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作者/阿北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歷史會記住這一天:公元2018年7月25日,飯圈和虎撲多年形成的“互不侵犯默契”宣告破裂,被外媒譽為 Chinese Hip-Hop Savior 的藝人吳亦凡,被一群戰力洶湧的步行街 JRs 逼出瞭職業生涯裡中第一首 diss track,史稱七二五事變。“次元墻倒下之前,沒有人相信它會倒下”。

——虎撲網友@北方公園NorthPark

虎撲上出現首個“吳亦凡無修幹音”帖的36小時後,虎撲步行街官微@虎撲的步行街 粉絲數達到84萬,相比一天前猛增18萬。

伴隨著數字的急劇增長,還有拎出兩者此前微博粉絲量比較的諸如“66萬虎撲用戶手撕3300萬吳亦凡粉絲”帖子的大行其道。

@虎撲的步行街 兩天內連發57條相關微博,極盡嘲諷之能事,不僅奉送瞭“吳亦凡粉絲 虎撲”一個微博熱搜,還助推瞭一個新的流行詞匯“skr”,並在和吳亦凡粉絲戰鬥的過程中,展現瞭一把“虎撲直男”們的強大影響力。

一場平臺粉絲之間的罵戰轉化為吳亦凡方的嚴重公關危機,同時也打造瞭一場聲勢浩大的虎撲傳播推廣案例。

說到底,還是吳亦凡太蠢,而虎撲太狠。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虎撲吹響號角:“碰瓷”or“自衛”?

事發緣由其實簡單的很,昨天上午十點左右,虎撲步行街版塊有人發帖“吳亦凡無修音視頻,你能堅持到幾秒”,並附上瞭一則“吳亦凡無修音”的文件。

音頻效果自然是慘不忍聽,評論中嘲諷之聲更是一片。帖子瞬間榮登虎撲小熱帖。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而大熱流量的粉絲自然具備著極高的“輿情監測”能力,幾分鐘之後,便有吳亦凡粉絲帶頭發佈瞭反黑微博:將虎撲中的一些相關帖子鏈接集中放出,引導大傢點鏈接舉報。

這也是流量藝人粉絲的常見操作,此前多用於微博上進行“言論凈化”,可以將關於藝人的造謠誹謗辱罵等信息通過舉報迅速刪除,而這次的操作被放到瞭虎撲上。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虎撲直男哪帶怕的?“保衛戰”就此打響。

虎撲步行街官微迅速轉發瞭這名粉絲的微博,並連續發送10條相關微博對吳亦凡本人的唱功和粉絲的“反黑舉動”進行嘲諷。平時微博評論隻有100左右的官微在這個話題下每條回復都能數以千計,八方而來的“虎撲直男”在各條下盡情揮灑著對於“吳亦凡”和“吳亦凡粉絲”的不屑與不滿。

“吳亦凡粉絲 虎撲”的熱搜話題在排名榜上也逐漸走高,而大量吳亦凡粉絲選擇凈化廣場,將熱搜中的虎撲解釋為動詞,遮蓋上午爭議的原貌。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多方角力之下,下午兩點,熱搜榜單第一赫然便是這個話題。

這和一條條在粉絲的撕逼和罵戰中平均回復均能上千的微博都成瞭強力興奮劑,鼓舞著虎撲將單方向的“碰瓷”營銷進行到底。作為平臺官微,以充滿著個人喜好的言論堅持不懈DISS流量巨星,挑戰大規模“腦殘粉”,圍觀路人也紛紛贊一聲“好膽氣”!

虎撲用戶更是將這一連串的操作冠上瞭“自衛”的名號,以“不能牽扯到虎撲社區以後的秩序問題”這樣正氣凜然的理由將這場粉群爭執擴大為瞭一場極有效果的事件營銷。

至於出發點究竟是單純的“自衛反擊”還是“碰瓷營銷”,現在已經無從得知。但至少從結果來看,整場狂歡傳播的大幕也正是在此時緩緩拉開。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吳亦凡親自下場,蠢不可及!

如果事件繼續以@虎撲的步行街 平均每小時兩條DISS博的狀態持續下去,這場狂歡遲早會因為“無梗可用”而偃旗息鼓。畢竟粉絲是不知名的個人群體,虎撲則是平臺視角發聲。

至於爭執的重點“哪方有問題”,最後怕還是隻會停留在兩撥興趣愛好不同群體間的唇槍舌戰上,以“追星的都是腦殘”和“混虎撲的都是直男癌”這種常見的自我宣告勝利大法而告終。

偏偏昨天下午四點十五分,事發六個小時後,吳亦凡親自下場瞭。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一條明星本人發聲的微博怒斥虎撲:“不搞體育來搞我,真的很閑”,還發出“等著diss track”的宣告,特別熱血Rapper,十分互粉狂魔。正面回應的態度簡直剛的很。截止今天,這條微博點贊37萬,轉發83萬,被各路粉絲的心疼和贊譽聲淹沒。

是不是勇氣可嘉?

從公關角度來看,實在蠢不可及。

娛子醬都被這次吳亦凡的公關團隊搞得一臉懵逼。作為一舉一動備受人關註的頭部流量,已經陷入話題狂歡的中心人物,面對逐漸被炒熱的輿情,在註定是“雞同鴨講”的局面下,選擇瞭最無效也最爆炸的方式:親自回擊。除瞭讓輿論進一步發酵,對手進一步發笑,哪裡還有什麼積極作用?

