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黛深愛,為什麼第一次卻與襲人

                             

■■寶玉與黛玉的情感糾結,是紅樓夢的主線。從黛玉進榮國府,就互生情愫。黛玉見寶玉,便吃一大驚,心下想:“好生奇怪,倒像在那裡見過的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寶玉見黛玉,笑說:“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這就是寶黛之間的三生前緣、木石前盟,自此演繹出瞭一段悲金悼玉、驚心動魄的紅樓夢。

寶黛深愛,為什麼第一次卻與襲人

■■寶黛情愛,最深刻是第34回。寶玉因故遭父親笞撻,養傷中,寶玉思念黛玉,讓睛雯給黛玉送去兩個手帕。黛玉見到手帕,不覺神魂馳蕩。作者為黛玉寫道:寶玉這番苦心,能領會我這番苦意,又令我可喜。我這番苦意,不知將來如何,又令我可悲;忽然好好的送兩塊舊帕子來,若不是領我深意,單看瞭這帕子,又令我可笑;再想令人私相傳遞與我,又可懼;我自己每每好哭,想來也無味,又令我可愧。如此左思右想,一時五內沸然炙起。黛玉由不得餘意綿纏,令掌燈,也想不起嫌疑避諱等事,便研墨蘸筆,便在那兩塊舊帕上走筆寫道:

其一

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閑拋卻為誰?

尺幅鮫鮹勞惠贈,叫人焉得不傷悲 。

其二

拋珠滾玉隻偷潸,鎮而無心鎮日閑;

枕上袖邊難拂拭,任他點點與斑斑。

其三

彩線難收面上珠,湘江歸跡已模糊;

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識香痕漬也無。

■■寶玉與黛玉的情愛交流貫穿始終,可謂濃重。可是寶黛之間,隻止於情感層面,不見有肌膚之親,反而第一次雲雨之歡卻是與襲人。為什麼?這是作者故意制造矛盾沖突,是紅樓夢最瞭不起的表現手法。隻寫瞭一次,卻意味長,可謂”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紅樓夢》主要是寫寶黛之間、寶釵之間和寶襲之間的關系,一為“木石前盟”,一為“金玉良緣”,一為“床榻之歡”。可以說,“木石前盟”是精神層面的,“金玉良緣”是功利層面的,“床榻之歡”是人欲層面的。在作者看來,情愛層面的不同,是社會諸多矛盾沖突的誘因。

寶黛深愛,為什麼第一次卻與襲人

■■最終,寶玉經歷一番情感沖突之後,休襲人,寡寶釵,選擇出傢,與黛玉同歸於“太虛幻境”。一國一傢一人都是如此,同人以道則久而遠,同人以利則勢而傾,同人以欲則求而廢。因此,作者在此回批語講得很明白:人有百折不撓之真心,方能成曠世稀有之事業。寶玉意中諸多輻輳,所謂“求仁得仁,又和怨?”凡人作臣作子,出入傢庭廟朝,能推此心此志,忠孝之不盡、事業之不立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