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來 | 你可以是開花的樹

                             

蔡小姐是典型的重慶女子,幹練潑辣,快言快語。先生和工作夥伴都說她是一個能幹強勢的大女人,而她深深渴望做一個小女人。別人眼中的自己和她心中的理想自己如此迥異,她很是不解,也頗為鬱悶。

我們見面時,她剪很短的頭發,素顏,穿藍白條紋T恤和深藍色牛仔褲,舉手投足間透出爽朗幹練的中性氣質。

娓娓道來 | 你可以是開花的樹

我問蔡小姐在心裡到底是如何區分大女人和小女人的?

她說像樹一樣強大的女人就是大女人,像花一樣嬌艷的女人就是小女人。

我說不必分得這麼清吧,有那麼多的一樹繁花,春天的桃紅柳綠,沁人心脾的黃桷蘭,高山含笑,都是從樹枝盛開的。

她說唉,樹會開花,但樹不是花,它們各有長短。

我說對,那你是如何看待大女人和小女人各自的長短優劣。

她說大女人當然是自立自強,可以像樹一樣為人遮風蔽雨照顧別人;小女人美麗嬌柔,需要別人的萬般呵護。

我繼續問,如果你是男人,你願意娶一個樹一樣的女人還是一花一樣的女人?

蔡小姐皺皺眉說,娶小女人可能更能滿足男人的虛榮心,容易有優越感和成就感。娶大女人更實惠,日子可能過得更輕松更舒服。唉,我又不是男人,何必去管男人怎麼想?從自己的角度,我更希望做花,嬌艷柔美,引人註目,惹人憐愛,被人呵護。

我提醒她,花比樹嬌柔,意味著花容易受人關註、惹人憐愛,被人呵護,同時也意味著花自身的生命力更脆弱,其命運更多掌握在別人手上。

娓娓道來 | 你可以是開花的樹

蔡小姐很聰明,立即明白瞭我的意思,她深深嘆息瞭一聲說,其實道理我都懂,靠誰也不如靠自己,但我心裡就是不舒服,為什麼我要這樣累?為什麼不能像那些花樣女人一樣被老公好好憐惜寵愛?

我笑著打趣蔡小姐,你這會確實像小女人一樣天真可愛。

她很委屈地說,但我老公會認為我是作,是為難自己也為難他,他總說我骨子裡是大女人就應該有大女人的格局,別玩小女人的把戲。

我請蔡小姐盡可能客觀評價她老公以及他們的關系。

她想瞭想說,除瞭他不會把我當小女人一樣憐惜和寵愛,都還不錯。他太清閑掙錢也太少瞭,如果我們交換一下,他在外面打拼掙錢,我清閑在傢,就完美瞭,我們的關系肯定會更好。

我說你確定嗎?如果你們互換,關系一定比現在更好?

蔡小姐眼睛往上看瞭一會天花板,搖搖頭說不敢確定,如果他掙錢多,就一定忙碌辛苦,他對我對這個傢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盡心盡力。他掙錢多眼界更高,對我的要求肯定更高,還有就是面對的誘惑也更多,我肯定比現在心累。

我說你能如此理性周全地想問題,確實是大女人本色。

娓娓道來 | 你可以是開花的樹

蔡小姐問我是如何看大女人和小女人的。

我說我不習慣把女人用大女人和小女人來截然分類,每個女人都可以是開花的樹,同時兼具寬闊的大胸襟和細膩的小情懷,如同俗話說的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大胸襟帶來大視野大格局,讓人生充滿無限的可能;小情懷讓心靈保持最初的純真和柔軟,令生活充滿趣味、快樂、溫暖。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記者 張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