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有“三忍”,歷史上的伊賀忍者有“三上忍”

                             

木葉村中有三大傢族擁有血繼限界,分別是千手一族、宇智波一族與日向一族。千手一族與宇智波一族事實上是木葉村的“執政派”與“在野派”,而日向一族則與前兩者均有血統上的淵源——這一設定,又與歷史上伊賀“三上忍”極為相似。

火影忍者有“三忍”,歷史上的伊賀忍者有“三上忍”

《火影忍者》中也有“三忍”,指的是三個實力超群的忍者;歷史上的伊賀“三上忍”雖然指的也是三位傑出的忍者,但這一稱號在更大程度上指的其實是三位忍者背後的傢庭勢力,所以伊賀“上忍三傢”這一稱呼要比伊賀“三上忍”更貼切。伊賀上忍三傢指的是百地傢、服部傢與藤林傢,這三傢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主宰瞭伊賀流忍者的政治局面,彼此相互競爭,一旦有外敵入侵又能同仇敵愾,其關系倒比《火影忍者》中千手一族與宇智波一族要和睦得多。

火影忍者有“三忍”,歷史上的伊賀忍者有“三上忍”

百地傢的代表人物為百地丹波守,本名正西,更響亮的句號為百地三太夫,是伊賀流忍術的重要開創者之一。天正七年,織國信雄統率近萬軍隊大舉進攻伊賀,伊賀忍者奮起反擊,遂成“第一次天正伊賀之亂”。這一戰中,千餘名忍者不斷對德川大軍進行襲擾使後者不戰而潰,伊賀忍者由此聲名大振——而百地丹波守,正是這一戰的主要指揮官之一。不過伊賀忍者的勝利隻是曇花一現,天正九年(1581年)織田信長親征伊賀引發“第二次天正伊賀之亂”,最終攻下瞭伊賀忍者最後的駐地柏原城,“伊賀惣國一揆”由此成為絕響。一說柏原城冠軍盡數戰死,這其中也包括百地丹波守;另一說百地丹波守順利逃亡,不論哪一種說法,百地丹波守在柏原城之役後便消失於歷史舞臺,從此不見蹤跡。

火影忍者有“三忍”,歷史上的伊賀忍者有“三上忍”

服部傢的代表人物更是大名鼎鼎,那便是伊賀流乃至日本歷史上最著名的忍者服部半藏。“半藏”一名是服部傢族長的名號,其中以二代目服部正成最為著名,“服部半藏”四字如果沒有其它說明,便特指服部正成。服部半藏號稱“鬼半藏”,位列德川十六神將之一,其名號幾乎成為德川傢康忍者軍團的代名詞。

火影忍者有“三忍”,歷史上的伊賀忍者有“三上忍”

雖為伊賀上忍三傢之一,但服部傢較早遷離並歸於德川傢康旗下,因此躲過瞭“第二次天正伊賀之亂”的屠戮之禍。服部半藏對後世忍者文化影響極深,廣泛出現於日本文學作品尤其是二次元作品中,《火影忍者》中有“半神”之稱的半藏也即以其為原型。

火影忍者有“三忍”,歷史上的伊賀忍者有“三上忍”

伊賀上忍三傢中最沒有存在感的是藤林傢,其首領藤林保豐甚至被很多人認為與百地丹波守為同一個人,之所以化身為二隻是維持伊賀各忍者集團的均衡。不過,藤林傢卻出瞭一位藤林左武次保武——也正是《萬川集海》的作者。如果從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來看,藤林傢有此貢獻,也便不枉“上忍三傢”的名號瞭。

火影忍者有“三忍”,歷史上的伊賀忍者有“三上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