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的大IP,歌劇是如何亂改原著的?

                             

文/ Nixy汪純

浪漫主義影響覆蓋瞭19世紀各個藝術類別。在“浪漫主義”的詞條下,你能找到浪漫主義繪畫、浪漫主義雕塑、浪漫主義音樂和浪漫主義文學。其中浪漫主義文學發展至今形成瞭瑪麗蘇文學這個”新流派”,現在甚至有很多人認為瑪麗蘇=浪漫。

剛開始的時候,浪漫主義文學並沒有這麼誇張,基本上還是尊重事實和常識的。那後來那麼多三觀炸裂的浪漫主義作品是怎麼來的呢?個人認為和19世紀的一些爆款浪漫主義歌劇關系很大。

19世紀出現瞭很多著名的歌劇,而作曲傢要賺錢,要出名,主要也靠寫歌劇。真正喜歡純器樂的人從古至今都少。因為寫交響樂室內樂什麼的,從來就是物以稀為貴,還賺不瞭很多錢。

海頓、巴赫那些人,都是被貴族雇用,領一份不高的年薪,然後按要求給不同的場合譜曲彰顯雇主的威儀。天才莫紮特今天作為作曲傢被大傢記住,當年卻是因為演奏才能被當作神童。小提琴演奏傢帕格尼尼因為《幻想曲》成為作曲傢柏遼茲的粉絲之後,帕格尼尼很清楚知道柏遼茲缺錢,直接匯瞭兩萬法郎給他。

而在19世紀,歌劇相當於今天的流行音樂,當然在當時能有文化娛樂這項消費的人起碼也是中產以上瞭。19世紀正好又趕上一個中產階級膨脹和上升的時期,所以歌劇作品市場很大。隻有寫出受歡迎的歌劇才能賣出很多票,賣出瞭票才能賺到錢。

19世紀的大IP,歌劇是如何亂改原著的?

爆滿的劇場

大傢都愛看歌劇,結果就缺劇本啊。編劇們(通常他們是和作曲傢關系好的阿貓阿狗)靈機一動:把成名作傢的小說拿來改編就好瞭,本來這些作品在觀眾中也有一定的基礎瞭,對票房更有好處(何況多數編劇本身水平有限,也寫不出什麼好作品,能偷懶改編再好不過瞭)。

於是,那些唱紅瞭的歌劇中有很多就是由名作傢的文學作品改編而來的。比如《卡門》,《黑桃皇後》,《茶花女》,《尼伯龍根的指環》等等……

19世紀的大IP,歌劇是如何亂改原著的?

巴黎歌劇院

既然是為瞭叫座,情節就要盡量感人,“來看戲的人有一個不淚流滿面地離開算我輸”,編劇們都這麼想!往往什麼最猛就上什麼,怎麼邪乎怎麼來,至於邏輯、常識、人物的深度……這些根本不重要。

於是就形成瞭三觀炸裂的歌劇故事套路:男女主人公個個是一見鐘情,個個是真愛,有情人要是不能終成眷屬,那一定要死瞭算!其情節爛俗的程度,連今天的韓國偶像劇都要跪下叫爸爸

先說《卡門》,在小說裡卡門是一個從一個介於善惡之間卻迷人的女人,而歌劇中的卡門的人設明顯白蓮花化瞭,不過本來整個故事都經過瞭大幅度壓縮,同時為瞭票房考慮又希望歌劇能盡量老少咸宜,這也可以理解。

19世紀的大IP,歌劇是如何亂改原著的?

1875年《卡門》海報

《茶花女》裡男女主角的人設本來已經夠浪漫瞭,也就沒大改,不過小說裡男主的爸爸勸說茶花女離開自己兒子之後就萬事大吉瞭(這應該比較符合現實),而歌劇裡男主的爸爸卻告訴瞭男主全部實情,男主還在女主死掉之前及時趕到女主身邊,唱瞭一大段詠嘆調。

19世紀的大IP,歌劇是如何亂改原著的?

至於《黑桃皇後》,更是被改得連親媽都不認識瞭。反正原作者已經死瞭很久,沒人會找編劇算賬,編劇(作曲傢柴可夫斯基的弟弟)正好放飛自我啊。

19世紀的大IP,歌劇是如何亂改原著的?

柴可夫斯基改編《黑桃皇後》

《黑桃皇後》說的是這麼一個故事:

青年軍官蓋爾曼愛上瞭上流社會的麗莎小姐(隻是遠遠看瞭幾眼連話都沒說過一句,就說自己愛上瞭),但是因為身份差距,蓋爾曼自知無法娶到麗莎小姐。蓋爾曼偶然聽說麗莎的祖母——伯爵夫人有每賭必勝的三張王牌,他就潛入伯爵夫人的府邸,先是扮可憐哀求,後來又舉槍恐嚇,試圖讓伯爵夫人說出三張王牌的秘密。結果伯爵夫人因為年紀已經很大,就被他嚇死瞭。

麗莎發現瞭蓋爾曼,想想他也不是故意的,就沒聲張,放瞭他。後來伯爵夫人的鬼魂找到蓋爾曼,說可以原諒他不小心嚇死自己,也可以告訴他三張王牌的秘密,但要他保證見好就收,並答應娶麗莎為妻。

蓋爾曼卻違背瞭承諾,辜負瞭麗莎,一心隻想著賭博,最後在賭桌上輸掉一切。歌劇故事的版本是麗莎被蓋爾曼拒絕就當即跳河自殺,而蓋爾曼在賭場拔槍自殺之前還聲稱自己愛著麗莎小姐。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反正我被這個改編故事惡心到瞭,普希金怎麼可能寫這樣的東西!

其實原著小說的故事結局是這樣的:麗莎小姐本來也好言規勸蓋爾曼,他實在不聽也就算瞭,沒有這樣的貨,她自己後來也嫁瞭一個好人傢。而蓋爾曼輸掉一切之後住進瞭瘋人院——而在改編的歌劇中瘋掉的那個人顯然是編劇——要不然他怎麼硬要說蓋爾曼愛著麗莎小姐?

所以,別抱怨今天的編劇們“不尊重原著”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