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跟一個人長久,就靠這一點

                             

你覺得在一段好的感情裡,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想很多人會跟我說很多答案,但將這些答案整理一下,就能找到一些共同點,那就是如果想要一段長久的感情,就需要彼此能在這段感情裡真實做自己。你不需要小心翼翼的裝成另外一個人,ta也不需要和你隔著一層心,自由而舒服的狀態更適合情感的積淀。能不能跟一個人長久,就靠這一點

01

悠悠是我大學閨蜜,我們畢業那年順利找上瞭工作,她剛一上班,就喜歡上瞭接待她、帶她培訓的那個男生阿澤。那個男生比我們大兩歲,工作優異,很得老板賞識。悠悠每天都會給男生帶早點,下午還要買相同口味的咖啡,偶爾男生和其他同事一起去健身,悠悠就站在門外偷看。

就這樣在悠悠的追求下,那個男生和悠悠在一起瞭。悠悠覺得自己是幸福的,因為自己的男友是潛力股,全公司的女同事都會多看兩眼的人,而這麼優秀的人竟然是她的男朋友瞭。

但實際她也害怕,因為阿澤太優秀瞭,她害怕自己落在阿澤後面,害怕有別的女同事也會很熱情的追求阿澤,她需要很努力的才能一直留在阿澤身邊。

阿澤喜歡幹凈利索的女孩,悠悠便每天穿著整齊的出現,偶爾還要去阿澤傢洗衣服收拾傢,但實際悠悠並不是一個勤奮的姑娘;阿澤喜歡文靜的女生,悠悠每天都會化淡妝去和阿澤聊最近又看瞭什麼新書,晚飯過後一起去散步,但實際悠悠更愛看喜劇,愛大笑。

有那麼一陣子,我覺得悠悠是自己但又不像自己,看得出來她很在乎這段感情,但卻有幾分失真。我們覺得她很辛苦,但她卻樂此不疲。

大概過瞭半年,悠悠來找我大哭,她主動和阿澤提瞭分手。可能短時間內裝裝樣子誰都可以,但在一段長久的感情裡,偽裝自己不是要露出馬腳,就是疲憊不堪撐不下去。悠悠撐不下去瞭,踮起腳才能夠到的愛情,實在讓她心力交瘁。

她說與其我總是擔心失去他,我總會懷疑自己配不上他,也不敢真實做自己,倒不如我先離開他,或許他也沒有那麼愛我,不然他怎麼舍得我一直這麼辛苦。能不能跟一個人長久,就靠這一點

02

網上有一句話說: ” 最終你愛的,愛你的,都會敗給那個對你好的。”

悠悠就找到瞭那個對她好的男人,大陳是悠悠和其他公司合作認識的男生,一個毫無特點、站在人群裡馬上就被淹沒的男孩,但他最耀眼的地方就是他是真的對悠悠好。他知道悠悠愛吃雞爪,就買很多雞爪去悠悠傢和她一起,悠悠也不擔心大陳會笑話自己吃相不好;他知道悠悠愛宅在傢,就在周末買菜去悠悠傢,兩個人一起做飯一起吃。

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愛情的美好,可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定義,但在我眼裡,最好的愛情莫過於你能放心大膽的做自己,還不擔心對方的離開。因為你知道不論你哪個樣子見到ta,都不影響ta對你的愛。

我和悠悠再見面的時候,她胖瞭很多,她笑著和我說都怪大陳,平時總是做很多好吃的,把她養這麼胖。

剛戀愛時,我們隻想要一種感覺,一種看到對方就砰砰心跳的感覺,但隨著時間的增長,不論男生還是女生,對於一段感情投入變多,想要的也就變多。我們逐漸想要對方的關懷與體諒,想要對方毫不保留的愛和付出,慢慢的發現兩個人能走下去,最重要的因素不是最初的那幾分心動,而是兩個人都能在這段感情裡舒服自在的做自己。

03

悠悠和我說,你知道嗎,我一個人留在北京生活,實際挺辛苦的,工作很忙,身邊還沒有親人,但我不覺得沒有希望。每周周末大陳拿著各式各樣的蔬菜水果來我傢的時候,我覺得生活對我真的特別好。我們兩個人就一起做飯,一起躺在床上看劇,我也不用害怕他看見我素顏的樣子,有時候躺在床上睡著瞭,大陳還拍下我睡覺時四仰八叉的醜照。

她說,以前我覺得我的愛人是拯救世界的蓋世英雄,他站在人群裡是閃閃發光的,可我現在才明白,他不需要拯救世界,他隻要做我的英雄就好瞭。

悠悠見我的時候突然變成瞭話癆,大概是生活太幸福瞭,想分享的感受太多。她和我說,我這麼多年睡覺一直不踏實,大陳陪我的時候每晚都要拉著我的手一起入睡,我有時候怕他擔心我,半夜醒瞭也不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