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日閑來隻讀書

                             

半日閑來隻讀書

半日閑來隻讀書

作者:王鋒

“終日昏昏醉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因過竹院逢僧話,偷得浮生半日閑。”每次讀唐朝詩人李涉這一首古詩,總會有一絲愜意由心。想人生於世,醉夢也罷,勞苦也罷,能偶於忙碌間得到半日閑時,去做些令自己快意之事,誠然不錯。當然詩中所謂“終日昏昏醉夢間”者,不過是詩人對於碌碌於官場的人們的一種誇張渲染罷瞭。原詩末句原本為“又得浮生半日閑”,隻是人們覺得那意境不免欠缺瞭些俏麗悠然,而竟改“又”為“偷”瞭。一字之改,於詩的整體意境上確然拔高瞭許多,然而也不免會令人覺得過於絕對。人生再有忙碌,豈可連幾個半日的閑暇都抽不出來?所以筆者還是覺得那“又得”才更符合實際的原味。

半日閑來隻讀書

且莫妄論古人詩句的高下,隻說這一個“浮生半日閑”吧。當今世界,百業共興,人們有孜孜於大事業的,也有忙忙於小事由的,故不免終日忙碌,以至於整月忙碌,甚至於終年不閑者。但是如此忙碌之人畢竟還是少數。既如我輩凡俗之人,固然再忙,半日的閑暇總還會有幾個的。半日時間不算多,然而若能充分利用之,也可為一成不變的生活做一些調劑。喜歡時尚的,可以打扮光鮮的去逛街購物。喜歡玩樂的,可以去戶外或某些室內去尋找自己的快樂。喜歡美食的,可以約上三兩蜜友去酒店中小坐,等等等等。至於說到筆者自己,雖然也有些雜七雜八的愛好,最喜歡的卻隻有閱讀一項。這項喜好最簡單,足不出戶即可辦到。有的讀者還喜歡去圖書館,書店,公園或咖啡館等處,去尋找小資一些的閱讀情趣,也是很美的選擇。終究自己還是屬於宅男,所以雖然想小資些,也隻能因地制宜,或者為自己預備一杯速溶咖啡或清茶,如此而已。獨居而讀,或書報或雜志,姿態嘛,不外乎案前端坐,或半臥床榻,甚至就來個“葛優躺”。於是乎手捧書卷,自得其樂也。

半日閑來隻讀書

讀書,確切的說是閱讀文字,即使書中會有一些插圖圖片等,也同樣離不開一個“讀”字。閱讀文字,消遣寬心之外,更主要的是使自己獲得知識上和文字上的美感,或者說是獲得一種文學和藝術上的享受,這才是閱讀的樂趣所在。這些享受入瞭心,盡瞭情,不僅是對於人們快樂生活的補充和助興,也會沖淡某些心理上的陰暗和不快。你可以醉心於《悲慘世界》《紅與黑》,也可以沉湎於“甄嬛”“羋月”《瑯琊榜》。你可以徜徉於李白杜甫蘇東坡的快意,也可以傾心於“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的歡情。總之,閱讀文字,隻要的是在獲得一些知識的同時,還能給自己帶來心理的快樂和心境的美好。這就是閱讀的目的。

半日閑來隻讀書

社會發展到現在,科技進步到如今,閱讀的諸般樂趣,卻又不僅僅止於書報雜志這幾種載體。QQ空間,微信朋友圈,電子書等等,便先後出現並具有瞭這種功能,且幾乎有取代實體書的勢頭。其實,這些新興的閱讀載體和方式,比起實體書籍確有其便利性和隨意性,自然會給喜愛閱讀的人們帶來方便,那些公共場所眾多的“低頭族”就是一個明證。但是其畢竟不如實體書給予人的那種妥帖和實在。對於筆者來說,我認為比之於實體書,它們不過是一種“快餐文化”的形式。而無論“正餐”與“快餐”,又都是我們讀者所需要的。當我需要“快餐”的時候,我自然會拿起手機,去瀏覽QQ空間或微信朋友圈,欣賞那些人文及社會科學的內容,這種情形大多是在清晨或白天的閑暇時間。若有瞭半日的閑情,有瞭大段的安寧時間,或者在夜晚,我當然會捧起一本書,穩妥安閑的來享受這一頓精神大餐。這樣一種閱讀,對自己來說,就是精神上的愉悅,從而也是心靈上的凈化和身體上的休息。

半日閑來隻讀書

浮生半日,閑情逸致。半日之間能讀上幾頁或幾段書,也不啻為一個絕佳的休閑方法。一書在手,雖不能與僧閑話,但至少還有個把“黃金屋”可幻,還有數位“顏如玉”可思,亦為一樂也。

半日閑來隻讀書

作者介紹:王鋒,網名望雲峰,工人。喜愛詩歌創作,喜歡收藏、品茶、賞樂。未加入任何文學協會,未在任何名刊名報發表過作品。作品隻發表於各小眾刊物和網絡及微信文學平臺。願將美好的念化作美麗的文,願將心底的夢寫成浪漫的詩,更願以文會友,互相交流學習,在文字裡尋找到屬於自己的一點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