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在武林中也分個力道、段位

                             

愛情,在武林中也分個力道、段位

文/石頭

愛情,在武林中也分個力道、段位。

武林,高手雲集。遍觀高手情招,莫不過一個“狠”字。人心本是這世上最精密的幻像,居無定所,來去不可琢磨。聰明而無奈的高手,個個“狠”字都摘自血淚,百煉成精,愛的清淺自持,把控有度,既不曾在狂熱獻媚時迷失頭腦,亦不曾在被負時亂過陣腳。高手們都知道這輸得起的道理,這才能不深陷其中,才有餘力縱觀全局、揣度進退。

低段位的正是在愛情裡事事當真的主,得到一個許諾便恨不得當場叫人裝裱起來;對方才入戲就立馬急著咬出個一生一世;而一旦揪個點蛛絲馬跡就非要給人兌出個四五六來。留不得一點含糊,不能讓那含糊糟蹋瞭純潔、癡情,許多本是順水推舟的感情,愣是被逼到瞭覺路口。

其實所有拿跟頭摔出段位的愛情高人都是讓人心酸的。一個人要經瞭事還不長記性,繞著一塊硬穴死磕,那不是平白讓人懷疑智商麼?學乖,便是給傷疤交瞭學費。

愛情武林,形形種種。女孩年輕的時候,愛上老男人自覺有瞭依靠,雲淡風輕,又深諳男女相處之道。其實這些個武林高手,早就把陽火燃盡在青春年少裡,把精明、圓滑、算計留在餘生裡,且等著傷心、絕望吧,這就是菜鳥與高手的不自量力。

愛情這東西,說到底和人生是一回事。太當真,顯得有些愚鈍;不當真,又多少有些可惜。做菜鳥,或多或少的冒傻氣;做高手,自命清高又孤獨。至高的境界是華山論劍後,跌落凡間去歷劫,糊裡糊塗做菜鳥,揣著明白裝糊塗,冒著傻氣造點故事。

金庸筆下的老頑童,率性灑脫。不必做什麼武林高手,也願你學藝不精,拿著兩顆冒點傻氣的心,戀愛,不練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