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北京是我們偉大祖國的首都,中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這句話似乎已經是婦孺皆知瞭。帝都北京是中國最牛的一線城市,有多少人為瞭夢想去那裡奮鬥拼搏,成為“北漂”。

北京的建城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周初年分封的燕國,秦一統之後,北京叫薊縣,屬於廣陽郡。從秦朝到唐朝,北京始終就是一個地級市的級別。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燕國

在唐朝,北京曾經屬於范陽節度使轄區,安祿山造反就在此地起傢,如果安史之亂成功,安祿山的大燕國是不是會以此為都呢?

唐末五代,隨著經濟重心的東移,北京逐漸成為重要城市,也成為北方契丹民族與中原漢族爭奪交鋒的中心。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石敬瑭

歷史上著名的兒皇帝石敬瑭曾經割讓給契丹的燕雲十六州,其中的幽州就包括今天的北京。北宋建立之後,北京及其周邊地區仍然是趙宋王朝想要收復,而契丹人想極力保住的地方。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燕雲十六州

遼太宗耶律德光在拿下幽州之後,就意識到此地的戰略地位,升幽州為南京,以原先的都城為上京臨潢府(內蒙古赤峰市林東鎮)。

後世的遼朝皇帝相繼有增加瞭幾個陪都,上京臨潢府(今赤峰市林東鎮)、東京遼陽府(遼寧省遼陽市)、南京析津府(北京市)、中京大定府(內蒙古寧城縣)、西京大同府(山西省大同市),謂之遼代五京。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遼朝五京

在整個遼朝五京體系中,南京(今日的北京)非常重要,它是契丹民族南下中原的據點。當然,趙宋王朝如果想恢復漢唐帝國榮耀,也需要拿下南京,也就是他們口中的幽州,否則帝國復興無從談起。

遼朝的南京,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在那個年代,不像今天這般幹燥,而是一個,水網交織、河湖眾多的城市,西有高梁河,北有白河和潮鯉河,中部有溫榆河,南部有白溝河,氣候宜人,雨量豐沛,植被茂密。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遼代南京

除此之外,當時的遼朝南京還有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南望華北平原,西部和北部群山環抱,東面大海,另外又有居庸關、松亭關、榆關、紫荊關、古北口這五關拱衛,自古以來就是兵傢必爭之地。

幽州之地,左環滄海,右擁太行,北枕居庸,南襟河濟,誠天府之國。而太行之山自平陽之絳西來,北為居庸,東入於海,龍飛鳳舞,綿亙千裡。重關峻口,一可當萬。獨開南面,以朝萬國,非天造此形勝也哉!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遼史》

遼太宗耶律德光在會同元年(938)升幽州為南京,成為遼朝的陪都之一,這也揭開瞭其通向首都之路的序幕。遼太宗的這一舉動本身就證明對南京的重視程度。

中原王朝欲收回此地,分別發動瞭幾次北伐戰爭,第一次是後周世宗統治時期,第二次是宋太宗時期的高梁河之戰,然而兩次均以失敗告終。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耶律德光

周世宗柴榮於後周顯德六年(公元959年)發動北伐契丹的戰爭,原本進軍順利,收復多處失地,收復被石敬瑭出賣的幽雲十六州,哪裡想得到,天妒英才,柴榮在北伐途中崩殂,興復大業就此失敗。

趙氏兄弟篡奪後周江山之後,也想繼續北伐,完成周世宗未竟的事業。宋太宗趙光義在太平興國四年五月平定北漢之後,沒顧得上休整,就開始北伐契丹,企圖一舉奪取幽州,突顯王者榮耀。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宋太宗趙光義

宋王朝想的太容易,遼景宗耶律賢得知幽州遇襲,急忙派軍南下救援。契丹鐵騎三面進擊,宋軍大敗於高梁河,太宗倉皇逃命。高梁河就是今天紫竹院公園裡的那條河。

北宋朝廷面對高梁河戰爭的失敗,並未喪失信心。遼乾亨四年秋(982),景宗病逝,十二歲幼子耶律隆緒即位,即遼聖宗,由其母蕭太後攝政。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高梁河戰爭

北宋朝廷欲趁遼朝大局未穩之時,一舉收復幽燕地區,“且契丹主年幼,國事決於其母,其大將韓德讓寵幸用事,國人疾之,請乘其釁以取幽薊”。

遼景宗去世之後,其子遼聖宗即位,朝中大政由其母親蕭太後做主,這就是大遼歷史上的傳奇太後蕭燕燕,漢官韓德讓是她的股肱之臣,也是傳說中她的情郎。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蕭太後

趙氏皇帝低估瞭蕭太後和遼聖宗母子的能力,蕭太後絕非平凡之輩,她雖為一介女流,卻是一位運籌帷握雄才大略的政治傢,在景宗統治期間已經長期輔政,具有豐富的政治鬥爭經驗。

據史書記載,蕭太後“明達治道,聞善必從,故群臣咸竭其忠”,而且這個女人極有政治手腕,“陰毒嗜殺,神機智略,善馭左右,大臣多得其死力”。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韓德讓和蕭燕燕

面對雄心勃勃的趙宋王朝,蕭太後也是有足夠警惕的,執政之初,她說過“母寡子弱,族屬雄強,邊防未靖,奈何?”

為瞭加強南面防禦,蕭太後派出宗室名將耶律休哥主持南京防務,“聖宗即位,太後稱制,令休哥總南面軍務,以便宜從事。休哥均戍兵,立更休法,勸農桑、修武備,邊境大治”。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耶律休哥

當然,趙宋王朝還是要北伐的,大宋雍熙三年(986),即遼聖宗統和四年,北宋大軍兵分三路進攻,由曹彬、田重進、潘美帶領。聖宗在蕭太後的輔佐下精心部署,親率大軍南下攔截宋軍,“統和四年五月丁亥,發南京,詔休哥備器甲、儲粟,待秋大舉南征。六月丁未,度居庸關”。

宋軍由於將領指揮不當和內部不和,造成貽誤戰機,使得三路軍隊全部遭到重創,再次慘敗而歸。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雍熙北伐

這次北伐在宋史上被稱為雍熙北伐,大宋以慘敗收場,而契丹大遼則守住瞭南京,也就是今日的北京地區。為瞭鞏固南線國防,遼聖宗和蕭太後母子在這場戰爭結束之後,還是多次巡幸南京,強化南京的陪都地位。

在遼朝的五京體系中,南京的地位極為重要,甚至可以說僅次於上京。直到二十餘年後,遼聖宗營建中京大定府,遼朝的政治中心才從南京(今北京)遷移走。

北京能成為超級一線大都市,這個女人功不可沒,但是某王朝對她恨之入骨

遼聖宗

如果大宋雍熙北伐成功,遼朝勢必會收縮回蒙古草原,大遼的南京又會成為大宋的幽州。在宋朝的政治格局中,幽州肯定不會成為中心城市,那麼日後的歷史就會改寫,會不會有一個以北京為中都的大金朝?會不會有一個以北京為首都的大元帝國?會不會有以北京為京師的明清兩朝?

這一切都不好說!所以說,北京能成為最牛的一線城市,大遼太後蕭燕燕還真起到瞭不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