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水入疆利在千秋

                             

我國的主要金屬礦產後備資源大都在西部地區,有塔裡木、天山祁連山、柴達木、秦嶺、白雲鄂博等十大礦產資源集中區。而如果不解決水資源供應,開采這些地區的礦產資源是極其困難的,甚至成本是無法接受的。 藏水入疆利在千秋

而我國的水資源形勢則更不容樂觀。近年來,我國旱情越來越嚴重,黃河多年斷流,我國已成為世界上沙漠化最嚴重的地區之一,荒漠化土地面積已達262.2萬平方公裡,占國土面積的27.4%,近4億人口受到沙漠化影響,而且每年土地沙漠化面積還在逐年擴大,並已由80年代的每年擴大2100平方公裡、90年代的每年擴大2460平方公裡增加到90年代末的每年擴大3460平方公裡,沙漠已經逼近北京,離北京最近的沙漠距天安門已僅僅70公裡瞭,以致很多人發出瞭北京需要遷都的呼聲。據專傢預測,由於從140萬年前開始的喜瑪拉雅造山活動仍在繼續,青藏高原還在以每年5.8—8.8毫米(每萬年58—88米)的幅度隆起,強烈地改變瞭大氣環流,導致西北地區將越來越幹旱,降水量將更少,蒸發量將更大,不可逆轉。所以西北華北地區今後的水資源形勢將越來越嚴峻,如不采取有力措施,樓蘭、高昌古國的命運將在西北華北地區很多城市重新上演,中華民族的生存空間將進一步被壓縮。而徹底解決西北華北地區缺水,再造一個中國的途徑隻有大西線。所以有的專傢已經指出:無論有些人把大西線說的多麼可怕,對於中國人民來說,大西線都是不可避免的。

藏水入疆利在千秋

中國實行雅魯藏佈江引水工程,可以對下遊的印度、孟加拉國承諾:主要在汛期蓄水,汛期江水下泄流量將減少,非汛期減少蓄水,江水下泄流量將保證下遊合理需要。減少雅魯藏佈江年徑流量700億立方米,下遊的自然生態肯定會發生變化,但是這種變化是好的變化,並形成新的生態平衡。汛期江水下泄流量明顯減少,對孟加拉國是很好的一件事。印度的大河—恒河與佈拉馬普特拉河(雅魯藏佈江)在孟加拉國會合,每年汛期都會造成孟加拉國的嚴重洪澇災害。如果汛期雅魯藏佈江江水下泄流量明顯減少,將極大地減輕孟加拉國的洪澇災害。我們應該瞭解佈拉馬普特拉河(雅魯藏佈江)對印度東北地區的作用。雅魯藏佈江穿過喜馬拉雅山進入印度後,坡降明顯減少,水能資源並不豐富,河流通過地區為高山峽谷地區,耕地不多,引水上山很困難,同時本地人口較少,經濟落後,對這條河流水資源利用很少。年徑流量為1400億立方米的水流多數過境而已。減少汛期江水下泄,使佈拉馬普特拉河水流全年比較平均、穩定,對兩岸居民生產、生活、航運等應該是有好處的。所以,主要在汛期減少雅魯藏佈江年徑流量700億立方米,對印度東北地區沒有壞的影響。

當調水經過柴達木時,可以大幅擴大盆內湖泊水面;在阿爾金山腳下,還將形成一個面積達2萬平方公裡、庫容600億以上的大湖;

當調水1000億進塔裡木後,大量的水流終將匯入羅佈泊,古泊將很快重現生機、並擴大為海。

到那時,羅佈泊就該叫“羅佈海”,塔裡木將遍地是綠洲瞭!

