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田小娥為瞭拯救亡命在外的黑娃,缺乏理性思維的田小娥自己拿不定主意,轉而向親人鹿子霖求助,偽善的鹿子霖趁機套路瞭田小娥……

田小娥跟黑娃就像初戀,壓抑瞭很久,父母越不讓幹這個事兒就越想做,像是一個不能觸碰的東西,但是你碰瞭,感覺很興奮很刺激。她和黑娃就是因為身上這種很原始的沖動而在一起,也沒想到會惹上什麼事兒。後來跟鹿子霖,更有一種強迫的意味,有感情但不純粹,是一種身在白鹿原,尋求生存的方式。實際上鹿子霖也幫瞭田小娥,因為那時候黑娃逃走瞭,一個女人沒有能力去生活。所以鹿子霖給瞭田小娥一些生活上的幫助,讓她能夠活下來……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在《白鹿原》中,自鹿子霖和田小娥睡下說話後,不想白孝文在祠堂上當眾辱沒瞭自己一頓,這下反倒把他的疑心給勾起瞭。他總是尋思著難道自個到村頭爛窯和田小娥偷腥的事讓人給發現瞭,於是他心生一計,自個兒編瞭個酸酸的順口溜,借狗蛋的嘴,在半夜中在田小娥的窯裡唱起瞭。而這正好讓白孝文抓瞭個正著。但這事,白嘉軒心裡有數。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緊接著,狗蛋和田小娥被綁到祠堂,由此而受瞭族人的一鞭又一鞭……

其實,這件事,小說原著則是這麼說的:

隔兩三日即逢五,鹿子霖耐著性子俟到逢十的日子,又一次輕輕彈響瞭那木板門。……鹿子霖彈瞭煙灰坐起來穿衣服。小娥攏住他的胳膊說:“大,你甭走,你走瞭我害怕。鹿子霖問:“害怕啥哩?”小娥說:“有人時不時地學狼嚎,學狐子哭嚇我哩!”鹿子霖呵呵一笑:“你既然知道那是人不是狼,你怕啥?你關門睡你的覺甭理他。我收拾他。”

原來,田小娥對鹿子霖撒嬌所說的半夜裡學狼嚎狐子哭的是村裡的光棍瘋漢狗蛋。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那個學狼嚎學狐子哭的人叫狗蛋兒,三十歲瞭仍是光棍一條,熬得有點淫瘋式子。他爸叫他出去熬活掙錢給他訂媳婦,他說不先給他娶媳婦他就不出門去給人下苦熬活,父子倆不得統一,老子隨後氣死瞭,狗蛋兒成瞭遊蕩鬼,更沒人給他提媒說親瞭。狗蛋兒在黑娃逃走以後,就把直溜溜的眼睛瞅住瞭小娥的窯洞。他夜裡從人傢菜園偷拔一捆蔥拿來向小娥獻殷勤,小娥隔著窯窗 在裡頭罵,他把蔥捆兒放在門坎上就走瞭。他偷蔥偷蒜偷桃偷杏,恰如西方洋人給女人獻花一樣獻到小娥的門坎上窗臺上然後招呼一聲說:“小娥你嘗一口我走瞭。”他的癡情癡心得不到報償,就學狼嚎學狐子哭嚇唬她,以期小娥孤身一人被嚇得招架不住時開門迎他進窯。再後來,狗蛋兒居然編出一串贊美小娥的順口溜詞兒在窯窗外反復朗誦。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雖說這狗蛋半瘋半傻,但誇起田小娥來還真是有板有眼,他是這麼誇的:

小娥的頭發黑油油。小娥的臉蛋賽白綢。小娥的舌頭臘汁肉。小娥的臉,我想舔。小娥的奶,我想揣。我把小娥瞅一跟,三天不吃不喝不端碗,寧吃小娥拉下的,不吃地裡打下的;寧喝小娥尿下的,不喝壺裡倒下的……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電影《白鹿原》劇照

