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景山公園的俯瞰圖,是一尊巨大坐像,景山坐像到底是誰?

                             

1987年3月在北京地區航空遙感成果展覽會上,曝出一個驚人的消息:遙感拍攝的北京景山公園平面園林圖,酷似一尊盤腿打坐的人像,被稱為“景山坐像”。人們不禁要問,這是巧合還是有意建造的呢?

北京景山公園的俯瞰圖,是一尊巨大坐像,景山坐像到底是誰?

01

驚奇的發現

1978年2月的一天,在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的一間暗室裡,夔中羽正在沖洗我國返回式遙感衛星拍攝回來的底片。這些底片要比普通照相機使用的“120”底片寬幾倍。要知道,用遙感衛星拍攝北京的機會並不多,因此大傢都期待著看到首都北京的片子。

夔中羽是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的研究員,同時也是我國最早從事遙感基礎理論研究的人員。由於長期從事航天遙感片的識別與判讀,他對照片上那些奇怪的圖形、變色的物體很感興趣。這次,夔中羽急切地想看個究竟,於是沒等底片晾幹,就放在透明桌上去看。

由天安門往北看,沿著中軸線,在紫禁城以北展現出一個神奇的圖像:四周是方正的“鏡框”,中間酷似一位老者的坐像。這使夔中羽十分震驚。

他忙招呼同伴過來觀看。在那張底片上,大傢可以辨認出一個近似人像的圖形,外圍還有一個“相框”。它處於紫禁城北端景山公園的位置上。

經過仔細辨認,這個圖像的邊框是由景山公園四周的內外圍墻組成的,近似於最美的黃金分割比例。它的面積是0.23平方公裡。如果真是一幅人像的話,那它將是世界最大的用人工建築組成的人像。

遙感技術是一種不接觸地面而探測被考察物體性質的技術。通過遙感技術發現的這幅近似於人像的圖形,為什麼會在北京中軸線上的景山公園呢?

景山從遼代堆山,金代建園,逐步成為北京城南北軸線的中心點。景山園林的建築除瞭按照皇宮相同規制建造以外,還有許多值得一看的地方。除瞭明代崇禎皇帝的自縊處,景山的萬春亭也是欣賞古都風貌的最佳位置。

明清兩代曾先後對景山進行瞭大規模的建設,使景山逐步形成瞭優美而獨特的園林景觀。今天的景山基本上保持著乾隆盛世時的園林風貌,故稱景山為皇宮屏障、都市中的山林。

北京景山公園的俯瞰圖,是一尊巨大坐像,景山坐像到底是誰?

夔中羽從不多的衛星和飛機拍攝的資料中試圖揭開景山坐像臉上那層神秘的面紗。1983年,北京要進行一次全城的拍攝,也選用瞭夔中羽設計的照相底片,天然彩色的,彩色紅外的底片都使用瞭,結果拍回來以後發現,那幅圖像成瞭一個帶有笑容的相片瞭。

我們使用的普通照相機,依靠的是可見光,由紫到紅。而彩色紅外照相利用的是可見光加近紅外光。由於利用瞭近紅外光的能量,圖片的信息量會大大增加,可以看到人眼看不到的好多信息。

夔中羽把景山公園這部分做成一張圖,經過辨認,發現景山山體組成人盤坐的身體,壽皇殿建築群組成人的頭部,兩隻眼睛是內宮墻,眉毛由樹組成,兩邊非常對稱的三角形樹林組成瞭胡須,但它被壽皇殿外墻隔開瞭。

夔中羽經過多年的調查後認為,景山坐像的構成與人為因素有關。

景山的植被非常茂密,古樹就達900多棵。古樹的樹齡也在200年以上。這些樹木對景觀的構成起到瞭很好的作用。

對於圍墻與樹木是否構成人像,在景山公園工作多年的沈方園長,經過仔細考察以後認為:壽皇殿的東偏門門口就有一棵600多年的古樹。按常理說,古人不可能把這個樹種在門口,這說明樹在先,而建築在後。

那麼,無意當中發現的這幅人像,到底是不是古人有意為之?如果是,這個人像又到底是誰呢? 尋找線索

景山的這個坐像到底是什麼人?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夔中羽的腦海當中。這張像就在紫禁城後門,紫禁城裡面會不會有相同的人像呢?

欽安殿位於故宮中軸線上最北端,始建於明代永樂年間,供奉著被稱作水神的玄武帝的造像。“玄”意為黑色,“武”古人解釋為烏龜殼。玄武在“32方”中代表北方,在五行中代表水。打開沉重的大門,似乎打開塵封已久的寶藏,端坐在中央的水神玄武帝和殿內飾物仍然保持著明代的原貌。

夔中羽把欽安殿裡的玄武神與景山人像作一對照,確實有些相像。但有的學者認為,玄武神是披散著頭發,身穿著黑袍,手持寶劍,這個形象和景山的這幅圖像並不相符。

北京景山公園的俯瞰圖,是一尊巨大坐像,景山坐像到底是誰?