大西線三條線路詳解

①高海拔調水線(張世禧隧道):

即藏西高原引水隧道。隧道入口在西藏雅魯藏佈江謝通門大壩,海拔高4350米,隧道出口位於喀拉米蘭山口,海拔約4000米,出入口有效落差350米。隧道出口水電站裝機330萬千瓦。全線每隔40公裡打豎井一座,豎井深在350米至400米之間,20座豎井各自向兩邊反向開挖。全線並行三條隧道,第一條隨道的每段打通後,可橫向開挖並轉移設備,緊接著同時開挖另外兩條隧道。全線總長約780公裡年、調水總量300億立方米。

從隧道出口下到盆地,有效落差約應不低於2700米(實際落差應有2750米以上),可利用隧道出口下遊的輸水河渠,建幾座大型梯級水電站,總裝機2500萬千萬(加出口電站共2800多萬千瓦)。河渠大壩、發電站、調水隧道線同步施工,總工期8年,總投資4000億元人民幣。該工程年發電不少於2000億度、年電費總收入約700多億元,僅靠電費收入,約7年即可收回全部投資。

②中海拔調水線(袁嘉祖郭開線):

在雅江桑日處(朔馬灘?海拔3490米)築壩(海拔3588米)引水,經怒江、讕滄江、通天河、雅礱江等江河上遊,沿途築10座高壩截水,在海拔約3300米處出隧道而入黃河(原意是在賈曲河口3340米處入黃河,本文改為:隧道加長,使出口在黃河下遊3300處);此線調水全程約1800公裡(直線距離約800公裡),開挖隧道7座(含桃河分流隧道),隧道長度共70~100公裡。總調水量近1200億立方米、全程自流。沿線可利用有效落差280米,建7~8座大中型水電站、總裝機不少於2000萬千瓦(不含各江河壅水壩下泄水流的發電)。

再在黃河幹流海拔3300米以下、龍羊峽水庫(壩頂高程2600米)以上,建3~5座大型梯級水庫電站,裝機1100萬千瓦。

另在3300米高程以下的第一座梯級水庫(水位高程約3280米)內、在海拔3200~3250米的河岸邊坡處,向東西兩個方向各打分流隧道(西向分流700億立方米輸入柴達木盆地,在此不提),東向分流入桃河,隧道出口處高程2700米,水頭落差近600米;再下泄到入黃口處的劉傢峽水庫大壩(壩頂高程1735米),還有落差近1000米。在分流線路上,總的有效落差不低於1500米,可同時建造幾座大型梯級水庫,共裝機1400萬千瓦。

全部電站總共裝機4500萬千瓦、年發電量(不含下遊已建電站加力部分)3000多億度、年電費收入1000多億。全部工程壩、站、洞線同步建設,總工期8年,總投資6000億。主要靠電費收入(不含龍羊峽、拉西瓦、李傢峽等電站因水量增加而增收的部分)約7年就收回全部投資。

③低海拔調水線:

即翁定線加西沿線——從雅江大拐彎處(河床海拔2880米)築壩(壩頂高程海拔3000米以上)引水過怒讕兩江後(海拔2500米)入金沙江,接翁定線。

翁定線,即翁水河口(海拔2300米)沿等高線附近(逐漸有所傾斜)、過川西諸河流,到甘肅定西(海拔約1400米)入黃河。進定西前,還有一支線入渭河濟關中。

低海拔調水全線3600多公裡,沿線年截調水量約2000億立方米,建10座大型壅水壩,利用沿線約1500多米的有效落差,建大中型水電站10餘座,共裝機3000萬千瓦以上(不含各江河壅水壩下瀉水流的發電),年發電量不少於2000億度,年電費收入不少於700個億。

在雅江大拐彎上遊的派鄉河段,其與墨脫背崩處(海拔630米)之間的有效落差不低於2300米(直線距離40公裡),可打洞引水發電,總裝機4000萬千瓦(也可分兩個梯級建設、相當於兩個三峽電站裝機容量,但發電量不如)。如下泄水流(即非調水流)按年600億立方算(雅江大拐處常年徑流量1600多億立方米),年發電量可達3200億度、年電費收入不少於1000億。

全部工程壩、站、洞線同步建設,總工期8~10年,總投資約10000個億。僅靠電費收入7年可收回全部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