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祭天後賜給弘歷一塊肉,弘歷吃瞭,立皇儲的事也就定瞭

                             

雍正元年正月十一,雍正皇帝即位後第一次前往天壇,舉行祭祀皇天、祈五谷豐登的大典。還宮後,雍正把四阿哥弘歷召到養心殿,賜給他一塊肉,讓他吃掉,此外沒再說一句話。乖巧的弘歷默默吃掉瞭這塊白水煮肉,也沒有多說話,向父皇告安後就退出殿外。

雍正祭天後賜給弘歷一塊肉,弘歷吃瞭,立皇儲的事也就定瞭

雍正帝

這對父子雖然沒有明說什麼,但聰明的弘歷卻明白瞭父親的沉默背後的深意:他已經被父親內定為皇儲瞭,因為父親賜給他單獨吃的是祭神的胙肉。

胙肉,就是祭祀時供給神的肉,古代中國十分講究祭神,祭神時一般都有肉,這種肉就被稱為胙肉。中國在在先秦時就有周天子賞賜胙肉給諸侯的記載。胙肉一般都是白水煮肉,可以用豬肉、羊肉、牛肉、鹿肉等。胙肉祭神後就等於有瞭神的賜福,是有福的肉,祭神後胙肉不能浪費,由主祭的人分給親近的人,這被稱為“分胙”或者“散福”。

雍正祭天後賜給弘歷一塊肉,弘歷吃瞭,立皇儲的事也就定瞭

胙肉

普通人傢祭神後分胙肉可能就是圖個吉祥、增福的意思,但皇帝祭天後的胙肉單獨給一個皇子吃,這個意義可就大多瞭。胙在古代通阼,皇帝登上皇位就被稱為“踐阼”,雍正將祭天後的胙肉單獨讓弘歷吃意義就是將上天賜的福單獨交給這個兒子,也就是立他當皇儲,以後接自己皇位的意義。

要知道在當時,弘歷隻是競爭雍正皇位的候選人之一,而且優勢並不明顯。當時雍正有三個兒子:弘時、弘歷和弘晝。老大弘時不但已經成年成傢,而且他生母的地位比弘歷生母地位高的多。當時弘歷還是一個13歲(虛歲)的少年,他的的生母還是個沒有名份的妾。

雍正祭天後賜給弘歷一塊肉,弘歷吃瞭,立皇儲的事也就定瞭

青少年時期的弘歷

當然弘歷也有競爭的優勢,就是他的大哥性情放縱,行事不謹,不被父親喜歡。而他小小年紀性格沉穩,聰明可愛。再加上他在康熙末年很得爺爺康熙帝的寵愛,被帶在爺爺身邊撫養,使其父在爭奪儲位的鬥爭中處於頗為有利的地位。這些都使弘歷在父親的心中份量更重,更被父親喜歡。

雍正祭天後賜給弘歷一塊肉,弘歷吃瞭,立皇儲的事也就定瞭

正大光明匾

也就是在父親雍正登上皇位後不久,就將祭天的胙肉單獨給瞭他,從此這爺倆對立皇儲的事就心知肚明瞭。過瞭幾個月,雍正就秘密建儲,將皇儲名字藏在正大光明匾的後面,其實無論宮內宮外明眼人都知道立的是弘歷。又過瞭三個月,十一月是康熙皇帝周年忌辰,雍正沒親自去致祭,而是派年僅13歲的弘歷代其前往。這也相當於向天下宣告:在位皇帝特遣未來的皇帝向升天的皇帝致祭,奏告王朝百年大計已定,儲位已有所屬。

也就是說,雍正在登位的一個多月後已經決定下由弘歷當皇儲,並用獨賜胙肉的方式告訴瞭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