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隆換馬背後,董明珠在急什麼?

                             

銀隆換馬背後,董明珠在急什麼?銀隆換馬背後,董明珠在急什麼?銀隆換馬背後,董明珠在急什麼?

圖片來源:CFP

文章轉載自中國企業傢雜志(ID:iceo-com-cn)

作者: 梁宵

一個讓董明珠堅定看好且賭上全部身傢、迅速躥紅成為各地政府座上賓的企業,卻上演瞭創始人退位的一幕。

計劃之中還是意料之外?

在董明珠以個人名義投資銀隆新能源一年之後,這傢公司開始從上到下的人事更迭:創始人魏銀倉辭任董事長,多位有格力背景的高管接手瞭采購、財務、品質、生產技術等核心業務,占據瞭銀隆七位副總裁之中的四席。

格力和銀隆方面都表示,前格力員工跳槽銀隆屬於個人行為,但在眼下這個特殊的時點依然不免引發外界的進一步解讀——距離2018年5月格力電器董事會換屆不到半年,董明珠是否會連任格力電器的董事長?如若有變,銀隆會接續成就她的下一段商業征程嗎?

盡管這恐怕不是董明珠的初衷。

現在看來,2016年10月底的那次臨時股東大會是一個轉折點。彼時,很多媒體以“董明珠因為現場沒有鼓掌而當場發飆”來還原瞭當時的情景。

實際上,真正讓董明珠動氣的是,這次大會否決瞭她籌劃已久的格力收購銀隆的籌資方案,即定向增股的方案——如果通過的話,董明珠將會出資近10億元增持格力電器的股票,將個人持股比例從當時的0.74%上升到1.3%,躍升為第四大股東,這無疑會進一步強化其在格力的話語權,當然,也就不會有她以個人全部身傢、舉債進入銀隆的後續故事瞭。

是的,如果是這樣,故事就是另一副模樣。

反客為主

1月17日,據媒體報道,魏銀倉已經辭去珠海銀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一職,由原總裁孫國華接任,魏已不直接參與公司經營管理。該報道還指出,銀隆的核心業務分管副總裁多由有格力背景的員工接手,“格力系全面進入銀隆”。

對此,銀隆內部人士向《中國企業傢》證實,上述屬實。而格力方面則回復,“全面的說法肯定不屬實”,“這是個人行為,跟格力無關”。

而後,孫國華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的時候,回應瞭魏銀倉辭任以及格力系員工進駐的問題,指出自2017年5月份以來,魏因身體原因多次入院治療,不能夠正常工作,不適合再履行董事長職責,為此,魏銀倉向董事會提出辭任董事長職務;而有著格力背景的高管加入屬於正常的人才流動。

不過,他將董明珠對銀隆的影響力一筆帶過,隻是輕描淡寫地表示“新引入瞭如董明珠、萬達、京東等知名人士和企業作為戰略股東,每位股東在每次董事會上均為銀隆的發展建言獻策,提供不同資源支持銀隆發展”。

董明珠對銀隆的影響,顯然遠勝於一般股東。

珠海市商事主體登記許可及信用信息公示平臺顯示,銀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認繳註冊資本為11億元,第一大股東珠海市銀隆投資控股集團持股25.98%,董明珠個人持股17.46%,為第二大股東。而且,根據媒體報道,2017年4月,董明珠到訪深圳巴士集團,其身份不僅為格力電器董事長,還是珠海銀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名譽董事長,一起陪同訪問的還有珠海銀隆的副總裁和總經理。

當時,《中國企業傢》曾問過董明珠這個問題,“如今雙重身份,是不是需要避嫌?”

“有什麼嫌不嫌,不要幹偷雞摸狗的事情,不要替個人牟利就行瞭是吧?”董明珠回復道。

實際上,從第一天投資銀隆開始,董明珠就已經拿出瞭“主人”姿態。在宣佈入股消息的2016年中國制造高峰論壇上,董明珠就當仁不讓地代表銀隆喊話,“我今天在這裡代表銀隆說一句話,你用瞭銀隆車,十年保證不換。”而同時到場的魏銀倉則呼應道,“以後聽董總的。”

在外界看來,魏銀倉也是位個性十足的企業傢,面對外界對鈦酸鋰電池技術的質疑時,他會情緒激動到拍案而起。提到電池的安全問題,他甚至有些口無遮攔地指出“三星一直爆炸,蘋果也快瞭”。

但這樣一個氣勢和雄心十足的人,在氣場強大、光環加身的董明珠面前,則選擇收斂瞭自己的棱角。2017年在央視《對話》節目發生的一幕,足以說明。

當時,董明珠指出,不僅是銀隆,汽車業普遍存在粗制濫造的缺陷。“有一天我們倆還吵瞭一架,就因為車的事情。我一看,縫隙那麼大,他(魏銀倉)說,你去看別人的車,都是這樣。我說,那不行,你必須給我做到無縫對接,沒有理由說做不到。”

“日本的車90萬,我這車才多少錢?”魏銀倉試圖解釋。

“就是這個錢,你能做到90萬的品質,那就是你的水平。”董明珠堅持。

魏銀倉有些無奈,“我(造車)才幾年的時間?你總要給我一點時間。”

但董明珠覺得這個時間不能給,“現在必須是奔跑。我們在每一個細節管理上,一定要有嚴格甚至是苛刻的標準以及檢測手段,不漏掉任何瑕疵。”

主持人問魏銀倉:“要把從前的走路變成跑步甚至沖刺,能勝任嗎?”

