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他就這樣扔下我不管瞭!”

                             

如果您喜歡婚姻情感文,請點擊右上角“關註”,每天都會為您奉上不一樣的婚姻情感故事。

文/吾子語【原創首發,禁止復制轉載,違者必究】

“我不信,他就這樣扔下我不管瞭!”

婚姻 情感 圖文無關

少華失蹤瞭,已經三天瞭,黎美麗怎麼也聯系不上他瞭。

少華廠子裡的人都說,他不是失蹤,是辭職瞭。於姐把他給拐跑瞭,去南方享福去瞭。

黎美麗一點都不信,少華辭職自己怎麼會不知道呢,那些人都是在造謠瞎掰呢。

廠子裡的人都認識於姐,之前也聽少華提起過。於姐是廠裡的大客戶,據說身傢上千萬,是名副其實的富婆。

黎美麗一直住在少華的單身宿舍裡,廠裡專門給少華自己配的。兩人雖然還沒有結婚,卻像兩口子一樣,像模像樣地過起瞭小日子。

可是,少華卻失蹤瞭。宿舍是少華廠裡的,黎美麗之前一直當這裡是自己的傢,現在突然連個安身之處都沒有瞭。

黎美麗不想搬走,誰攆也不走,她不相信少華辭職瞭。這裡還是少華的,隻要是少華的,自己就可以住在這裡。

她要住在這裡等少華回來,她相信少華不會就這樣扔下自己不管的,他會回來的。

可是,並沒有人來轟她走。

隻是廠裡幾個流裡流氣的小青年,遇到她時會不懷好意地調笑她:“少華不在,你晚上有需要的話,記得找我們幫忙哦。”

黎美麗裝聽不見,心想,哼,等少華回來你們就會死的很難看。

她還沒有等來少華,廠長劉勝利卻親自來瞭。黎美麗又急又怕,怎麼辦,這是要趕我走瞭。

劉勝利卻不像之前黎美麗見過的樣子瞭,沒有板著臉。反而和顏悅色地說:“美麗啊,怎麼著,不歡迎我嗎?”

黎美麗醒過神來,慌忙轉身找茶杯,隻要還在這裡住一天,她就還是主人,就要盡地主之誼。

趁這功夫,劉勝利走到門口,把門鎖上瞭。

“我不信,他就這樣扔下我不管瞭!”

婚姻 情感 圖文無關

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黎美麗身後,抱住瞭她。就在她與少華的床上,強奸瞭她。

黎美麗想喊來著,最後還是沒喊。這是劉勝利的地盤,喊瞭也沒用,頂多是讓自己丟人,又會成為別人茶餘飯後談論的桃色新聞。

後來,劉勝利就像街坊串門一樣,隔三差五的就會過來。他也親口許瞭黎美麗,這房子隨便她住,愛住多久就住多久。

黎美麗忍著,她必須忍著,這裡的一桌一椅,都有她與少華的共同回憶,她要等少華回來。

更何況,廠長也說瞭,少華肯定會回來的,廠長也讓自己在這裡等呢。

再後來,劉勝利大中午青天白日的也來,來瞭也不像以前那樣,著急做那事。

他會買隻燒雞或者烤鴨之類的,再帶瓶好酒,坐下來讓黎美麗陪他吃飯。

漸漸地,廠長也不強迫黎美麗瞭,隻要黎美麗抗拒,他就隻抱著她睡覺,絕不動手動腳。

黎美麗慢慢地發現,自己竟然不討厭廠長瞭,甚至會盼著他來。

兩人一起吃吃飯,然後讓他抱著看會兒電視,說會兒話。每當這時候,她就想不起來少華瞭。

黎美麗懷孕瞭,劉勝利笑瞇瞇地趴在她肚子上,說,咱們結婚吧。

黎美麗心裡突然抽搐瞭一下,少華的臉又浮現瞭出來。

她從來沒想過會與面前這個老男人結婚,雖然劉勝利是個鰥夫,他老婆已經死瞭好多年瞭,卻從來也沒聽說他有再婚的打算。

她一直以為,劉勝利是個老色狼,他不過就是看著自己無親無故好欺負,用房子做要挾,占自己便宜罷瞭。

現在卻不一樣瞭,如果沒有少華,或許黎美麗真的很願意嫁給這個比自己大17歲的老男人呢。

不是喜歡更沒有愛情,隻是感覺很踏實,還有被寵溺的喜悅。

可是,少華。你在哪裡?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眼看肚子一天天大起來瞭,黎美麗越來越舍不得這個小生命瞭。為瞭孩子,那就結婚吧。

生完孩子出來,劉勝利著急地撲上去死死盯著黎美麗,連聲說:“美麗美麗,你沒事吧?美麗美麗,是不是很疼啊?”

黎美麗看著劉勝利那張皺紋橫生的臉,已急的佈滿瞭汗珠子,她突然很想哭。

就在這一刻,似乎之前的動粗強迫,房子要挾都已經不重要,也不存在瞭。

有一種叫幸福的感覺溢出瞭眼眶,她抓住劉勝利的手,很想說一句:我愛你。

真的,隻是愛,不是愛情。

兩年後的某個周末,黎美麗與劉勝利抱著孩子去公園玩,突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眼前掠過,身旁一個穿金戴銀畫著濃妝的艷女,緊緊地挎著他的胳膊。

“我不信,他就這樣扔下我不管瞭!”

婚姻 情感 圖文無關

是少華,他就是化成灰黎美麗也認得出來,旁邊那個是不是於姐就不得而知瞭。

到底是誰其實真的已經不重要瞭,少華就像那些匆匆溜走,無法挽回的青春歲月一樣,早已湮滅在滾滾紅塵中。

黎美麗掃瞭一眼,隻是掃瞭一眼而已,轉頭喊著:“老劉哎,咱一會兒去吃西餐好不好?”

【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