聽著聽著,鹿子霖於是心生一計,讓田小娥叫狗蛋明晚再來。當第二晚狗蛋如約來到窯窗口再起唱起來的時候——

鹿子霖不失時機地走到窖門口,從背後抓住瞭狗蛋的後領,一串耳光左右開弓抽得密不透風:“狗蛋你個瞎熊,瞎得沒眉眼咧!”狗蛋已經癱在地上求饒。鹿子霖說:“你今日撞到我手裡,算你命大。你要是給族長知道瞭,看不扒瞭你的皮!”狗蛋嚇得渾身篩糠連連求饒。鹿子霖抓著後領的手一甩,狗蛋爬起來撒腿就跑得沒有蹤影瞭。鹿子霖仍然遵守五、十的日子到窯裡來尋歡。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由於鹿子霖的驚嚇,狗蛋好久都沒再敢再來田小娥的窯門口瞭。但最終還是按耐不住又給悄悄地跑來,然而這次,不想竟然讓他給發現瞭鹿子霖和田小娥偷情的事來。正在他大喊大叫時——

田小娥打開窯門朝狗蛋招手。狗蛋離開窗子迎著小娥走進窯去。鹿子霖貓下腰貼著窯壁溜出門來,嚇出一身冷汗,滿心的歡愉被那個不速之客破壞殆盡。

狗蛋慌手慌腳脫光瞭衣服,抱住小娥的腰往炕邊拽。他的從未接觸過異性肌膚的身體承受不住,在剛剛摟住小娥腰身的一霎之間,就“媽呀”一聲蹲下身去,雙手攥住下身在腳地上哆索抽搐成一團。小娥在黑暗裡罵:“滾!吃舍飯打碗的薄命鬼!狗蛋站起來糾纏著不走。小娥哄嘴說:“後日黑你來。”狗蛋俟過瞭一夜兩天盼到瞭又一個夜晚,他躡手躡腳走進窯院叩響窯門之際,就被黑影裡跳出的兩個團丁擊倒瞭,挨瞭一頓飽打。團丁是鹿子霖從倉裡借來的,打得狗蛋拖著腿爬回他的屋裡去瞭。

接下來的劇情,就是電視劇中狗蛋和田小娥被一塊幫到祠堂接收鞭刑的處罰瞭。(小說原著中說到,鞭刑之後,鹿子霖來看田小娥並趁機挑撥這是白嘉軒給自己臉上尿呢。此後,田小娥去冷先生處看傷後回傢敷藥。)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電視劇中,鹿子霖還給田小娥敷藥,但未再見狗蛋的蹤影。但小說原著中,狗蛋卻因瞭這次的鞭刑,最後竟然在無人知覺的情況下淒慘而死瞭。

蛋被人拖回傢就再沒有起來。他先被團丁用槍托砸斷瞭一條腿,接著又被刺刷抽得渾身稀爛。時值熱天,無以數計的傷口三幾天內就腫脹化膿匯潰成膿血,不要說醫治,單是一口水也喝不 到嘴裡,他發高燒燒得喉嚨冒火,神智迷糊,狂呼亂叫:“冤枉啊冤枉!狗蛋冤枉……我連個鍋底也沒刮成就……挨瞭黑挫……”村裡人後來聽不到叫聲,才走進那幢破爛廈屋去,發現他死在水缸根下”,滿屋飛舞的綠頭蒼蠅像蜂群一樣嗡嗡作響。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可憐的狗蛋就這麼不明不白地冤死瞭,而鹿子霖還在打著自個兒的小算盤,他想徹底把白嘉軒給扳倒瞭,他知道這事自己一個是弄不成的,於是他就想到瞭一個狠招:讓田小娥把白孝文的褲子給拔下來!至於這白孝文的褲子到底拔沒拔下來,我們期待下集精彩。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田小娥對鹿子霖的屈從,最初是為著對黑娃的愛,但日漸變成瞭對性欲與生存的依賴。這種後期轉變,與其說是一個女人走向墮落的開始,不如說是她原始自然性的再次噴發,因為她的“墮落”以及種種幫兇行為完全是無意識的,她的善良單純將她的眼睛蒙蔽瞭太久,以至於無法輕易看清鹿子霖的真實面貌。為著鹿子霖的出賣,她被當眾羞辱,忍受這個與她“關系最近”的男人的刺刷行刑,然而事後“鹿子霖虔誠地替她洗刷傷口,她又感激得想哭”。但是當她最終醒悟到瞭鹿子霖身上有著她所鄙夷的卑鄙虛偽的社會性時,她毫不猶豫地尿瞭這個道貌岸然的鄉約一臉,堅定地斬斷瞭與他的一切關系。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

關註書房記以及IP影視匯,聽小編給你諞大劇《白鹿原》!

書房記原創/轉載聯系書房記公號ID:shufangji2013

老騷情鬼鹿子霖套路田小娥:無辜的狗蛋背黑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