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婿拜師嶽父,心懷鬼胎,不料老鐵匠留瞭一手!

                             

陳傢溝的陳老漢是個老軲轆棒子,妻子去世多年瞭,三個女兒也都出嫁瞭。

陳老漢傢世代打鐵為生,手藝那是沒話說,經他手打出來的鐵具不僅精致,更比別人打的耐用,所以方圓幾十裡人們,隻要有個什麼活都來找他。

陽春三月,本該是萬物復蘇的季節,鐵匠陳老漢卻病倒瞭,臥床不起,這次病倒瞭,讓他意識到自己已經老瞭,身體也越來越差瞭,是時候找個徒弟來繼承自己這門手藝瞭。

第二天一大早,三個女婿就帶著東西來瞭,噓寒問暖,陳老漢高興不已。

三女婿拜師嶽父,心懷鬼胎,不料老鐵匠留瞭一手!

三個女婿把東西放下後,扭捏瞭半天,大女婿終於開口瞭:“爸,你年紀大瞭,腿腳不好使瞭,以後這打鐵的重活就讓我們來吧,您把這祖傳的手藝傳給我們,我們天天給你端茶遞水,伺候您,你看行不行!”

陳老漢沒想到三個女婿打的這個主意,雖然大女婿說的好聽,但何嘗不是一種變相的威脅呢?想到這,陳老漢神色就冷瞭下來。

“哎呀,那可不成,我老瞭,教不動你們嘍”

見陳老漢如此說,大女婿和二女婿突然直刷刷的跪下瞭,三女婿見此也趕緊跪下,大女婿說:“爹,您要是不答應我們就不起來。”

陳老漢見此隻得答應瞭,心想:教誰不是教呢,更何況是自傢女婿。但是還是留瞭一手!

三女婿拜師嶽父,心懷鬼胎,不料老鐵匠留瞭一手!

過瞭幾天陳鐵匠病好瞭,三個女婿徒弟就開始學藝瞭,陳鐵匠身體越來越差,知道自己日子不多瞭,於是就盡心盡力的教這三個徒弟,想讓他們早點出師。

一轉眼兩年過去瞭,三個女婿在陳鐵匠的指點下總算學的有模有樣瞭,但是陳鐵匠日夜操勞,年紀大瞭,身體也漸漸不行瞭,這天終於累病倒瞭,整日躺在床上。起初三個女婿還算費心費力的照顧著陳鐵匠,但是轉眼一個月瞭,陳鐵匠的病情不見好轉,於是大女婿急瞭!

大女婿見此偷偷的找到二女婿道:“咱倆都學的差多不瞭吧,陳老頭身體看來真不行瞭,一時半會死不瞭,咱們還得天天伺候他,不如趁現在走瞭吧,留老三在這照顧他!”

二女婿早有此意,兩人連夜收拾東西跑瞭。

第二天,一大早三女婿見其他兩間屋子人去屋空,便知道瞭,心想:老大,老二都跑瞭,我要不要也跑瞭,但是這樣爹就沒人照顧啊!

正糾結呢,就在這時候,陳鐵匠走瞭出來,伸瞭個懶腰,神清氣爽,看著三女婿疑惑的道:“咦,你怎麼沒走?”

原來陳老鐵匠病早就好瞭,這是裝的呢,目的就是想考驗下三個女婿,沒想到大女婿和二女婿走瞭沒叫三女婿,陳鐵匠昨夜聽到動靜,以為他們三個都走瞭。

這時,三女婿趕緊跪下瞭,說:“我不忍心啊,爹,我走瞭誰照顧你呢?”

陳老鐵匠一聽,眼中竟有瞭淚花,趕緊走過去,將三女婿扶瞭起來,道:“傻孩子,你有這份心就好瞭,我也不留一手瞭,走,今天把我祖傳的真手藝傳給你!”

於是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陳老鐵匠真正毫無保留的將祖傳秘技全傳授給瞭三女婿。

三女婿拜師嶽父,心懷鬼胎,不料老鐵匠留瞭一手!

再說大女婿和二女婿沒見到三女婿回傢,一打聽才知道陳老鐵匠病早就好瞭,還整天和三女婿在一起打鐵,於是趕緊拉著二女婿回去瞭。

陳老鐵匠看到他們回來瞭,也不說話

這年冬天下起瞭大雪,陳老漢又病倒瞭,這回陳老漢是真的病瞭,老漢將三個女婿叫到床邊,說:“我命不久瞭,你們將我伺候好,讓我入土為安,老三就將我那個秘技傳給你們。”三女婿點瞭點頭,陳老漢又把三女婿叫過去耳語瞭一番。

大女婿二女婿一聽秘技眼睛都直瞭,從此後大女婿和二女婿忙前忙後,整天買魚買肉獻殷勤,上廁所都趕著去扶,三女婿笑而不語!

過瞭一月,陳老鐵匠終於死瞭,走時嘴角還帶著笑意。大女婿和二女婿幫著忙完喪事後,就迫不及待的問三女婿,秘技是什麼!

三女婿神秘的對他們說:“師傅臨死前告訴我,你們以後打鐵的時候,鐵燒紅瞭千萬別用手摸。”

大女婿二女婿氣的說不出話來。

自此後,三女婿繼承瞭陳老鐵匠手藝,在十裡八村都很知名,大傢有活也都去找他,日子越過越紅火,而二女婿和大女婿打出來的東西太差,沒有人願意去,漸漸的維持生計都越來越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