡。在記者實地探訪中,永輝超市、傢樂福、海瀾之傢等門店,均接受支付寶渠道。

阿裡對於微信支付的態度,又有所不同。據騰訊新聞旗下《一線》報道,支付寶曾在國內多個領域多傢企業正在或曾經排他微信支付。

《一線》稱,在零售行業中,支付寶從2014年開始通過優惠費率、提供掃碼槍等方式阻止商戶接入微信支付。2016年開始後隨著排他期結束,商傢逐漸不接受排他,目前大部分商戶不做排他。

2017年開始,阿裡先後入股新華都和大潤發後,通過門店pos系統改造直接排掉微信支付。隨著更多門店系統升級,兩個商戶越來越多門店排掉微信支付。在餐飲行業中,支付寶早期通過0費率、優厚補貼條件等簽署瞭大量餐飲客戶僅支付寶上線,如肯德基、85度C、周黑鴨等品牌都經歷過因為支付寶排他政策,至少晚一年上線微信支付。

在3月29日舉行的“新零售生態啟領峰會”上,大潤發新零售COO袁彬披露瞭阿裡巴巴與大潤發在新零售變革中的全方位合作,並明確表示會提供所有支付方式(即不會禁用微信)。

阿裡對於微信支付的“圍剿”,主要體現在其完全控制的板塊。例如,阿裡旗下盒馬鮮生、已完成私有化的銀泰百貨,完全禁用微信支付。“關於支付渠道問題,請直接找集團。”盒馬鮮生方面相關負責人如此回應。

阿裡系另一大特點,是其無法完全控制的企業,多兼容兩大渠道。以餓瞭麼為例,目前,餓瞭麼APP接受所有支付渠道,但會隨著用戶使用頻率,“隱藏”部分支付選項。

蘇寧方面透露,蘇寧小店、蘇鮮生、紅孩子是易付寶、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渠道通用,但在蘇寧易購PC端,隻接受易付寶與支付寶渠道,手機端易付寶支付寶微信都可以。

搶占入口

國金證券研報顯示,2017年,我國第三方移動支付規模達到120萬億元,年增速100%,同時,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強格局穩定,合計市場份額達94%。

擁抱巨額市場同時,支付渠道更大的誘惑在於,其是一切商業行為的入口。作為國內唯二的兩大生態,阿裡、騰訊自然對支付入口寸土必爭。支付入口對於阿裡尤為重要。

中信證券研報認為,支付帶來的數據價值,是螞蟻金服從Fin到Tech轉型的關鍵環節,螞蟻金服作為一傢定位於Tech-Fin的企業,科技是其基石。未來業務的創新,無論是AI、雲計算等技術層面還是智能投顧、征信風控、刷臉支付等業務層面都離不開數據和模型,而在阿裡體系內部,能為其他業務板塊提供各類數據(生活習慣、購物偏好、投資風格、收入水平等等)的隻有支付寶,而這也決定瞭其在阿裡體系內的核心地位。

事實上,支付寶也的確一度占據著優勢。在2014 年以前,支付寶在第三方支付領域幾乎一傢獨大。此時,騰訊旗下的財付通在與支付寶的鬥爭中處於絕對下風。

變局出現在2014 年春節期間“微信紅包”功能的爆紅,它徹底改變瞭移動支付的生態。此外,騰訊領投瞭以滴滴、大眾點評、58到傢為代表的一系列O2O公司,最終培養起瞭用戶習慣。

O2O模式思路一直延續到今天。雖然如今的O2O市場已進入相對成熟期,增長趨緩,但是尋找新一輪處於快速增長期的高頻小額場景,不斷提升微信支付在日常生活各方面的滲透,仍是快速提升支付規模的重要手段。騰訊對拼多多、摩拜等公司的投資以及支付層面的支持,均是這種思路的體現。

