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日本有種人,槍上綁著啥?中國人見瞭,怎麼著也要先擊斃

                             

大自然中,水火無情;而人類社會,戰爭也帶有殘酷無情的味道,無論是前線交戰的士兵,還是無辜的民眾,在戰火中都像渺小的螻蟻一樣,隨時都有可能喪命期間。特別是在兩軍陣前,特定人群成為首要攻擊目標的時候,危險系數就會上升很多。

二戰,日本有種人,槍上綁著啥?中國人見瞭,怎麼著也要先擊斃

以二戰時期的日軍為例,他們在攻打敵軍的時候,對一種人群重點關照,這就是軍隊裡面的醫護兵。人們也許會感到奇怪,不是有國際公約的約束嗎?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這就要談到日軍兇殘的一面瞭,他們以一己之力,和中國、美國以及東南亞十幾個國傢對抗,國內的兵力就顯得捉襟見肘,所以為瞭更有效地殺傷敵軍,醫護兵就成為瞭他們的眼中釘,是排在首位必須要去除的對象。雖然《日內瓦公約》規定,不要殺醫護兵。然而,日本置之不理,甚至日本還內部規定,殺一個醫護兵,可以抵上10個軍人。

一支連隊裡面的醫護兵一旦被擊斃,那麼連隊的傷病員就很難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這樣就相當於間接地殺死瞭敵方的士兵。因此窮兇極惡的日軍,一開始還有所顧忌,到瞭後來窮途末路瘋狂的時候,就什麼都不管不顧瞭,醫護兵由此成為瞭他們首選擊斃的目標。

二戰,日本有種人,槍上綁著啥?中國人見瞭,怎麼著也要先擊斃

日軍這樣做,自然違反瞭人類道德。但在二戰中的中國戰場,我軍和日軍廝殺的時候,也有一個首選的目標,當然對象肯定不是日軍的醫護兵,畢竟這種事我們還做不來,沒有日軍那麼無恥。

我們首要擊斃的日軍目標,是那些槍上綁有膏藥旗的對象。經常觀看抗日戰爭劇的人們對此都應有深刻的印象,在日軍隊伍裡,經常會看到槍桿上綁有一塊膏藥旗的日本士兵,形象滑稽可笑。那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做呢?

這和日軍的訓練作戰思維有關。在戰場上,子彈亂飛,戰局變化復雜多樣,所以指揮官的作用非常重要,他們就是一支部隊的靈魂人物。而在指揮官的設定上,日軍又進行瞭細化,除瞭常見的小隊長、聯隊長之外,還有伍長等最小、最基本的指揮單位,相當於我軍裡面的班長。

二戰,日本有種人,槍上綁著啥?中國人見瞭,怎麼著也要先擊斃

這一級指揮官,就是槍上綁膏藥旗的人物,因為他們有著豐富的作戰經驗,在戰鬥時,可以起到基本的組織指揮功能,從而有效地實現穩定軍心,減少因驚慌失措帶來的不必要的傷亡。

所以在交戰的時候,我軍指揮官隻要看到對面日軍有這樣的人物出現,就會毫不猶豫地下令:給我找機會,先幹掉這個傢夥。道理不言自明,打蛇要打七寸,將對方有經驗的作戰士兵擊斃瞭,剩下那些經驗一般的士兵就容易對付多瞭。

所以在影視劇中,槍上綁有膏藥旗的日軍形象雖然很滑稽,像一個偷偷摸摸的小賊一樣,這隻不過是我們的影視劇娛樂化瞭而已,實質上他們都是一群身經百戰的老兵,也是日軍裡最為兇殘的對象,絕對不能輕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