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巨人的細胞?

                             

從開始瞭解認識星空的時候,未知的事物總是那麼吸引人,宇宙的邊緣是哪裡,時間的盡頭又是什麼,那是一個思考也無法想象到的盡頭,永無止境,時間和空間都是無限的,於此相比地球上的人類想相互殘殺,欲望罪惡顯得多麼幼稚!

位於加州的加州理工學院的歐文斯谷射電天文臺發現宇宙之外還有宇宙存在,每個宇宙就像是巨物的一個個細胞,宇宙之外的宇宙和我們所處的宇宙構成瞭整個時空。這個發現和2014年南極BICEP2望遠鏡發現的宇宙原初引力波有些類似,當時美國科學傢小組宣佈在宇宙微波背景輻射中發現瞭原初引力波的信號,這可是一個不同凡響的發現。原初引力波信號的發現意味著宇宙之外還有宇宙存在,多個宇宙碰撞的震蕩會留存在引力波信號中。科學傢認為微波背景輻射中的細微卷曲結構是宇宙大爆炸所留下的,其造成瞭時空的漣漪,由此可以推出宇宙的暴漲事件存在,發現這一震蕩的頻率位於150GHz頻率上。但是到瞭2015年2月,普朗克望遠鏡的觀測發現,這些所謂的原初引力波信號是受到銀河系塵埃的幹擾所致,並非來自宇宙大爆炸時期。雖然調查結論否定瞭南極BICEP2望遠鏡的發現,但沒有擋住科學傢尋找多元宇宙的決心。歐文斯谷射電天文臺發現宇宙之外可能還有宇宙存在,該理論最早來自理論物理學傢埃弗雷特,他在1950年代就提出瞭這個觀點,指出宇宙之外還有其他宇宙。唯一不同的是,其他宇宙可能沒有生命,有些則在部分時期有生命,我們並不知道我們所處的宇宙能夠維持生命存在多長時間。

普朗克項目天文學傢普蓋特發現雖然我們沒有能夠確認宇宙暴漲的痕跡,但多元宇宙一直非常吸引我們的註意力。從概率上看,大爆炸之後可能形成瞭無數種可能性宇宙,有的宇宙很快就滅亡瞭,有的則處於熵寂狀態,有的像我們所處的宇宙一樣也有生命存在。由此看來,多元宇宙中每個宇宙就像是巨物的一個細胞,共同構成瞭整個高維時空。

《紐約時報》刊登的2張照片,一張是老鼠的腦細胞(左),一張是宇宙(右)。早期宇宙中星系互連關系,和大腦神經元相互連接,幾乎無法分辨兩張圖之間的不同,大腦細胞與整個宇宙擁有一樣的結構。

宇宙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巨人的細胞?

大腦細胞和宇宙

如果有人告訴你大腦是個小宇宙,宇宙是個超級大腦,你能理解嗎?會相信嗎?2012年11月16日,《自然》雜志在“科學報告”專欄發表瞭一篇研究論文,證明宇宙的成長過程和結構與大腦細胞的生成過程和結構幾乎一模一樣。

無獨有偶,雜志編輯和作傢朱迪思‧霍珀(Judith Hopper)和她的先生迪克‧特瑞西(Dick Teresi)合寫的《三磅宇宙》(Three Pound Universe),把人腦比作三磅重的宇宙。在書的第33頁,有兩張圖片,一張是大腦皮層,一張是宇宙暗物質,這兩張圖片也是驚人的相似;說明大腦就像一個微縮宇宙,而宇宙則是一巨型的大腦。

宇宙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巨人的細胞?

大腦皮層

宇宙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巨人的細胞?

宇宙暗物質

這些研究發現至今仍被不斷報導與關註,似乎預示著科學領域的巨大突破。如果這些發現最終被完全證實,那將徹底改變人們對宇宙、對人體、對生命以及對人和宇宙之關系的認識。

網絡不同 但自然生長動力相同

《自然》雜志的研究報告顯示,某些未知的基本規律可能支配著多種或大或小的系統,從腦細胞之間的電信號傳遞,到社交網絡的擴充,乃至宇宙的膨脹。該研究報告的作者之一、美國加州聖地亞哥大學的物理學傢德米特裡‧戈裡尤可夫(Dmitri Krioukov)說:“不同的網絡,如互聯網、大腦和社交網絡,其自然的生長動力是一樣的。”