高頻打低頻是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定律之一,基礎信息交流的高頻,遠高於電商和線下購物的頻次,這也是騰訊在支付端趕上支付寶的重要原因。騰訊公告顯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QQ的月活躍帳戶達到7.83 億,微信及WeChat的合並月活躍賬戶達9.89億。此外,騰訊投資的知乎、快手均已成為相關社交領域的行業龍頭。通過強有力的社交業務,騰訊在社交流量領域處絕對統治地位,形成一定程度上的流量壟斷。

面對微信支付的來勢洶洶,支付寶一直在探路社交。從2015年發佈9.0版本推出“生活圈”,再到2016年8月推出9.9版本把“生活圈”從二級入口提到首頁“生活動態”,支付寶在產品上一直很重視社交,但迄今為止其所有社交嘗試都不算成功。

隨著2016年11月支付寶“圈子”陷入巨大爭議,螞蟻金服高層表態,稱螞蟻最大的優勢在於對商業與金融的經營和理解,而不是追求社交與高頻,回歸金融與商業成為未來的大方向。

此外,騰訊在支付領域的劣勢也很明顯:沒有電商和O2O業務(隻以戰略投資方式維持存在),無法形成線上線下的消費閉環,隻能依靠戰略合作夥伴。騰訊的核心能力圈在於社交、遊戲和數字內容,與支付的協同效應有限。

在互有優劣的情況下,兩傢支付業務均取得不錯成績。雖然兩傢都沒有披露過支付業務的總收入,但國金分析師以騰訊的“其他業務”收入絕大部分來自互聯網金融業務,其中大部分與微信支付有關為依據預估,去年騰訊的互聯網金融業務收入達到瞭363億元。“我們估計螞蟻金服的互聯網金融業務收入規模遠遠大於騰訊。不過,根據現有的公開信息,我們很難判斷這兩傢公司直接來自移動支付業務的收入規模有多大。”

網聯落地

阿裡、騰訊奮戰第三方支付背後的局面是,其生態內巨頭亦對支付板塊有著規劃。譬如京東、蘇寧、美團。

上述三傢均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京東金融已盈利,蘇寧則持有民營銀行、第三方支付、消費金融公司等14張金融牌照,且去年交易規模超過一萬億元。

有接近上述企業之一的人士告訴記者,基於自身支付渠道模式規劃,也不會對支付寶、微信兩傢同時開通所有支付渠道。“要為自己的渠道考慮。”

對於這一狀況,國金分析師認為,其他巨頭有空間,但隻會在細分市場具備優勢,且很難挑戰支付寶和微信。

蘇寧易購集團副董事長孫為民也對經濟觀察報記者透露,蘇寧也會做第三方支付,但不會參與補貼大戰。“已經過瞭風頭瞭,所以我們現在主要還是要圍繞消費者的便利性來做這個。”

更大的變局來自網聯落地。去年3月31日,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宣佈非銀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網聯)啟動試運行,首批接入部分銀行和支付機構;經過前期試運行之後,2017年6月底網聯正式啟動業務切量。網聯的目標是,到2017年底接入40傢第三方支付機構、200傢商業銀行,到2018年下半年完成與所有第三方支付機構和銀行的對接。網聯的設立,被業內稱作“有望重塑行業競爭格局。”

而對於微信與支付寶的支付爭奪戰,業內普遍觀點是,將加劇。

據CNNIC 數據,2016 年我國網民數為7.31億人,其中共有4.69億人使用移動支付業務。同期,螞蟻金服年度活躍用戶數達6.3億人;微信及Wechat月活躍賬戶達8.89億。可見,多數網民同時既為支付寶用戶,又為微信支付用戶,因此,對於實體零售企業,支付方式的二選一影響並不太大。“我們認為,隨著阿裡系和騰訊系零售版圖進一步深化,AT與實體企業信息系統、數據流量等後臺對接逐步完成,最終或將導致第三方支付方式呈現排他性。”國信分析師在研報中如此表示。

(本報記者盧謙對此文亦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