當然,這樣可以讓粉絲心疼。可事實上,這幫被感動到的粉絲群體,從來都不是吳亦凡團隊需要公關的對象,畢竟作為粉絲,無條件站在明星的一端支持是使命所在,義不容辭。而真正需要安撫的輿論來源於廣泛的吃瓜群眾,明星親自下場,隻會讓人眼前一亮,參與的更加激動。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同時,這條回應微博的邏輯也並不能實現自恰,盲目將“認為自己唱功不行的人”打為隻能去聽“Acappella(無伴奏合唱)”,實在是一場並不怎麼高明的偷換概念。相比之下,放出一段清唱視頻自證清白,或是用較幽默的口吻回應話題拉高姿態都要有效的多。

而現在的回應方式,像是為子彈快要打完的敵軍空降瞭一箱彈藥,主帥本人來到交戰核心區立瞭個靶子,怎能不讓還在興頭上的“虎撲大軍”集體高潮?二次出征更是師出有名:“是你吳亦凡先下場的!”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虎撲的回擊,話題營銷范本誕生

吳亦凡發出微博的7分鐘後,@虎撲的步行街便迅速轉發,配之以紳士嘲諷。並在隨後展開瞭幾十條對吳亦凡的回擊。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一個個由虎撲打造的回擊方式輪番上演,為話題熱度不斷加碼。反掛熱評中素質低下的吳亦凡粉絲占據輿論高地、打造“吳亦凡粉絲來到虎撲發不瞭帖”等相關梗制造泛娛樂效應、在虎撲論壇將今日話題設置為“女生追哪個明星你最反感?”做二次傳播、將App中的點亮程序換成skr實現全論壇熱度最大化……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這些層層遞進、空前團結的回擊堪稱是一次話題營銷范本,流程標準的讓人想寫進教科書。煽動情緒,引發對立簡直一把好手,單從這次的事件來看,虎撲運營人員就可以來個“特殊貢獻獎”。

結果便是源源不斷的新興網路傳播點誕生,在吳亦凡官方回應孕育出的傳播沃土上生根發芽,吸引八方媒體聞風而來。虎撲真正做到瞭官方下水,齊整戰隊,將這場鬧劇搞得再轟轟烈烈一些。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效果也十分明顯,聲勢浩大的種種玩法在@虎撲的步行街 的搬運下在微博迅速傳播開來,直觀的勝利戰果便是粉絲數的迅速增長。而每條相關微博下,熱評的都是花式嘲諷吳亦凡方的“虎撲直男”,堪稱一場大勝。

在這個過程中,自然有媒體捕捉到瞭核心要素進行加工傳播,助力這場吳亦凡大戰虎撲進一步火爆出圈,“66萬虎撲JRS手撕3300萬吳亦凡粉絲!直男團結起來,飯圈根本就不是對手”這樣的言論開始冒頭,然後被一眾虎撲參與者力捧,成為自己戰勝“飯圈文化”的代表作。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戰鬥的本質:飯圈文化的追捧者和痛恨者

部分虎撲人士將這次自己能夠給“腦殘追星狗”一個教訓的原因歸結於吳亦凡本身站不住腳,尤其是他的音樂實力更是成為瞭“虎撲直男”抨擊群嘲的核心,也是“以少勝多”的關鍵。

這樣的心態未免有些可笑,本質上,這不是一次以弱勝強,而是一場基於人數優勢的N倍殺。因為和吳亦凡粉絲戰鬥的並非是虎撲用戶,而已經變成瞭一群飯圈文化的痛恨者,這樣一比,顯然後者的力量要強大的多。

隨著近幾年互聯網和飯圈文化的普及,越來越多的社交場景可以看到這種文化印記,流量鮮肉鮮花的大批量粉絲無處不在,將“控評”、“凈化”等粉絲群體的風氣和規則鋪灑向大眾認知層面。

吳亦凡的蠢和虎撲的狠

痛恨者們被這樣的文化包圍,卻無法發泄心中的不滿情緒,往往隻能借助“模仿飯圈文化”進行嘲諷,此前的徐崢出道事件便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點擊回顧)。當然反諷畢竟還是不夠,若是能直接攻擊這個文化的追捧者,才算得上過癮。

然而過往這樣能直接對抗的途徑並不是很多。飯圈文化的追捧者和痛恨者間有著涇渭分明的界限,很難輕易跨越。小范圍摩擦不斷,大規模戰爭鮮有。

而這次的吳亦凡事件,顯然便是一次契機。

明星親自下場後演變成的全網狂歡模糊瞭界限,涉事的雙方又恰好不乏兩個群體的代表。於是打著“虎撲大戰吳亦凡”的旗號,大批量對飯圈文化不滿已久的人士放肆宣泄著自己的惡意情緒。畢竟在這場戰鬥中,嘲諷“腦殘追星狗”已經成為瞭政治正確,至於自己有沒有地圖炮,言辭是否足夠有教養都不再重要。

隻要能攻擊到對手,能抹黑他們的群體形象,能發泄心中的負面觀感,就足夠爽瞭。

然而這更像是一種精神勝利。畢竟事情過後,他們依舊行走在被飯圈文化包圍的世界,依舊無法改變整個行業的追慕風氣。吳亦凡的粉絲不會減少,《中國新說唱》甚至還會再被炒熱一波。

過過嘴癮罷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