魏銀倉答:“盡力而為。”

臺上的董明珠馬上“懟”瞭回去:“什麼叫盡力而為?作為公司的一把手,必須(勝任)。除非你不在其位。在其位,謀其政,必須用極致的眼光要求你的隊伍。這沒有什麼盡力而為的事情。”

此時魏銀倉的表情略顯尷尬。但他並不否認,董明珠的到來,給銀隆帶來瞭翻天覆地的變化,“特別在產品質量上,我們真正領略到格力的管理手段,對工業產品追求的完美性。”

而董明珠帶給銀隆的改變,或許才剛剛開始。

“董明珠是銀隆第二大股東,肯定要對自己投資的企業負責,也會把她對供應商質量、內部管理的要求帶進去,所以(銀隆)從供應商質量控制、內部人員架構、銷售等流程上都會做出調整。”一位格力內部人士表示。

供應商與銀隆之間的債務“羅生門”恰如“冰山一角”。目前雙方各執一詞,供應商珠海思齊電動汽車設備公司聲稱銀隆惡意拖欠貨款,但孫國華則指出是由於2017年以來銀隆的質量控制開始加強,在這個過程中對不合格供應商和配件進行瞭全面排查,思齊屬於其中之一,所以銀隆拒付部分貨款。

誰是誰非尚無定論,但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在董氏作風的影響下,銀隆在供應商管理、內部管理上會更加嚴格,或許也會帶來更多沖突,而事已至此,已經是魏銀倉所無法左右瞭,或許,也是其有意放手。一位采訪過魏銀倉的記者曾透露,後者非常低調,而且身體欠佳,或許無心戀戰。

“同意接受董明珠的投資,並使之成為銀隆的第二大股東,魏銀倉對今天的變化應該是有心理準備的。”一位行業人士指出。

董氏加速度

誰都不能否認,董明珠的到來,確實給銀隆帶來瞭新的希望。

首先就是資本。對於銀隆的投資,董明珠可以說是出錢出力,不僅是押上全部資產,更是全部的信用背書。與她一起入股銀隆的,還有中集下屬企業、北京燕趙匯金國際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大連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江蘇京東邦能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四傢企業。

當時魏銀倉就透露,“萬達集團並沒有做盡職調查,完全是看在董總的面子。”而王健林在接受采訪時也證實,“沒有經過什麼深思熟慮,就是相信董總。”

把全部身傢押註於此,董明珠為銀隆的發展鋪路搭橋、搖旗吶喊,更是不遺餘力。

剛剛過去的2017年,在珠海銀隆的大多數重要場合,都會有董明珠的身影。

2017年5月9日,南京溧水經濟開發區的銀隆新能源(南京)產業園項目開工儀式上,除瞭董明珠和魏銀倉,參加的嘉賓還有蘇寧雲商董事長張近東、江蘇省委副書記、南京市委書記吳政隆、江蘇省副省長馬秋林等政府官員。據稱,董明珠在半年內先後四次前往溧水,最終促成該項目落地。

之後,董明珠更是帶著銀隆開啟瞭馬不停蹄的狂奔模式,2017年7月份,金灣區的銀隆新能源產業園項目正式開工建設,計劃新增總投資約200億元,同月,銀隆與四川攀枝花簽署瞭至少50億元的新能源產業園的投資計劃,並宣佈收購南京客車公司項目;8月,銀隆跟洛陽市合作簽約,在洛陽打造銀隆新能源(洛陽)產城融合產業園,總投資150億元;而天津的銀隆產業園,據說總投資將達到350億元——不完全統計下,銀隆2017年簽署的投資意向就近千億元。

“利用董明珠的名氣和資源謀求銀隆發展,這應該是兩人(魏銀倉和董明珠)的共識。”有知情人士稱。

孫國華提供的數字表明瞭過去一年的成績,2017年銀隆新能源汽車交付數量為6356輛,相比於2016年的4771輛,同比增長瞭33.2%。與此同時,銀隆還拿到瞭京東物流的訂單。

加速快跑的銀隆,意在沖刺IPO。

早在董明珠聯合萬達等企業入股之際,就有傳言指出,那次增資入股其實是Pre-IPO,銀隆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上市事宜;不過,這個消息直到2017年5月份才得到證實,當月,珠海銀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在廣東證監局辦理瞭輔導備案登記,並進行受理公示。不過目前變局頻出,也給銀隆的上市之路進一步增加瞭不確定性。