02

尋找證據

景山坐像之謎還困惑著另外一個人。這就是在景山公園工作瞭20多年的張富強。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閱讀瞭夔中羽先生撰寫的有關景山坐像的文章後想到,景山坐像是不是古人有意為之不能過早下定論,必須尋找有力的證據。

這證據就是要尋找有關能夠反映古代景山整體建築格局的宮城圖紙。為此,張富強踏上瞭找尋圖紙的路程。經過努力,他找到瞭一張康熙十八年間的宮城衛戍圖。從這張宮城衛戍圖上,張富強驚奇地發現,景山的壽皇殿和今天的位置不一樣,而是偏東瞭十幾米。這又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北京景山公園的俯瞰圖,是一尊巨大坐像,景山坐像到底是誰?

由於這張工程圖並不十分清楚,於是他按照原圖的比例進行放大,重新繪制瞭一張壽皇殿的建築平面圖。經過整理、刪繁就簡,這張圖紙變得清晰起來。

經過同時對照其他歷史資料,一個想法在張富強的頭腦中產生――景山當時保持著明代建築的整體格局,因為在康熙年間並未對景山壽皇殿建築群和其他建築群進行改造。那就是說,在清乾隆以前使用著的一直是明代的壽皇殿。從構圖的角度上來看,如果說在古代的時候,就把壽皇殿建築群設計成古代人像的一個臉型,那麼,從康熙十八年這張圖上並沒有顯現出來。

據歷史記載,乾隆十四年壽皇殿建築群曾經進行過改造,將壽皇殿由5開間改建為9開間,這與太廟規格是一樣的。那麼,會不會有這樣一種記載,說這次將壽皇殿搬到中軸線上的改造與人像有關系?如果有,它會記在哪裡呢?

北京景山公園的俯瞰圖,是一尊巨大坐像,景山坐像到底是誰?

03

碑亭秘密

在壽皇殿兩側各有一座碑亭,歷史上真正進過這個碑亭的人極少。到底這個碑文寫的什麼內容?這樣一來,壽皇殿兩側碑亭裡的文字記載就成瞭瞭解建造壽皇殿建築群是否與座像有關的關鍵瞭。

北京市園林局園林文化專傢耿劉同曾經說過,中國人的歷史感、責任感是很強的,做一件事情總會對後人有交代。比如古人搞一個建築,什麼時候建的,由誰建的,花多少錢,哪一年重修,在工程完成以後都會有記載,或者把它刻在碑上。

那麼,乾隆皇帝究竟知不知道,在他的腳下曾經有一尊體態雍容面、帶微笑的坐像呢?如果這是刻意建造的,依照古代建築的習慣,一定會有相關的碑文記載流傳下來。可是,從乾隆皇帝建成這個碑亭以來,很少有人真正目睹過碑文的全貌。它的考證,對張富強來說,無疑會是一個困難的過程。

北京景山公園的俯瞰圖,是一尊巨大坐像,景山坐像到底是誰?

2003年下半年,正好對壽皇殿兩側碑亭進行維修。作為景山的一名管理人員,張富強進入瞭碑亭,而且仔仔細細地閱讀瞭碑文,並做瞭記錄。經過分析。碑文記述的隻是建壽皇殿的目的和它的意義,並沒有涉及到任何關於建壽皇殿和整體壽皇殿做成一個人形的圖像的內容。

實際上,古建築中也有按照人的意願實現建築格局的,比如頤和園的前身清逸園。清逸園在萬壽山東部的山頂上,也就是現在景福閣那個位置上,原來的宗教建築叫曇花閣。曇花閣是乾隆時候供佛的地方,平面圖很像一朵六瓣的花,那時候明確講是仿造的。

夔中羽為瞭證實自己的看法,曾經寫信給溥傑先生和他的親屬,詢問景山建築是否與人像有關的事情,回信的結果是,他們這些親屬當時在清官當中,沒有議論過這樣的事情。這就說明,整個清朝對景山是否有這張像是不清楚的。那是不是造這張像的人有意把這張圖紙隱藏起來不讓人知道呢?可惜的是,這樣的依據一直沒有找到。

後來,有學者找到一張乾隆十五年的京城全圖。從這張圖上看,壽皇殿的兩側各有許多房屋,西側有700多間房屋,東側有100多間房屋,還有兩套院落。如果這東西側的房屋和院落同時存在的話,對景山人像的形成也會有一些影響。

北京景山公園的俯瞰圖,是一尊巨大坐像,景山坐像到底是誰?

對於景山人像是否是古人有意為之,不少專傢、學者也提出瞭看法,並且到景山公園進行瞭實地考察。 羅哲文先生是國傢文物局古建築專傢組組長,從事中國古典園林建築藝術60餘年,在中國建築界有著崇高的威望。他認為,現在的關鍵是古人當初設計或改建景山園林的時候,是不是有意識地把它做成一個人像。目前,仍然找不到原始設計圖紙,從許多文獻上也查不到,這就是謎之所在。但是,景山人像作為探索話題是有意義的,起碼令人感興趣。

有學者認為,景山是不是個坐像,在人們思考問題的過程中已變得不特別重要瞭。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一個科學的態度,有沒有一個科學探索的思維。也就是說,景山坐像是有意為之還是偶然的巧合,目前還沒有結論,重要的是一種科學的解析方法。

行者:夔中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