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沒有真龍?有見過的麼?

                             

之前都聽老人說,打雷下雨時遇見過,可信麼?

龍確實存在,不然我們祖先不會把龍當成生肖瞭。

古書對龍也有過記載:

(後漢書。五行志〕:龍降溫明殿,此句在清代〔洛陽縣志,仟異志〕中引作黑如車蓋隆起,奮迅五色,敕〔後漢書〕更明確。

靈帝光和元年六月丁醜,有黑氣墮北宮溫明殿東庭中,黑如車蓋,起奮迅,身五色,有頭,體長十餘丈,形貌似龍。

〔元史。五行志〕雲:至元二十七年七月,益都臨胸縣有龍見於龍山,巨石重千斤,浮空而起。

東漢建安二十四年,黃龍出現在武陽赤水,逗留九天後離去,當時曾為此建廟立碑。

…………

更多記載我就不一一發瞭,雖然史書描述的比較誇張,但根據古人的描述,所謂的龍都差不多一個樣子,能夠騰雲駕霧,吞雲吐霧!如此神奇的動物,甚至被古人當成神,成為皇權的象征,通俗的說,龍跟皇室本一傢。那麼一個朝代的推翻,是不是也要把這些龍趕盡殺絕呢?

除瞭人為的趕盡殺絕,加上自然災害也很難讓這些騰雲駕霧的龍生存下去。既然龍存在,為啥找不到它的化石,也許龍沒有骨頭,他們就像一個氣球一樣在空中飄來飄去,龍死後自然就不會留下任何可以考證的東西瞭。
如今看不到龍的身影並不代表它沒有存在過,龍的悲劇就好比華南虎,請問華南虎真的存在嗎?再過幾十年,沒有瞭華南虎的照片,隻有周正龍拍虎這一事件,後人是不是也會討論華南虎真的不存在嗎?

到底有沒有真龍?

或者說到底有沒有近似龍的生物?

來看看幾個”真龍”事件。

1。營口墜龍事件(有龍的照片)

1934年的夏天,營口陰雨連綿,持續下瞭40多天的大雨,遼河水暴漲,遼河北岸的蘆葦塘變成瞭一片汪洋,魚蝦漂浮在水面上,空氣中飄散著一股強烈的腥臭味道。大雨過後,當時生活在遼河北岸的人們都能聞到葦塘內的腐臭氣味,但卻始終搞不清楚究竟是什麼原因。一天,一個看管葦塘的人順著味道走去,在他扒開蘆葦時,驚奇地發現在蘆葦塘中竟然有一巨大怪物的屍骸。看葦塘人惶恐不安,慌慌慌張張地拔腿就往回傢跑,據說到傢後他一頭紮到炕上,從此一病不起。當地一些上瞭年紀的老人回憶說,這個怪物曾經出現過兩次,第一次出現在距離入海口20公裡處。

肖素芹:我9歲那年看到的,我在馬身上站起來,我爸扶著我,我站著看的。看到龍眼睛半睜不睜,它尾巴回過來綣著,兩爪子在前邊,你看兩爪子就像龍爪一樣一樣的。龍離開水不行,幹巴。龍都要生蛆架勢。

當時,老百姓認為天降巨龍是吉祥之物,為瞭使困龍盡快上天,人們有的用葦席給怪獸塔涼棚,有的挑水往怪獸身上澆,為的是避免怪物身體發幹。據說,人們都非常積極,即便是平日裡比較懶惰的人也都紛紛去挑水、澆水。而在寺廟裡許多百姓、僧侶每天都要為其作法、超度,此舉一直持續到又一次的數日暴雨過後,這隻怪物神秘地消失瞭為止。然而,二十多天以後,這個怪物第二次又奇異地出現瞭,這次出現是在距遼河入海口10公裡處的蘆葦叢中,此時它已不是活物,而是一具奇臭難聞的屍骸。

2。西藏龍(衛星圖)

3.罕見的龍標本

罕見的龍標本,收藏在大阪的瑞龍寺。 相傳明治十一年幕府時代,是由中國輸至日本,大約三百七十多年之前,是由一名日本經商人從中國的港口弄到手,轉讓賣給萬代藤兵衛做為收藏,萬代藤兵衛愛不釋手。

萬代藤兵衛是有名的收藏傢,生前於天和二年九月將龍捐給日本大阪市浪速區瑞龍寺所做的升龍箱,其中他就收藏包括人魚,河童,這些都是富商萬代藤兵衛所捐的,他的兒子昭和五十年有在重新制作箱子。

被砍斷的龍尾巴?圖中這個就是傳說中的龍比較清楚,日本大阪市浪速區瑞龍寺所收藏,現保存於日本大阪市浪速區瑞龍寺中,其保存相當的良好有三百七十多年歷史。

身長約1公尺左右,頭上有角,嘴邊有長須,眼形巨大,隻有三隻爪應該是水中蛟龍吧!後腳因退化短小,與蛇般的背脊,全身附有瞭鱗片,被塗滿金漆,有經過防腐過程制成標本,與傳說中的龍相比顯然小瞭點,是一尾尚未長成熟的龍。

中國古代有龍出現記戴一直以來”龍”隻是神話傳說,但也確實收藏在日本寺廟中!!?龍在中國古代文化中,以特殊的涵義占據瞭各個領域,並成為中華文化的精神象徵。

5.遇真龍案例

網友日志:

我爺爺說那時他還隻有六,七歲。是剛剛記事得時候。那年夏天得中午下起瞭雷陣雨。那雨不是很大,但是雷卻很響。他不知道是怎麼落下來得。因為是我六姥奶得孫子跑到爺爺這邊告訴我老爺(我們這邊是指我爺爺得爹)得。

也因為告訴瞭我老爺。爺爺才跟著去瞭。當時院子裡已經有好多人看瞭。爺爺那時候年紀小。所以從人們得腿邊鉆瞭進去。

爺爺和我說那條龍是白色得。頭上有兩個角/很象鹿得那種。很長,還有兩個分岔,就象樹葉得中間部分那種不規則得樣子。每個角的分岔左右各一個。而且也是白色的/它就落在我六姥奶院子裡的金針(不知道是哪兩個字,是一種植物,它的花可以食用,成尖尖的黃色,可能有的人吃過)叢旁邊。它的頭連角和普通的水桶差不多大。胡子從外面向前卷曲著。眼睛圓睜著。全身微微的顫抖。

而村裡看的人沒有一個去摸摸或者有其他什麼動作。應該是有一種畏懼感吧~

後來我老爺拿瞭一張炕上鋪的那種兩米長的席子蓋在瞭它的上面。而兩米的席子蓋上以後還可以看到尾巴。和罐頭瓶口那麼粗的尾巴…

在後來晚上淅淅瀝瀝的下瞭一夜雨。第二天大傢去看的時候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沒有瞭/席子還在地上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