兩手準備

銀隆IPO另一個不利因素,則與一直推動其全速奔跑的董明珠有關。某證券分析師表示,“證監會在上市前就審核這一問題,除非她(董明珠)辭去格力的職務,否則不排除會因此導致珠海銀隆上市擱淺。”

要做出選擇的,不僅是董明珠,還有格力。

格力電器顯示,作為董事長的董明珠本屆任期從2012年5月25日至2018年5月31日。一直以來,大股東格力集團與格力電器之間的關系就很微妙,“父子”矛盾更是不斷升級。

2016年11月,董明珠辭去珠海格力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董事、法定代表人職務,有人猜測,這可能是董離開格力電器的序幕。但也有格力內部員工指出,出事情的時候,大傢都會罵董明珠,但是要選擇誰來主持格力大局,還是會選她。

尤其是這兩年,格力電器的業績正在穩步回升,2017年三季度財報顯示,格力電器營收1108.75億元,同比增長34.51%,凈利潤154.61億元,同比增長37.68%。用董明珠自己的話來說,從2012年她獨自執掌的五年裡,格力的營收是過去21年的1.9倍,利潤則是過去21年的近4倍——這種盈利能力無疑會增強董明珠連任的籌碼。

不過目前倒董派和挺董派的角力態勢尚未明朗化,董明珠則要為她的下一步做出準備。如果不再連任,董明珠27年的格力生涯將畫上句號。而銀隆已有股東公開表示瞭對董明珠入主銀隆的樂觀態度。

銀隆,或許就是董明珠為自己預留的退路。不過,為什麼做瞭近三十年空調的董明珠,對新能源汽車如此情有獨鐘呢?

“很多人笑我在豪賭,每個人有自己的權利,隻能說我這個賭的大一點,不惜借債來投入。我投入的不僅是一個企業,而是一個產業。”在接受采訪時,董明珠態度堅決,“我覺得新能源是中國制造業轉型的一次絕好的機會,所以我願意賭,我要投。”

從某種程度上,銀隆也承載瞭董明珠在格力尚未實現的壯志。2012年,格力電器營收首次突破千億,董明珠也在當時提出瞭“2018年2000億”的目標,此後兩年,格力順利實現瞭每年200億的增長任務,卻在2015年經歷行業重整而導致營收收縮,2016年也未能在收入上有大的突破,2000億的目標或將流產。而在董明珠看來,銀隆完全可以做成一個千億級的企業。

但現在或許言之尚早。孫國華透露,2017年銀隆營收80多億。這與之前提出的2017年300億的銷售目標相去甚遠。

而且,目前新能源汽車除瞭技術瓶頸之外,還面臨政策上的不確定性。以上市公司宇通客車為例,2016年的新能源汽車收入中,政府補貼占到一半。2017年新能源客車的整體市場並不樂觀,而業內人士表示2018年情況不會好轉,或許還會更嚴重。

拋開這些不太有利的客觀環境,銀隆還面臨著內外部利益相關方的重新梳理。

有部分銀隆供應商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被拖欠貨款和新管理團隊有關,現在接觸到的銀隆的生產、技術、采購人員多是空調行業出身,很難在短時間內瞭解電動車行業的特點。實際工作中則照搬空調行業管理供應商的辦法,要求供應商簽質量保證協議,亂開罰單。但空調制造具有一致性要求,而客車行業不同客戶需求各不相同,以空調的質量檢驗標準要求客車供應商並不合適。

內憂外患——這讓人聯想到董明珠在格力電器初掌權柄時,也曾遭遇同樣的境地——一方面經銷商劃地為王、興風作浪,脫離瞭格力的控制體系,而在內部,董明珠一貫的鐵腕手段和霸道的性格也頗受爭議,她自稱在格力幹瞭二十多年,與市場鬥,與人鬥,與自己鬥。在她看來,和諧都是鬥爭出來的。她在《行棋無悔》一書中說,自己喜歡劍拔弩張、生死較量的場景。

可那是10年前、甚至20年前的董明珠,而今她已經64歲,是否還能以她一貫的堅決和堅韌撬動銀隆,復制在格力的成功?

至少從表面上來看,這位雷厲風行的“鐵娘子”依然戰鬥力不減。在前不久的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董明珠像往常一樣神采奕奕,炮火十足,並且再次加上瞭她慣用的結束語,“用格力的空調之外,還要用格力的電飯煲,打格力的手機,坐上銀隆的汽車,這是格力的未來。”

不過,在臺上一直為格力搖旗吶喊的董明珠,或許內心也不免遺憾。

在很多場合,董明珠都談到自己與格力“生死相依”的關系,對她而言,董明珠就是格力,格力就是董明珠,但實際上,董明珠在格力僅占0.74%的股份,珠海國資委100%持有的格力集團占據18.22%的控股地位——從這個層面上來說,格力永遠都不可能與董明珠劃上等號。

在未來的某一天,也許銀隆可以。