研究人員開發瞭一個計算機模擬程序,將早期宇宙分成盡可能小的單元,其中時空的份額比亞原子的粒子還小。模擬將所有的量子(或稱節點)聯系在一個巨大的,具有因果關系的天體網絡中。

隨著模擬的進行,宇宙的歷史中加入瞭越來越多的時空單元,星系中物質的“網絡”連接由此也不斷增長。當研究人員將宇宙歷史與社交網絡,或者大腦回路增長的方式對比時,發現這些網絡都以相似的方式擴展:它們會協調相似節點與諸多連接節點之間的關系。

研究還發現,大腦中的連接有著極其高的組織化,大腦的結構就像是城市的佈線網格,神經元遍及各個角落。

戈裡尤可夫說:“對於物理學傢來說這是個即時信號,意味著自然的運作中還有某種人類尚未知道的東西。”很可能在這些不同的網絡之中,有一些未知的規律在支配它們運行。“研究結果提醒我們,也許是開始尋找這些規律的時候瞭。”

17世紀,微積分的發明者、著名的哲學傢兼數學傢、物理學傢萊佈尼茨認為,“超自然”的事物預見並創造瞭這個物質的世界。萊佈尼茨對微積分的發現促使在200年之後科學傢提出全息論。曾與愛因斯坦一起工作過的倫敦大學理論物理教授大衛.波姆是現代全息理論之父。

什麼是全息呢?比如一張照片,裡面有一個人像;如果我們把這照片切成兩半,從任何一半中我們都能看到原先完整的人像;如果我們再把它撕成許多許多的碎片,我們仍能從每塊小碎片中看到完整的影像。這樣的照片就叫全息照片。全息論的核心思想是,宇宙是一個不可分割的、各部份之間緊密關聯的整體,任何一個部份都包含整體的信息。全息理論很好地解釋瞭超距作用的原理。大衛‧波姆曾闡述說,獨立存在的事物展開來所看到的秩序之下其實存在著一種不可分的整體的有序性。這一整體與各個展開的個體同時共存。所以宇宙就如同一張巨大的全息圖,它的各個部份既包含於整體之中,而整體亦包含於個體之中。身體中的每一個細胞都隱含這整個宇宙。鄭潤在其《微塵中的無限宇宙》一書的“分形宇宙論”中寫道,萊佈尼茨發表瞭叫做單子論(Monadology)思想。那是一種宇宙由無數個單子(monad)構成,每一個單子裡有一個完整的宇宙。即一個粒子如果在其裡面又包含著一個完整的宇宙,那麼,那個宇宙會由更小的無數個粒子構成,而在那每一個粒子裡面又會有其他更小的宇宙。

斯坦福大學的腦神經學傢卡爾‧普裡佈拉姆(Karl Pribram)研究腦部是如何儲存記憶的,他被全像式結構模型所吸引。許多研究顯示,記憶的儲存不是單獨地限於特定區域,而是分散於整個腦部。在 1920年代的一連串歷史性的實驗中,腦部科學傢卡爾.拉甚利(Karl Lashley)發現不管老鼠腦部的什麼部位被割除,都不會影響它的記憶,仍舊能表現手術前所學到的復雜技能。

然後在1960年代,普裡佈拉姆接觸到全像攝影的觀念,他相信記憶不是記錄在腦神經細胞中,或一群細胞中,而是以神經脈沖的圖案橫跨整個腦部,就像雷射繞射的圖案遍佈整個全像攝影的底片上。

佛道學說 超前揭示宇宙之奧秘

迪帕克‧喬普拉(Deepak Chopra)是《時代周刊》20世紀世界最有影響力的100位人物之一,也是杜克大學醫學中心的教授,他在《赫芬頓郵報》的博文“你的大腦就是宇宙”中,也引用瞭《自然》雜志的這個研究。

喬普拉提到瞭古老的印度宗教的宇宙觀——“因為是最小的,所以也是最大的”(As is the smallest, so is the greatest)。喬普拉說,如果我們承認每一個系統都是由反饋回路、動態平衡和持續的自我組織驅動的,那麼現代科學的認識就又完全回歸到瞭這一古老的智慧。

隨著越來越多的宇宙的真實被發現和證實,人們會發現道傢所說的“人體是一個小宇宙”和佛傢所講的“一粒沙裡有三千大千世界”是更高的科學。而更令人深思的是,在沒有現代科學的幾千年前,以佛道為主的修煉界是如何知道宇宙奧秘的呢?就如同病毒之於人類,人類之於宇宙,也許更小,因為小,也是無限可能!(以上取自自然科學的相關文章和文獻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