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的叔叔王導,東晉政權的奠基人之一,舉傢奉佛,三世為相

                             

王羲之的叔叔王導,東晉政權的奠基人之一,舉傢奉佛,三世為相

王導(276-339),字茂弘,是瑯砑臨沂(今山東臨沂北)人。東晉時期著名政治傢、書法傢,歷仕晉元帝、明帝和成帝三朝,是東晉政權的奠基人之一。不但有才學,而且很有政治軍事才能,出任參贊瑯砑王司馬睿軍務,任安東司馬。司馬睿初為安東將軍出鎮建鄴(今江蘇南京)時王導為之出謀劃策,聯合南北士族,擁睿為帝,建立瞭東晉政權。王導自然功高,官拜宰輔,總攬朝政,時有“王與馬,共天下”之說。王導雖身為丞相,但信奉佛法,好與僧結交,特別是對西域來華高僧帛屍梨密多羅十分器重。據載:帛師“天資高朗,風神超邁,王導見而奇之曰:吾輩之徒也。由是名顯,賢達爭與締交。”那時江東未有咒法,乃譯《孔雀王經》、明諸神咒,又叫弟子覓歷高揚梵唄之法,傳響迄今不絕。王導學佛蔭被子嗣,三代榮昌。

王導之子王珣,字元琳,在父王導的影響下,自幼就喜愛佛教,故又名法護。弱冠之時,出類拔萃,即為大將桓溫特別器重。初任桓溫府椽,參與軍政,每謀必果。桓溫成為晉昭帝東床駙馬之後,權勢日重,桓溫毫無顧忌,推心置腹地推薦王珣,由是不斷得到升遷。東晉孝武帝即位後,更加信任王珣,晉升為尚書右仆射,卒後進號為獻穆。

王珣身為丞相,特好佛學,曾從師提婆學《毗曇經》。同時,有喜與僧人交遊論道,便把虎丘一座華宅施舍給佛門作為精舍,即就是後來的靈巖寺,召集大德在此譯經,一時成為江南譯經經法之所。

王導的另外兩個兒子,也是喜愛佛教。一個兒子叫王洽,曾跟名僧支遁學《即色遊玄論》;另一個兒子王珉跟從提婆學《毗曇經》。

王導的孫子王謐,由於世代奉佛,傳至謐時,謐更加精道。王謐有才幹,思維睿敏,深受宰官桓玄器重。桓因沙門不敬王者而憎惡,謐與桓玄一起討論“心無義”,以寬緩對佛教的隔閡。每有所疑,或親詣高僧之所聽教,或致書許多詢問,比如致書鳩摩羅什,“問涅槃有神不、問天度權實、問清凈國、問佛成道何時、問般若法、問般若知、問般若事實相智、問佛慧、問菩薩發意成佛”等等。

王導一傢世代奉佛,三世為相,世所稀有。

王傢與書法的淵源極深,他的侄子就是歷史上鼎鼎大名的“書聖”王羲之。王導十分重視書法的重要性,常常教誨王氏族人要尊重書法,時常習之。叔侄之間還流傳著有趣的典故,在《晉書王羲之傳》有關於他東床快婿的記載,當時王導作為東晉丞相,與太尉稀鑒是關系密切的友人。稀鑒膝下有一個才貌雙全的千金,視為掌上明珠,到瞭該出嫁的年紀,便有意為她尋個門當戶對的好人傢。稀鑒聽說王導傢中有多個兒子和侄子,個個一表人才,遂與他提出聯姻。王導與之交情頗深,不假思索便答應瞭,回傢告訴兒侄們,令其多做準備,待日後女方前來選婿。

次日,稀鑒便前來觀望挑選,隻見王傢眾青年才俊個個精心準備,衣飾華麗,稀鑒見他們都過於緊張,反而覺得有點虛偽不夠真誠,因此沒有特別滿意。此時他看到外庭中有一位公子,不修邊幅,隨意的半躺著吃東西,顯得對選婿一事無動於衷的樣子,稀鑒便一眼相中瞭他。這個人就是當時已在書法界初具建樹的王羲之,他就是這樣憑借真實自然不裝模作樣的性格終得迎娶瞭稀鑒之女,東床快婿說的就是王羲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